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七十三章 逍遥游 上

第二百七十三章 逍遥游 上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翁一脸佯怒,指了指苗倾城母女,最后无奈地摇摇头,身后的两名侍女憋着笑,连忙走到竹排边缘见礼,喊了声巫夫人和巫小姐。
  
      飘柔夫人眼眸微闪,似乎也认出了来者的身份,但又有些不确定。
  
      苗倾城笑道:“乐老哥哥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  
      老翁哼了哼:“乐某寄情山水,一叶扁舟,一壶浊酒,一张琴板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不过随性而至。倒是你,怎么没陪巫小子在家生孩子,一个人跑来这里干嘛?”
  
      这话把栈桥上的四女和两位侍女全都羞得脸色通红,暗骂这老家伙口无遮拦。
  
      不过双方应该很熟悉,苗倾城很快便道:“我准备去碧山寺礼佛,顺便来此拜访朋友。”
  
      老翁点点头,似乎也认识苗倾城的父亲,但没有多问,而是随意看向了其他几人。
  
      苗倾城连忙为其介绍,却没有多言老翁的身份,众人对他一一见礼。
  
      得知飘柔夫人在场,老翁没有震惊,依旧是牛气哄哄的样子,点头道:“一个女人家,能不惧风言风语,撑到现在不容易。”
  
      又看向卓沐风,抚了抚颌下长须,以审视的态度道:“你这娃娃就是巫小子新收的义子?看起来堂堂正正,就是不知道背地里如何,伪君子一般都这种德性。”
  
      咳咳!卓沐风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这老东西没病吧?老子头一次和你见面就敢当面诋毁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有些恼怒,不过察觉到这老家伙不简单,惹不起,遂只能苦笑道:“老前辈莫要与晚辈开玩笑。”
  
      巫媛媛在一旁不阴不阳道:“你当乐爷爷是什么人,谁会跟你开玩笑?自己什么样,自己心里最清楚。”
  
      这女人嘴角勾起,一副冷笑的样子,让卓沐风感到很窝火。苗倾城还在呢,尽管他清清白白,为人正直,可也架不住别人一次次泼脏水啊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问:“妹妹,我究竟做了什么,让你如此诬陷我,把话说清楚。”
  
      巫媛媛哪里说得出口,嘴唇动了半天,气呼呼道:“你自己知道!”
  
      老翁眼珠子转动几下,唯恐天下不乱道:“媛丫头,是不是这小子对你做了过分的事,告诉老夫,老夫替你出气,谅巫小子也不敢如何。”
  
      海腾静静地盯着巫媛媛,复又看向卓沐风,暗自握拳。
  
      他早就觉得很奇怪,以巫姐姐温柔贤淑的个性,不该那么胡搅蛮缠才是,铁定是姓卓的干了什么坏事。
  
      海腾的心都揪了起来,生怕二人间真发生让他无法承受的事,万一巫姐姐身上的哪个部位被人碰了,或者脸被碰了,他一定要为巫姐姐讨回公道。
  
      海思思和飘柔夫人也在观望,有些好奇和担忧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银牙咬唇,在众人瞩目下十分尴尬和后悔,本想恶心一下那混蛋,没想到反而引火烧身,乐爷爷也真是的,这种话怎么能当众问出口。
  
      还是苗倾城这个知情者及时出面,生怕老翁乱来,让彼此都下不了台,叹了口气,以传音的方式告知了内情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清晰感受到了一阵内力波动,又见苗倾城的嘴巴微微蠕动,心中一震,这不会是江湖传说中的传音入密吧?
  
      传音入密虽然没有杀伤力,但因为它的隐蔽性和安全性,却是人人渴求的秘术之一。
  
      可惜这种秘术太过罕见,上次去三江盟藏书楼,卓沐风也没找到过,可知这门秘术有多重要。
  
      听完后,老翁方才若有所悟,红润的老脸上露出了怒色,看着卓沐风的眼神更为不善了,喝道:“小娃娃,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你不该负责吗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愕然道:“负什么责?对谁负责?”
  
      老翁一副被你气到的样子,指了指巫媛媛,怒气冲冲道:“当然是媛丫头,男子汉做错事,就该承担责任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还没明白过来,巫媛媛已是气得跺脚发疯:“乐爷爷,你胡说什么呢!”
  
      苗倾城也是急得脸色涨红,又好气又好笑,有种把老翁暴打一顿的冲动:“乐老哥哥,你别添乱行不行?”
  
      她刚才只是把卓沐风和巫媛媛滚在花圃的事说了一下,还特别表示,二人只是稍微有肢体接触,很快就被分开了。
  
      本意是让老翁知道情况,不要多管,没曾想这老家伙如此鲁莽,居然说出这种引人遐想的话来。
  
      本来好好的,被他这么一搞,就算没事也变有事了,想不引起误会都难,她的好姐妹一家还在看着呢,让她如何面对。
  
      苗倾城目光一转,果然发现飘柔夫人一家三口脸色异常,两个女人都还好说,海腾已是脸庞抽搐,眼睛都在冒着火光,好像恨不得与卓沐风同归于尽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也反应过来了,暗骂这老东西不得好死,不过苗倾城比他更急,当场也顾不得什么,对着飘柔夫人传音道:“妹妹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完解释后,飘柔夫人点点头,哦了一声,但脸上仍是满满的狐疑之色。
  
      毕竟苗倾城是巫媛媛的亲娘,说不定就是在替女儿遮羞呢,这样子落在苗倾城眼里,真是让巫大夫人差点吐血。
  
      那位老翁大概也知道不能再玩下去,否则会出事,连忙摆摆手,笑呵呵道:“好了好了,不和你们开玩笑了。我说媛丫头,不就是一件小事吗,你也犯不着和这小娃娃过不去。”
  
      巫媛媛下意识就想反驳,话到嘴边,意识到不对,连忙咬牙憋住。乐爷爷都说了是小事,若自己再纠缠不休,岂不是让人以为还有所隐瞒?
  
      不过巫媛媛也不笨,当即气哼哼道:“手被苍蝇碰到,难免会恶心上几天!”
  
      玛德,把老子比作苍蝇!
  
      卓沐风恨得牙痒痒,加上在李府差点被巫媛媛捅死,新仇旧恨加在一起,让这厮暗暗打定主意,将来有机会了,一定要将这女人狠狠收拾一顿,让她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。
  
      海腾一听这话,再看看几人的表情,当即长长松了口气,原来巫姐姐只是被碰了下手,虽然还是有些不忿,但比他想象的画面要好很多,还在忍受范围之内。
  
      不过一想到,以后姓卓的与巫姐姐肯定还有很多往来,便感到揪心不已,恨不得变成护花使者,天天守在巫姐姐身边。
  
      众人各怀心思间,听到了竹排上侍女的邀请,苗倾城正愁怎么把事情揭过去,连忙拉着女儿的手,二话不说跳上了竹排。
  
      海思思都不用提醒,立刻跟了上去,揽住了巫媛媛的另一条胳膊,站定后,还不忘十分警惕地扫了卓沐风一眼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无语,看见这架势,也只能飘然落在竹排上,九大随从,飘柔夫人,以及海腾比他更快一步。
  
      “走!”
  
      老翁似乎是个爱热闹之人,哈哈一笑,拿起案桌上的酒坛,倒了一碗酒一饮而尽,侍女解开绳子,竹排顺江而流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忽然发现一件惊人的事,不管江流的速度快慢如何变化,脚下的竹排始终稳定在同样的速度,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着竹排,使它稳若泰山。
  
      追寻那股力量的来源,吓了卓沐风一跳,居然是两位侍女中站在左边,身穿绿衣的那位。
  
      管窥见豹,这股力量的品质远胜过自己,说明这位侍女修炼的武学远胜过龙吟气,侍女尚且如此,这位老翁的实力可想而知。
  
  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大人物?卓沐风很想问,奈何不方便开口。
  
      苗倾城和飘柔夫人正在与老翁聊天,过了一会儿,就见老翁闭上眼睛,腰板挺直,再度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天地,双手无序拨动琴弦。
  
      一阵奇妙悠扬的琴音自竹排传播向四方,或高亢或短促,或欢快或悲郁,或如银瓶炸裂,或如溪泉叮咚,化成一个个无形音符,缭绕在众人身侧。
  
      竹排经由河面,拐了个弯,转眼便穿梭在扬州城如翡翠飘带般的河道之中。
  
      一路而过,老翁美妙的琴音吸引了河道两旁的贩夫走卒,嬉闹的小孩们,洗衣的妇人们,还有一些酒楼客栈的人皆临窗而望,更有人大声叫好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还有很多人望着扁舟上的四女而目不转睛,眼神流连忘返,随扁舟远去而不知今夕何年。
  
      扁舟漂离扬州城,人声渐渐消失不见,滚滚后尘抛在身后,两边青山烟蒙,高大耸峙在云端之中,一江碧水映不尽苍翠欲滴,偶有猿声传来,轻舟已过重重山。
  
      “可恨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倏然间,琴音戛然而止,老翁不知吃错了什么药,双手用力,七弦琴直接给他推到了案桌下,发出磅的一声巨响。
  
      正沉吟在美妙意境中的众人被惊醒,一个个不知所措,两位侍女更是当场跪下,齐齐喊道:“老爷!”
  
      老翁气怒难平,低头摆手,沮丧道:“不关你们的事,都起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两名侍女似乎习以为常,互视一眼,连忙上前将七弦琴捡起,重新放到了案桌上,这才轻轻退开。
  
      在场人中,苗倾城与老翁关系最近,好奇问道:“乐老哥哥,可是遇上了什么难题,不妨说出去,大家可以给你参详参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