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五十四章 白衣姐姐

第二百五十四章 白衣姐姐

    天色渐明,一缕金黄色曦光从窗口射入,映照在白衣女子晶瓷般的脸上,晕出几分恬淡静美。
  
      听尤醉伶之前的话,此女在二十年前就是天下闻名的美人,还是尤醉伶的师姐。
  
      如此说来,她的年纪应该在四十岁上下,可看起来比巫媛媛大不了多少,但身上那种成熟动人的风韵却是巫媛媛不能比的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好奇问道:“姐姐两次救我,还未请教尊姓大名,也好容我日后回报。”
  
      这厮很不要脸,之前是姑娘,觉得继续这样喊不妥,自动升级为姐姐了。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的双颊浮现出一抹动人的绯红,看了卓沐风一眼,摇头轻声道:“你我萍水相逢,昨夜不过是顺手为之,公子不必客气。”
  
      嘴上谦逊,但态度中却透着疏远和戒备,只是在她独特的气质哄托下,让人生不出丝毫的不快。
  
      看来此女虽然善良,但却不傻,没有把名字随便告诉陌生人的意思,卓沐风笑道:“我叫陆峻天。”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只是哦了一声,便再不作答。
  
      她的目光闪了闪,本想让卓沐风起来,别占着自己的床位,可想到对方受伤,也有自己的一部分责任,只好叹道:“陆公子就在此地休息吧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  
      转身刚走没几步,忽听后方传来一声呼痛声,回过头,发现卓沐风捂着胸口,一脸疼痛难忍的模样,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倒没有假装,人家姑娘对他仁至义尽了,他也不会去占对方便宜,可腹部传来的冰寒痛楚,仿佛一只冰雕大手使劲掐着五脏六腑,着实让人难以忍受。
  
      也不知那个尤醉伶使的什么功夫,如此邪门。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快步走了过来,想伸出手,在半途又停下。昨夜是没有办法,此时二人都清醒着,她牢记大哥说的男女授受不亲。
  
      见卓沐风难受的模样,白衣女子终究蹙了蹙眉,柔声道:“陆公子,让我为你疗伤吧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却摇头道:“姑娘已为我尽心,如何能再让你劳累,不碍事的,我忍忍就好。”说话的同时,运转龙吟气心法。
  
      奈何他的内力品质和滞留体内的阴寒之气比起来,实在是不值一提。甫一接近,内力涌动的速度立刻慢下来,就像老鼠见了猫一般,几乎难以祛除。
  
      须臾间,卓沐风的眉毛已染上了一层冰霜,寒气从他体内窜出,令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低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急道:“你再不治疗会死的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捂着腹部,牙齿冻得咯咯颤抖,苦笑道:“我与姑娘萍水相逢,怎能一次次承你的情。”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心说这人真奇怪,人都要死了,还放不下面子,无奈道:“你有命将来才能报答我。”
  
      正说话间,房门被大力推开,匆匆走进了两个人,见白衣女子完好无损,长长出了一口气。
  
      直到这时,二人才感受到房内不正常的寒意,目光双双落在正痛苦不已的卓沐风身上,中年男子皱眉问道:“三妹,此人是谁?”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见到二人,恬静柔美的脸上卸下了面对卓沐风时的防备,喜道:“大哥,二姐,你们总算回来了,快救救这人吧,他是因我才受伤的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本见卓沐风躺在白衣女子的床上,中年男子本能有些不舒服,听到这话,只好先收起杂念,上前点住卓沐风的穴道。
  
      查探一番后道:“幸亏三妹替他散掉了大部分阴寒之力,否则此人必死无疑,放心吧,只是阴毒未尽。”
  
      中年男子给卓沐风喂下了一颗碧绿的丹药,又亲自为他运功消化。
  
      不一会儿,卓沐风平静下来,丝丝寒毒在他体表结成冰霜,扑漱漱掉落,随着余寒尽去,整个人彻底舒畅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陆公子,你觉得如何了?”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在一旁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多谢姐姐,多谢前辈。”
  
      肺腑的伤势,在白衣女子一夜的治疗下已经恢复了八九成,如今阴毒亦去,自然没有大碍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下床站起,连忙对着白衣女子和中年男子拱了拱手。不过他看得很清楚,当自己喊白衣女子姐姐时,中年男子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异色。
  
      此君穿着暗红色锦袍,头束金冠,面白无须,看起来颇为俊秀,衬着高大魁梧的体型,有种不怒自威的风范,想来不是平常人。
  
      随中年男子一起进来的女子,穿着湖绿色罗杉,容貌自然比不上白衣女子,但也算是难得的美人。
  
      不知道这三人是什么身份,莫非都是玄阴流的高手?
  
      可从昨夜的对话分析,白衣女子似乎并不认识尤醉伶。
  
      中年男子淡笑道:“公子不必客气,不知昨夜发生了何事,我家三妹没有连累你吧?”
  
      绿衫女子拉着白衣女子走了出去,估计也是问昨夜的事,说到底还是不放心自己,这也是人之常情,卓沐风遂笑着将事情说了一遍。
  
      当然,他省去了尤醉伶对白衣女子说的话,只推说自己没听见。
  
      因为那段隐情太惊人了,白衣女子居然是尤醉伶的师姐,直觉告诉卓沐风,这不像是假话。
  
      万一泄露了自己知道此事,这中年男子为了保护白衣女子,对自己痛下杀手怎么办。
  
      不多时,绿衫女子和白衣女子也回来了,绿衫女子拉着中年男子,走到了一旁嘀嘀咕咕。
  
      不知说到了什么,中年男子瞳孔一缩,他自以为掩饰得很好,但卓沐风是什么人,瞬间捕捉到了他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机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暗暗叫苦。
  
      看来白衣女子没有对绿衫女子隐瞒,导致中年男子怀疑自己听到了内情,该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?
  
      方才中年男子为自己运功时,卓沐风感受得清清楚楚,以对方的功力,真要对他下手,恐怕还真抵挡不了。
  
      暗自着急的关头,卓沐风瞥见了在一旁的白衣女子,连忙走近两步,笑道:“白衣姐姐,那个黑衣贱人如此欺负你,等下次见到,我一定为你好好教训她!”
  
      一句白衣姐姐,弄得白衣女子一阵慌乱,脸蛋又红了,连忙退后两步。
  
      “哼!”
  
      绿衫女子走了上来,面色冷漠,警惕地打量卓沐风一番后,又收回视线,心底十分不屑。
  
      都差点被人打死了,还在这里夸夸其谈,想骗取三妹的好感,说什么教训人家,恐怕下次见了逃都来不及吧。
  
      中年男子亦面色平静地走了上来,卓沐风有些慌张,若对方为了保护白衣女子,把他杀人灭口就太冤了。
  
      忙不迭道:“在下乃三江盟孟九霄之徒陆峻天,此次特奉师命路经此地,还未请教前辈大名。”
  
      中年男子愣了愣,疑惑道:“你是孟九霄的徒弟?据我所知,他从未收过弟子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不好意思地笑笑,一副斟酌开口的样子:“这次在天府碰到恩师老人家,对我颇为欣赏,便收了我做弟子。
  
      前辈,你救了我的性命,不如与我一同返回三江盟吧,想必恩师见到你,一定会好好感谢的。”
  
      中年男子暗哼一声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这话说得,好像自己是孟九霄的宝贝疙瘩似的,可越是如此,越让中年男子捉摸不透。
  
      这厮话里话外都透着股淡定,不像是假装的,莫非真是孟九霄的弟子?他可是听说了天府关闭的事,恰好能和卓沐风的话对上。
  
      况且真去了三江盟,对方是不是说谎一试便知,似乎没必要欺骗他。
  
      这下子倒有些麻烦了,既然是孟九霄派来的,若是杀了这小子,难保三江盟不会彻查,到时恐怕会节外生枝。
  
      中年男子笑道:“令师近来可好,我曾听朋友提起,令师年轻时胸口遭受重创,时常胸闷气短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也笑了笑,心中一阵后怕,幸亏他和三江盟那帮大佬接触过,老孟哪里是胸口的旧伤,分明是左腿肚。
  
      虽然他推说不知道也合乎情理,但却无法取信于中年男子,遂疑惑道:“不知前辈的朋友是谁,他恐怕记错了吧,没听恩师说过胸口有伤,倒是左腿肚,时常生出痛感。”
  
      中年男子呼吸一滞,眼中飞快闪过震惊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还真是孟九霄的弟子?就算不是,恐怕身份也非同小可,这种私密事,除了少数几人根本不可能知情。
  
      他的杀心消散大半,仍不放心地试探道:“听我三妹说,那黑衣女子自称玄阴流掌门,这等魔徒,看来又想为祸人间了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冷冷道:“那个贱女人,迟早杀了她!居然蛊惑我对付白衣姐姐,也不想想,白衣姐姐可是天仙般的人物,我爱慕都来不及,怎会做出任何一丝伤害白衣姐姐的事。”
  
      这小子!
  
      中年男子和绿衫女子都被卓沐风无耻的话给惊呆了,当着三妹的面,说出这种露骨的话,你小子还要不要脸?
  
      孟九霄清高一世,就收了这样的弟子?该不是年纪大了,瞎了眼吧?
  
  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以三妹的绝代风华,像卓沐风这种小年轻哪里抵受得了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,中年男子松了一大口气,从卓沐风先前的说法,以及此刻的表现看,对方应该不知道尤醉伶和三妹的关系。
  
      何况这小子还是三妹救的,退一万步讲,就算知道也不敢说出去,否则他自己也摘不清。
  
      再加上对卓沐风身份的猜疑,彻底让中年男子散去了杀意。
  
      “救命之恩,不可不报,不知三位尊姓大名?”感觉到中年男子细微的变化,卓沐风也放下了心,忽然再次问道。
  
      中年男子摆手笑道:“区区无名之人,不提也罢。”
  
      绿衫女子依旧不发一言,也不知是性格如此,还是看不上卓沐风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暗自冷笑,藏头露尾的,看来都不是什么好人,白衣姐姐怎会与这一男一女混在一起,还十分信任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为了表达感激,卓沐风邀请三人一同吃饭,却被中年男子婉拒,推说还有要事,就此别过。
  
      似乎觉得表现得太不近人情,中年男子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本书册,递给卓沐风,笑呵呵道:“相逢即是有缘,陆少侠,说来我与令师也算有些交情,此物便算见面礼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