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六十九章 败你只需十招

第二百六十九章 败你只需十招

    卓沐风正冷眼旁观,心想被忽略也好,省得多事,冷不丁被苗倾城点了名,呵呵笑道:“义母,孩儿武功低微,只怕不是三位的对手,还是不献丑为好。”
  
      苗倾城彻底转过了身来,淡淡道:“在场都不是外人,只是切磋较技而已,输赢不是目的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心中大骂,刚才把老子丢在一边,现在倒想起来了,莫不是把老子当猴耍,想看就看,不想看就扔一边。
  
      他有些火气,面上却看不出分毫:“义母,实在是孩儿并非妹妹三人的对手,他们皆是万里挑一的出众人物,我又何必自取其辱。”
  
      飘柔夫人迅速瞥了苗倾城一眼,转头看向卓沐风,笑道:“卓哥儿这话未免言不由衷,若你是平庸之辈,巫大哥又岂会收你?莫非你是看不上飘柔的一对儿女,不愿给他们机会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连忙道:“李姨莫要折煞我。”话说得很客气,但就是没有下场一试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台阶下的海思思,见卓沐风连娘的面子都不给,本就对他心存偏见,脸上顿时蕴满了怒色,冷哼道:“既然知道自己平庸,就不该打着三江盟和巫伯伯的旗号。”
  
      这话有些咄咄逼人了,分明是说卓沐风自己没本事,靠着三江盟狐假虎威,就差直接说抱大腿了。
  
      苗倾城闻言,不禁黛眉轻皱。
  
      今日海思思三番两次刁难卓沐风,原本凭着两家的关系,她想当做没看到,可海思思实在有些不像话了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再怎么样都是丈夫的义子,岂容别人贬低?更进一步想,他卓沐风没本事,岂不是变相说明丈夫有眼无珠。
  
      幸亏飘柔夫人也是明白人,立刻转头对着女儿呵斥道:“丝丝不得无礼!还不快向你卓大哥道歉!”
  
      海思思才十六岁,也没进入过江湖大染缸,平时接触的人不多,哪里有那么多弯弯绕绕。
  
      她还不知道自己一句话,已经无形中惹得苗倾城不高兴了,嘴上仍冷笑道:“娘,你常说面子是靠自己挣来的,我看有些人就不以为意,只知道沾别人的光!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听得实在是火大,恨不得上前撕烂那女人的嘴。
  
      他到现在都很懵逼,搞不懂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发神经的女人。按理说,他的长相气质,没到一见面就惹人嫌的地步吧?
  
      这女人有病!
  
      泥人尚有三分火气,被人当面打脸,卓沐风哪里忍得下这口气,正想好好教训对方,目光逡巡间,忽见苗倾城袖手旁观,静默冷立的样子,心中没由来一震。
  
      不对!
  
      几日的接触下来,卓沐风略有些了解苗倾城,对方看似温柔,其实做事极有手段章法,懂得把握分寸。
  
      自己顶着巫冠廷义子的身份,她本不该让自己多番受辱才是,就算和飘柔夫人交好,也不可能一句话不说。
  
      想起今早对方的试探,卓沐风脑中电光急转,过了片刻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这边若有所思,台阶下的海思思还以为卓沐风怕了,更是毫不留情地打击道:“胆小鬼,连切磋都不敢!”
  
      其实巫媛媛也觉得海思思有些过分了,但她对卓沐风亦是气愤难平,尤其见他默不作声的样子,更是斥责道:“你这人是怎么回事,诚心请你切磋,却屡屡推三阻四,在场那么多人,看来都请不动你,你的架子可真大!”
  
      沉默的苗倾城又发话了,直视着卓沐风,笑吟吟道:“谦虚是好事,过分谦虚就是虚伪了。大半年前,你就能打败紫华城的柯俊侠,莫非现在功力退步了不成?”
  
      这话惹得飘柔夫人母子三人大惊。
  
      柯俊侠排名人雄榜第五十二位,乃是人所共知的俊杰人物,居然败在过卓沐风手中,真的假的?
  
      当时那场约战,只有寥寥几人见证,输的一方没脸说,赢的一方又不屑去说,以至于根本没有流传出去。
  
      当然,那场战斗存在诸多蹊跷之处,卓沐风完全是取巧获胜,论真正实力,当时的他哪里是柯俊侠的对手。
  
      苗倾城此时说出,完全就是堵掉了卓沐风所有的退路,非逼他出手不可!
  
      这更让卓沐风确定,这女人之前就是在故意铺垫,制造出冷落自己的氛围,再利用海思思等人火上浇油,使他怒而出手。
  
      如此一来,便能窥见他卓沐风的真正实力,以判断那夜的人是不是自己。
  
      玛德,这女人真够有心计的!要不是老子多长了一个心眼,怎么被她坑死都不知道!
  
      不过在此时证明自己的实力,反而有助于洗脱自己的嫌疑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心中冷笑,面上也在冷笑,满是不屑的味道:“义母说笑了,孩儿不过是不想让某些人难堪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这话的指向性太明确了,人家连柯俊侠都能打败,自然不会害怕普通的真炁境武者。
  
      海思思涨得脸色发红,铿的一声拔刀而出,指着卓沐风道:“别逞口舌之利,你有种下来试试!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:“劝你还是别自取其辱。”
  
      苗倾城与飘柔夫人对视一眼,皆眸带笑意。
  
      年轻人就是年轻人,先前被她们这样冷落,还以为他的修养真那么高呢,终于是忍不住恼羞成怒了。
  
      海思思气到浑身发抖,怒喝道:“谁自取欺辱还不一定呢,滚下来!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一副怒火难填的样子,迈开脚步,蹬蹬几下从苗倾城和飘柔夫人身边走过,连招呼都不打一下,明显是气到发狂的状态。
  
      二女随着他转身,紧盯着他的背影。
  
      咻!
  
      不等卓沐风摆出架势,海思思已经携怒出手了,一刀斩出,淡蓝色的电芒形成两丈弯弧,以惊人的速度袭向卓沐风,空气中发出爆鸣声。
  
      这一击动用了她十成功力,可谓一点余地都没留。海思思尽管愤怒,但也没有被冲昏头脑,知道卓沐风是强敌,必须全力以赴。
  
      强劲的刀光扑面而来,在真炁十二重修为的推动下,像是将空气斩成了一堆乱麻,普通的江湖高手,绝难挡住这一击。
  
      就连卓沐风都得承认,这女人虽然可恨,但到底是家学渊源,出手不凡。可惜今日他有心要在苗倾城面前表演一番,根本不打算慢慢玩。
  
      五指握剑柄,手臂用力,拔剑,轻挥,归鞘,动作一气呵成,在眨眼之间完成,只看到一抹淡淡的剑光划过。
  
      咔嚓一声!
  
      那淡蓝色气势汹涌的刀芒就在海思思愕然的注视下一分为二,崩散向四周,剑气犹自不绝,凝成一束激射而来。
  
      海思思大叫一声,连忙挥刀格挡,叮当的脆响声中,只觉得刀身被一股犀利的劲道击中,带着她朝后飞退,踉跄了十多步才站稳,双手一麻,长刀当啷落地。
  
      而此时的卓沐风,早已双手交叠按在剑柄之上,驻剑在身前,漠然注视着海思思的狼狈举动。
  
      一剑,胜负分。
  
      海思思瞪大眼睛,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,她连看都没看清对方的剑迹,就那么稀里糊涂地败了。
  
      海腾亦是瞳孔微缩,深深地注视着卓沐风,转眼见妹妹脸色又红又白,他这个当哥哥的岂能袖手旁观,面色微冷,抱拳道:“卓大哥果然剑术惊人,小弟倒想向你讨教一番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:“你恐怕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  
      在女神面前,被人这样轻视,海腾毕竟是血气方刚,顿时感觉面子上挂不住,沉声道:“还请卓大哥赐教。”
  
      这态度倒是让卓沐风高看了一眼,至少比那个妹妹强。
  
      海思思在一旁大声道:“大哥,让这个狂妄的家伙知道厉害,不要留手!”眼睛死死地盯着卓沐风,咬牙切齿,大有让大哥找回场子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看向海腾:“拿出你所有的本事吧,十招之内,我必败你。”
  
      此话一出,别说海腾兄妹面色大变,就连巫媛媛,苗倾城和飘柔夫人都相继露出了惊色。
  
      在场人中,巫媛媛是最了解卓沐风实力的。之前在梅雪园,她曾以真炁境与卓沐风交过手,当时就发现对方很难缠。
  
      若是公平一战的话,她只有五成把握取胜。方才她已经领教过海腾的刀法,在真炁境层次内,即便用尽手段,也绝不可能在十招内取胜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的实力与她相差无几,又怎么可能办到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发现卓沐风这人有点冲动,隐约觉得定是之前的冷落,令他有些失态,故而说出了这等狂妄之语。
  
      苗倾城和飘柔夫人面面相觑,随后将视线投入场中,不动声色。
  
      海腾白皙的脸有些发红,眼中闪动着怒火:“我倒要看看,你如何在十招之内打败我。”
  
      长刀出鞘,海腾大喝一声,刀光乍现,疾劈向卓沐风的头顶,深蓝色的刀芒可比海思思唬人多了,内中蕴含的刀势更不可同日而语。
  
      刀光未至,无形的锋芒倏然延伸,快一步袭至卓沐风体表,海腾还领悟了接近大成的化精芒。
  
      长剑在手,卓沐风双足不动,挥洒出密密麻麻的剑影,一下子就被深蓝色刀光切成两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