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八十九章 得到的奖赏

第二百八十九章 得到的奖赏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清早。
  
      碧山寺的僧侣们早已收拾妥当,面带怅然与无奈随着苗擎雨离开。
  
      本来还有一些人不愿走,早已熟悉了碧山寺的一草一木,将这里当成了家,又岂是那么容易割舍的。
  
      但苗擎雨直接来了一句,尔等佛门弟子,只要心中有佛,何处不为家?更暗示今后还有回来的可能,那些坚持的人终于放弃了。
  
      天下之大,可这么一大帮子人也不能乱钻,好在三江盟名下还有几处寺庙,都在姑苏城内,有苗倾城的吩咐,三江盟当然不敢怠慢。
  
      又考虑到众人同行目标太大,遂分批次相继离开。至于碧山寺的接掌者,更不用苗擎雨担心,苗重威出面找了扬州城官府,直接就给安排了。
  
      诸事停当,苗倾城四人则来到了天居客栈。
  
      “娘!”
  
      房门打开,一看见走入的苗倾城,床上的巫媛媛差点没跳下来,还是李娇娃及时制止了她,免得扯破伤口。
  
      看着脸色苍白,靠在床上,连行动都不便的女儿,苗倾城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。
  
      她只听说巫媛媛差点丧命,却不知道具体的过程,廖启雄生怕让夫人担心,没将具体情况告知。
  
      一见到女儿的惨状,苗倾城哪里受得了,小跑着过去,喊了声媛丫头,却不敢去拥抱,只是坐在床沿,手掌轻抚着女儿光洁的脸蛋。
  
      “娘,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巫媛媛边说边哭,当时她被李娇娃强行带走,心中并没有得救的庆幸,反而是一片恐惧,生怕母亲已经遭了秧,心中更是暗暗打定主意,若是母亲有所不测,自己也不活了。
  
      天知道当她亲耳从廖启雄口中得知,母亲没有任何大碍后的心情,像是整个世界都活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傻丫头,娘怎么会有事,倒是你,从来不让人省心,这次又受了那么重的伤,以后别想离开三江盟!”
  
      苗倾城看着包在女儿身上的绷带,一边抚摸,一边扑漱漱掉泪,口中数落个不停。
  
      若是平常时候,巫媛媛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抗议,但此时却觉得母亲的数落是如此动听,一个劲地又哭又笑。
  
      “义母,母女团聚本是好事,再哭下去可就不漂亮了。”
  
      正感动的关头,一道声音硬生生破坏了氛围,苗倾城狠狠白了身后人一眼,稍带哽咽道:“现在很丑吗?”
  
      历经了昨晚的相处,卓沐风的胆子也大了起来,别人都不敢打扰母女二人,偏偏就他事多。
  
      这厮本就是打蛇随棍上的家伙,给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,面对苗倾城的‘质问’,叹道:“虽然比不上刚才,但还是江南第一,天生丽质就是没办法。”
  
      “噗嗤!”
  
      苗倾城给逗笑了,脸上立刻多云转晴。
  
      她也意识到自己一个长辈在小辈面前哭哭啼啼有失身份,立刻笑脸一绷,哼了哼,转过头去,拿出香帕替自己和女儿擦泪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怔怔地看着站在母亲身旁,腰板挺直的少年,眸中的神情无比复杂。
  
      之前卓沐风也救了她多次,但绝没有这一次给她的触动大,因为她已经从廖启雄口中听说了后来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不客气地说,母亲,舅舅乃至于她刚刚才知道的外公,皆是卓沐风一人所救。这已经不是对她一个人的大恩大德,而是对整个三江盟的大恩大德!
  
      如果是之前,巫媛媛恐怕不会给卓沐风好脸色。
  
      但是现在,她只是望着那个微笑的少年,嘴唇动了动,正准备说出谢谢二字,就见对方已经主动离去,给母亲倒了杯茶,母亲欣然接受,一副关系亲密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恰在这时,苗重威也走了上来,询问巫媛媛的伤情,巫媛媛笑着作答,本该道出的谢谢二字,终于没有机会说出口。
  
      这次前来礼佛,本就是苗倾城看望父亲的借口,如今父亲都搬去了姑苏城,她也就没了待在扬州城的必要。
  
      一座高山上,六块坟头墓碑初立。
  
      苗倾城等人站在面前,廖启雄,李娇娃和张震更是眼眶通红,面色悲戚。六块墓碑,代表的正是战死的六位随行护卫。
  
      “兄弟们,我等已经为你们报仇了。”
  
      廖启雄打开酒坛,哗哗将酒倒在地上,送六人最后一程。
  
      人群中唯有被母亲搀扶的巫媛媛,望着名叫姚山的墓碑目光闪烁。唯有她知道,姚山在最后选择了背叛,是被她亲手杀死的。
  
      只是逝者已矣,她不愿让生者难过,选择了隐瞒真相罢了。
  
      酒坛放下,众人离去,恩恩怨怨尽随逝者烟消云散。
  
      当天中午,两辆马车驾离扬州城,前一辆是苗倾城母女,后一辆是苗倾城体恤卓沐风,特别给他购置的。
  
      廖启雄三人则骑马相随。
  
      这一路倒是没有碰到太多波折,终于在几天后返回了姑苏城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三江盟大本营,巫府门口。
  
      廖启雄三人震惊地发现,门口聚集了一批人,以盟主为首,三大使者,十大堂主一个不落,就连一些身在姑苏城的重要高层也纷纷在此。
  
      看见他们,巫冠廷立刻领着众人走下台阶。
  
      “属下见过盟主!”
  
      见到这吓人的阵仗,三人哪敢犹豫,连忙翻身下马,齐齐拱手抱拳。
  
      “不必多礼,巫某要好好谢谢你们才是,这趟辛苦了!”巫冠廷站在三人面前,满脸的感激。
  
      三人闻言,自然知道发生的事情已经被盟主知道了,虽然保护夫人小姐本就是他们的职责,但能被盟主当面赞赏,岂能不激动。
  
      何况三人看得出,在场的盟内高层,恐怕都是盟主亲自叫上的,目的便是刻意表彰他们,心中皆生出一种浓浓的感动。
  
      廖启雄鼻子微酸道:“盟主言重了,这是我们该做的!”
  
      巫冠廷只是摇头,问及他们的状况。
  
      这时一辆车门打开,卓沐风走了下来,浑然不顾射向他的诸多各异目光,坦然自若地走到第一辆马车前,双手开门,又亲自搀扶苗倾城下地。
  
      巫府门前的诸多三江盟大佬,一个个目瞪口呆,可谓看得眼球碎了一地。
  
      谁不知道,整个三江盟除了巫冠廷之外,苗倾城对任何男人都不假辞色,从未见她与任何男子发生过肢体接触。
  
      眼前算什么,苗倾城不仅不避讳卓沐风,反而还与后者有说有笑,说不出的亲近。
  
      等巫媛媛也下来了,苗倾城一边手臂一个,笑吟吟地走向众人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姐弟妹三个呢。
  
      孟九霄,尹相风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全都有些傻眼。
  
      他们的夫人与苗倾城也算是闺中密友,平时接触频繁,聊天时谈及卓沐风,虽然通常一句话带过,但大家都是熟人,谁不了解谁,都能看出苗倾城对那位义子并不感冒。
  
      谁能想到,这次一回来,好家伙,居然连手臂都挽上了。
  
      孟九霄等人难免嘀咕,救命之恩虽大,但也不至于让苗倾城如此吧?
  
      他们又哪里知道,此次扬州之行,发生了太多事,种种事件叠加,才促使苗倾城对卓沐风的观感有了截然的转变。
  
      “夫人,你们可算回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巫冠廷同样笑着走上去,大庭广众之下,夫妇二人不好做太亲密的举动,但眼神中的情意已传递给了彼此。
  
      巫冠廷没有理会巫媛媛,目光直接定格在了卓沐风脸上,久久没有移开,感慨道:“孩子,幸亏有你!”
  
      言简意赅,但语气中的真诚与亲近,却让在场所有人为之动容。
  
      一时间,众人忽然有种感觉,这个从天而降的大公子,从这一刻起,真正被盟主夫妇接纳了。
  
      盟主将他们所有人不管有事没事,全部召集到这里,恐怕也是故意要让所有人看清他的态度,这是铁了心要栽培卓沐风啊!
  
      众人面色各异,其实大部分人不知道碧山寺的事,也唯有孟九霄等几位真正的核心,明白这位大公子究竟干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以人家的功劳,连他们都不好再说什么了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不知道老巫有没有做戏的成分,但卓沐风向来很识相,何况这也是他希望的局面,哪里会拆台,当即满脸感动道:“义父折煞孩儿也!”
  
      “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多余的客套就免了。”
  
      巫冠廷拍了拍卓沐风的脑袋,以示亲昵,众人都在配合呵呵笑着,唯独卓沐风挺变扭,搞得自己很小一样。
  
      苗倾城暗暗嗔了丈夫一眼。
  
      在场大佬都没有被人围观的兴趣,在巫冠廷的示意下,一行人鱼贯入巫府,一番问候之后,很快便各自散去。
  
      这群大佬个个手头上都有事忙,若不是盟主特召,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。
  
      巫冠廷也没有立即询问这一行的细节,只是分别派人将卓沐风和巫媛媛带了下去,自己则拉着苗倾城谈话。
  
      大大的澡池内,不习惯被人服侍的卓沐风好好享受了一番,甚至在热水中小寐了半个时辰。
  
      等从池中走出,擦拭干净后,穿上为他准备的崭新锻金色锈丝天蓝长衫,束着同色的丝巾,腰缠玉带,某位少侠当真有了几分顶级势力少主的派头,至少这一身行头就不一般。
  
      刚刚走出房间,等候在外的华为峰哈哈大笑,已经走了上来。二人相见,自是一番寒暄问候。
  
      “沐风,跟我来一个地方。”聊了许久,华为峰神秘兮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地方?”
  
      “来就是了,我还会害你不成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被连拉带拽,很快来到了藏书楼前,他脸上渐渐露出激动的表情,但还是有些不确定,问道:“大哥,这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华为峰笑道:“上次带你来了第一层,这次,你可以去第二层,别担心,这是义父主动让我带你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