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五十六章 他是不是欺负了你?

第二百五十六章 他是不是欺负了你?

    找三江盟调查?
  
      卓沐风缓缓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他对白衣姐姐的好奇,终究只是一时兴趣,说句不好听的话,他和对方只是萍水相逢,今日一别,以后能不能见到还是另说。
  
      既然对方注定不是和他一个世界的人,又何必多加关注,浪费精力呢?
  
      若能再见,自己定当报答她的大恩大德!
  
      卓沐风呼出一口气,不知想到了什么,从怀中拿出一本书册,直接甩给了胡莱,正是中年男子送他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“老大,这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胡莱接过书册一看,只见蓝色的扉页左侧,写着《百草经注》四个黑字,摊开一看,里面全是药草医理之类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漆黑色的小字密密麻麻,看得他颇为头痛,当场就想扔回去。有空看这些劳什子的东西,还不如多去青楼和姑娘们耍耍,方不负人生光阴。
  
      不过毕竟是老大给的,总不能不给面子,便笑呵呵地收入了怀中,转头就把这本书册给忘了。
  
      二人长途跋涉,花了二十多天时间,总算逼近了姑苏城。
  
      生怕被天爪和三江盟查出蛛丝马迹,卓沐风便和胡莱分批次进入了城外的大山,用水壶中的水洗去了脸上的伪装,换了一套衣衫,这才施施然独自走出。
  
      此时的卓沐风,终于恢复了本来面目,一袭天蓝色的长衫,黑发用同色布巾包起,额前几缕飘丝不受拘束,随风轻动,一派浊世佳公子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他从大山中走出,进入城内,一旦天爪和三江盟的人问起,便可以说是在暖阳山练功,一路顺沿才来到了城外,也算圆回了出发前的谎。
  
      走入城内,姑苏城一如之前般繁华,街巷上的市井百姓,贩夫走卒,乃至于书生女子擦肩而过,不少目光都情不自禁落在了卓沐风身上。
  
      如今的卓沐风快要十八岁了,不知不觉中,身材比刚穿越时高挑了许多,骨架更大,肩宽臀窄,双腿修长,古代的双摆长衫亦无法遮盖他挺拔优雅的体型。
  
      兼之面庞英挺秀美,又没有丝毫娘气,反而浑身上下都透着凛然的正气阳刚,走在人群中,颇有鹤立鸡群的感觉,想不被人注意都难。
  
      “帮主!”
  
      正打算返回墨竹帮,就听人群左侧有人喊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转过头,发现一家酒楼门前,站着赵金等几位帮中老成员。商紫蓉也在,看着卓沐风的眼神满是惊喜,发现他望过去,又多出了几分幽怨。
  
      在其身旁,居然还有三位熟人,正是泰禾派少掌门薛十诫,以及他的师兄兼狗腿子黄朝晖,叶秋冬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连忙笑着走过去,与赵金几人照过面之后,笑呵呵去摸商紫蓉的头:“师妹,你怎么在这里?”
  
      商紫蓉闪身避开卓沐风的手,气哼哼不看他:“大庭广众,男女授受不亲,师兄你可别乱来。”
  
      豁!两个多月不见,小娘皮变得有性格了。
  
      凭心而论,卓沐风如今见过了不少女人,连巫媛媛那等人间绝色都接触过,商紫蓉的长相和身材,只能算普通人里的美女。
  
      可她带给卓沐风的感觉却是不一样的。
  
      这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妹,二人之间的信任和亲情,远不是其他人所能比的。
  
      他更不会忘记,那一天面对巫府内群雄的冷漠,只有这丫头站在自己身边,尽管胆怯到浑身颤抖,依旧坚定握住了自己的手。
  
      她还说,师兄做的一定是对的,她永远都相信师兄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在天府内数度险死还生,更让卓沐风多出了几分感悟,越加珍惜这份情义,笑道:“师兄可不是别人。”
  
      伸出手,‘强硬’地在商紫蓉脑袋上打了一记,商紫蓉避无可避,硬生生受了,不过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嘴角微翘,哼地一声转过头去。
  
      收回视线,卓沐风终于看向了正局促不安,在一旁欲言又止的薛十诫三人,主动打招呼道:“薛兄,你们三人怎会与我师妹在一起,不会是欺负她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敢不敢,卓兄,我们欺负谁,也不敢欺负令师妹啊。”
  
      薛十诫三人连忙否认。
  
      开玩笑,现在的卓沐风可是今非昔比,别看实力尚且低微,但论身份地位,只怕比他的老爹薛远峰还高上许多。
  
      当初听说卓沐风拜了巫冠廷为义父,薛十诫三人是崩溃的,抗拒的,还以为是手下开的天大玩笑,抑或是有重名之人。
  
      可事实并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。
  
      但他们实在想不通,这么一个穷乡僻壤出来的小子,怎么就一下子鱼跃龙门了呢,人家这一跃跨越的距离,是江湖中绝大部分人几辈子都无法企及的。
  
      再次见到卓沐风,所有的高高在上都不见了,唯有笑脸相迎,想到过去曾对付过卓沐风,三人甚至有些心惊胆颤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哈哈一笑,拍了拍薛十诫的肩膀:“开玩笑的,薛兄,薛伯伯可还好?近来忙碌,没有去看他,还请薛兄替我美言几句,让他不要怪罪。”
  
      薛十诫有些惶恐,又有些不敢置信,可望着卓沐风真诚的笑容,又似乎明白了什么,心中的情绪复杂难言。
  
      他总算理解了当初父亲为何不顾他的反应,硬要交好卓沐风,父亲的眼光果然不是自己能比的,同样哈哈大笑,声音微颤道:“卓老弟,我爹前几日还提起过你,说想与你喝酒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道:“我刚出关,要先去三江盟一趟,等事情完了,便来贵府拜访。”
  
      薛十诫点头:“好,那便静候卓老弟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看出卓沐风想与商紫蓉等人说话,倒也识趣,客套几句后,便带着黄朝晖和叶秋冬大步而去。
  
      赵金走上来,低声道:“先前吃饭时,有几个不识小姐身份的家伙前来捣乱,姓薛的帮了我们一把。”
  
      随着卓沐风身份的转变,稍微有头有脸的,都不敢再惹商紫蓉,不过总有一些眼瞎的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问:“是你们先来吃饭的,还是他们先来的?”
  
      赵金面色一变,听懂了,帮主怀疑是不是薛十诫等人的计策,忙道:“我们来时,薛十诫三人已经吃得差不多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又补充一句:“那几个无赖,在您没有加入三江盟前,就打扰过小姐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点点头,大丈夫恩怨分明,薛远峰对他有大恩情,他一直记在心里,绝不会因地位境遇而变化。
  
      只要薛十诫等人别乱打主意,他很乐意将这段关系维持下去。
  
      “走吧。”
  
      就在卓沐风一行人返回暖阳山的同时,巫媛媛等人早已提前回到了三江盟,并汇报了此行的成果。
  
      听说差点得到了四星种子,又失之交臂,巫冠廷倒没什么太大反应,反而宽慰诸人道:“尔等已尽全力,自当无憾,无需耿耿于怀!”
  
      众人一一应是。
  
      比起四星种子,巫冠廷反而对那位华芝更感兴趣,笑问道:“不知华少侠在何处,此等英杰,巫某当亲自相见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  
      于天赐瞥了巫媛媛一眼,而其他人也是神情古怪。
  
      最后还是孟九霄禀报道:“不瞒盟主,华少侠不知何故,在离开天府的当夜,已不辞而别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?”
  
      巫冠廷面露疑色。
  
      既然那人痴恋爱女,还不惜将得到的秘籍无偿送给了三江盟,又怎会在即将加盟的前夕离去?
  
      倒不是巫冠廷当真多么看重华芝,只是觉得,对方如此慷慨,他承了情,自然要有所回报才是,结果人居然走了。
  
      孟九霄咳嗽一声,硬着头皮道:“或许华少侠想通了,更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。”
  
      闻言,巫冠廷看了看脸色涨红,似乎有万般话想说,却又说不出口的巫媛媛,目中闪过一缕异芒。
  
      诸多星级药材上交盟内,接下来自然是登记成册,然后按照功劳分发,此事需要一定时间,不可能当场完成。
  
      巫冠廷宽慰众人一番,让他们先下去休息,独独留下了巫媛媛。
  
      手指轻敲着扶手,巫冠廷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女儿,似笑非笑道:“媛丫头,没有什么想跟为父说的吗?”
  
      对上父亲的眼神,巫媛媛莫名心头一跳,连忙偏过视线:“该说的都说了,爹爹若无事,女儿要下去洗漱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忙。”巫冠廷摆摆手,面带笑意,说出的话,却让巫媛媛豁然抬起了头:“你先告诉我,那个华芝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怎么回事?女儿不懂爹的意思。”
  
      巫媛媛心跳微微加速,面上却强装平静。
  
      巫冠廷无语道:“你骗得了老孟他们,却骗不了我,你是我女儿,有几斤几两为父很清楚。
  
      搞些小聪明或许可以,但若说以一己之力,离间摧心婆婆和她的弟子,还利用了包金,让三方自相残杀,恐怕你还没有那个本事。
  
      巴龙和方小蝶是包金的弟子,事前应该不可能参与,其他人也都死了,只剩那位华芝和胡言。
  
      媛丫头,告诉爹,主导事件的人,是不是那个华芝?那种情况下,他又是如何瞒过摧心婆婆,取得你信任的?”
  
      一股逼人欲窒的强大气势,自巫冠廷体内爆发而出,令整个人议事厅的空气都凝固了一般。
  
      这位三江盟盟主,南方武林屈指可数的巨擘,此时俊美的脸上满是威严之色,冷冷道:“假如爹的推断成立,那个人主导了事件,最后却让你甘愿承担一切。”
  
      微顿,一字一句,语带森然道:“依你的脾气,绝不会如此,他是不是威胁了你,欺负了你?说!”
  
      平平淡淡的一句话,却如霹雳炸响在巫媛媛的耳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