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士为知己者死

第二百八十五章 士为知己者死

    身为无情道主的义子,宋清辉虽只有三十二岁,但实力却非同小可,卓沐风和廖启雄靠近的动静,焉能瞒得过他。
  
      事实上,之前塔外的动静在场之人听得一清二楚,只是不明状况,所以难下判断而已。
  
      宋清辉说出羞辱苗倾城的话,除了被美色诱惑外,未尝没有道主一阵心惊肉跳,这要是头顶掉根横梁,以他现在的状态,轻轻碰一下都有危险。
  
      宋清辉也意识到了偷袭者的险恶用心,咬牙切齿,只得忍着愤怒操控内力,每次只把袭来的剑气击溃,而不影响四周。
  
      可这样一来,他无疑落入了被动,堂堂无情道主的义子,居然被一个真炁境武者牵着鼻子走,气得宋清辉破口大骂:“何方贼子,有种滚出来!”
  
      “你先滚下来,大爷陪你大战三百回合。”
  
      阶梯上响起一道声音,却看不到人,对方藏得很好,双脚立在台阶扶手上,利用门框挡住了视线,唯有一柄剑不断晃动。
  
      然而听到这声音的苗倾城和苗重威,却是齐齐动容,霍然对视了一眼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!
  
      苗倾城不敢置信,廖启雄来救她不难理解,可她万万没想到,卓沐风也来了,那个被她处处刁难,甚至怀疑另有用心的义子,居然冒着这般危险来救她?
  
      听到卓沐风的话,宋清辉气得咬牙:“你有种过来!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一边挥剑,一边怒喝:“你让我过去就过去,那我多没面子。”别看他嘴上痛快,其实心里在骂娘。
  
      实在是廖启雄那货太不靠谱了,他本想再继续观察一下,没料到廖启雄突然出手,搞得他不跟着出手都不行。
  
      问题是,宋清辉的实力超出他想象,对上这种人物,平时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,现在却要试图杀了对方,卓沐风简直都要冒汗了。
  
      可是走到这一步,他偏偏退无可退,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  
      剑气发出的瞬间,卓沐风一咬牙,左手一摊,四颗圆球在手,飞速射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之前不用,是见到宋清辉一击打飞了廖启雄,深知对方功力深厚,一直在等最佳的时机。
  
      之所以不扔在室内,则是因为无法伤到宋清辉,黄雾定会被对方的内力驱挡在外。
  
      果不其然,宋清辉像是脑后长了眼睛,左掌轻拍,四颗射向不同位置的圆球,居然被他隔空固定,并没有用力击碎。
  
      宋清辉嘴角一勾,露出满满的不屑,这种下三滥手段还想害他,痴心妄想。
  
      可谁知就在这时,刚刚射出四颗圆球的卓沐风,再度弹出了四颗圆球,前后仅仅相隔了瞬间,连弹出的轨迹都一模一样。
  
      宋清辉猛然大惊,小贼的狡诈超出他的预料,慌忙强提真气控摄。
  
      然而圆球的速度太快了,加上室内空间狭窄,留给他的反应时间太短。柔韧诡异的内力只来得及固定其中三颗,最后一颗撞向了前一颗。
  
      砰!
  
      黄色烟雾瞬间弥漫,遮蔽了小小的禅室。
  
      “藏头露尾的鼠辈,以为这点伎俩有用吗?”
  
      宋清辉发出了霹雳怒吼,手腕轻扭,掌心像是有吸力般,漫漫的黄色毒雾迅速收缩。
  
      可卓沐风也不是吃素的,两颗黄色圆球刚刚爆炸,趁着宋清辉无力对付他的关头,一股脑把仅剩的三颗黄色圆球全部砸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这还没完,卓沐风的右手也没停,早已蓄势待发的剑气喷薄而出,助他发出了活至今日最强最快的一剑,却不是劈向宋清辉,而是劈向了背靠的无情道主。
  
      此时无情道主正和碧山寺主持对拼内力,根本动弹不得。
  
      “狗贼你该死!”
  
      宋清辉活吞卓沐风的心都有了,明明自己的实力远胜对方,偏偏愣是被对方搞得进退失据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掌劲朝后一拍,轻易化去了攻击无情道主的剑气,但难免顾此失彼,砰砰砰三声,那三颗圆球炸开,浓郁的黄色毒雾顿时弥漫了整个房间。
  
      宋清辉连忙又运功吸收,形成一颗黄色雾气团扔出了窗外,奈何刚才短暂的功夫,终究是有丝丝缕缕雾气钻入了在场之人的毛孔。
  
      几乎瞬息之间,宋清辉有些头晕目眩。
  
      须知此毒可是包金独创,据巴龙所说,连天星榜高手中招都要倒霉,宋清辉的实力可还够不到天星榜层次,仅仅过了几次呼吸,整个人明显力不从心,双脚虚浮,眼前出现了视线重影。
  
      在此过程中,卓沐风仍旧持续不停地挥剑,要多快有多快,就是不给宋清辉任何调息的机会。
  
      眼看银芒真气就要耗尽,只差一点点,宋清辉就能破除防御,抢到对面那位名震东周的大美人,可偏偏他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。
  
      眼中厉色一闪,宋清辉强忍乏力感,鼓起余力,头也不回地大喝道:“狗贼,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!”
  
      他的打算很简单,虚张声势,让卓沐风不敢靠近,只要撑过这几次呼吸,苗倾城就是他囊中之物。
  
      到时击杀苗重威,控制苗倾城,还能一举灭掉那个老和尚,而空出手的义父,除掉暗中的小贼更是轻而易举,简直是一举四得。
  
      还别说,卓沐风真的被他唬住了,可是很快,看着对方气势汹涌的背影,忽又觉得不对。
  
      毒药的效果他是知道的,只看苗倾城和苗重威快要瘫倒在地的样子,就知有多可怕,再看中年和尚与老和尚,二人也明显气短无力。
  
      莫非宋清辉的武功在二人之上?
  
      可最开始,卓沐风明显听到苗倾城喊了一声无情道主,从气息看,不难判断那位中年和尚就是无情道主。
  
      一个念头飞速闪过卓沐风的脑海,那家伙使诈!
  
      几乎没有多做考虑,也没有时间考虑,卓沐风脸色狰狞,一个疾冲而上,张口咆哮,右手施展夺命三仙连环剑,左手龙霸拳,剑气与拳劲交错,以山呼海啸之势猛袭宋清辉的后背。
  
      退无可退下,卓沐风彻底豁出去了!
  
      只差一次呼吸,宋清辉就能击破银芒真气,忽然感受到后方的攻势,可谓愤怒到了极致,大吼一声,连义父的安危都不顾了,全力一掌向后拍出。
  
      主要也是,他此时如果再收敛,说不定会死在卓沐风手中。
  
      磅!
  
      内力涟漪扩散。
  
      长剑甩飞倒射,插入了塔壁,卓沐风仰天吐血,身体撞在长剑附近,一个反弹摔倒于地,整个碧山塔轰隆摇晃起来。
  
      几乎是与此同时,突闻一声惨叫,却是那位中年和尚被内力波及,张口喷出血雾,紧接着就被老和尚的内力狂涌入体,等于遭受了前后夹攻。
  
      噗噗噗……
  
      中年和尚的手臂,肩膀,胸口,下腹各自爆开数丈远的血雾,混杂着肝脏碎块,整个人瞬间像是从血河里捞出来的一般,血雾差点都喷到卓沐风身上。
  
      如此恐怖的伤势,把卓沐风都看呆了,行走江湖几年,就没见过比这更惨的。
  
      随着中年和尚瞪大眼睛倒下,老和尚一下子失去了掣肘,目光看向打碎银芒真气的宋清辉,信手一挥,一抹绿芒直接贯入宋清辉后背。
  
      手距离苗倾城的脖子只差半寸,但就是这半寸距离,却成了永远不可能跨越的鸿沟,宋清辉眼中闪过浓浓的不甘和惨然,仰天摔倒于地,气绝身亡。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见敌人授首,卓沐风吐出了一口血腥气,双手用力将身体从地上撑起,却不敢耽搁,因为另外三人都中了毒。
  
      老和尚还好,一手一个,各自抱住了苗倾城和苗重威,两边输送内力,一副很着急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男女授受不亲,这老和尚把苗倾城抱得那么紧,不会是偷偷占便宜吧?
  
      过了片刻,似乎没什么效果,老和尚皱起眉头,但仍没有放开二人。卓沐风见状,连忙扔过去一个瓷瓶。
  
      接过瓷瓶,老和尚犹豫了片刻,终究还是倒出丹药,各自给苗倾城和苗重威服下了,二人很快幽幽醒来。
  
      “爹。”
  
      苗倾城从老和尚身上离开,对着老和尚喊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老和尚明显如释重负,喊了句佛号,不忘给自己嘴里塞一颗解药。
  
      可这一幕却把卓沐风雷到了,搞什么,莫非是他耳朵听错了,这老和尚是苗倾城的爹?
  
      苗重威也喊了一声,老和尚点点头,就地盘坐调整功力,剩下一对姐弟站了起来,打量周围。
  
      别看二人之前境况堪忧,其实根本没有受伤。
  
      “沐风!”
  
      香风飘过,卓沐风正在思考这三人的关系,苗倾城已疾步走了过来,蹲在身旁,伸出双手轻轻去扶他,动作要多温柔有多温柔,眼神无比的复杂。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
  
      苗倾城忍不住问道。刚才她虽然中了毒,但一幕幕依旧看得清楚。
  
      本已咽下的鲜血,被卓沐风强行鼓了起来,哇地吐出,身体半扑在苗倾城怀中,语气虚弱道:“义母在此,孩儿岂能坐视不理?”
  
      苗倾城动容道:“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,也许你会死的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淡淡一笑,生死看开地说道:“大丈夫生亦何欢,死亦何惧,士为知己者死!义父如此待我,拿我这条命还他又有何妨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