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不忍捉弄

第二百五十三章 不忍捉弄

    得到黑衣女子的提醒,浑浑噩噩的卓沐风再度看向白衣女子,即便端坐着,依旧能看出她丰腴却不失美感的体型。
  
      偏偏脸蛋却极小,五官脸型固然不如巫媛媛,但在气质风情上却更胜三分,整个人透着清水芙蓉般的秀丽纯洁,让人见之难忘。
  
      见卓沐风看得入神,黑衣女子咯咯地笑了起来,白衣女子则脸庞一红,眼中浮现出害怕焦虑之色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问道:“我该怎么做?”
  
      黑衣女子道:“很简单,走到贱人后面,轻轻推她一下就成。”她脸上泛起了冰冷恶毒的笑容。
  
      正值内力对拼的紧要关头,只要这个傻小子轻轻推一下,她有十成的把握弄死白衣女子,到时候空出手来,再把这小子也宰了。
  
      她再恨白衣女子,但对方到底是玄阴流数十年来最出色的弟子之一,又岂容一些不三不四的人糟蹋?
  
      黑衣女子正暗自得意,忽见情况不对,原来先前还痴痴呆呆的卓沐风,此时正往她走来,脸上还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“小子,你还不去弄贱人!”
  
      黑衣女子眼中的蓝色更深了几分,脸庞却更为苍白。
  
      摄魂术无需内力推动,却需要极其庞大的精神力,一番施展下来,她的精神力消耗甚大,差点无法控制内力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笑嘻嘻道:“我不是正准备要弄贱人吗?”
  
      黑衣女子呆了片刻,才理解对方的意思,一张脸难得气得粉红。她哪里还不知道,这小子压根就没有中她的「姹女移魂大法」,从头到尾在耍她玩!
  
      可是怎么可能,姹女移魂大法乃是玄阴流的至高摄魂术之一,达到了五星级别。黑衣女子自问,即便是天星榜上的众多高手,也未必能挡得住。
  
      见双方越来越近,黑衣女子急道:“公子别冲动,我乃是玄阴流当代掌门尤醉伶,你若杀了我,势必会遭受玄阴流无穷无尽的追杀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脚步一顿,笑容忽然僵在脸上。
  
      他当然知道玄阴流,不仅知道,而且还如雷贯耳,皆因这个门派,乃是魔门四道十二流之一。
  
      当年魔门势大,一度君临天下。作为十二流派之一,玄阴流曾在天下广收门徒,并在南吴一带建立了大本营,曾经掌握了整个南吴的大片疆域。
  
      直至三百年前,魔门因为内忧外患分崩离析,玄阴流也因此失去了南吴的控制权,被当时的武林高手联合追杀。
  
      可追杀的过程并不那么顺利,玄阴流之强大,远超世人想象,正道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依旧没能将玄阴流斩草除根。
  
      之后的三百年里,魔门处于蛰伏状态,天下正道遍寻不着。
  
      直至最近,又有了死灰复燃的迹象,仅仅是各地传出的风言风语,已经令江湖空前紧张起来,可知魔门带给天下的压力有多大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不信自己的运气就那么好,随便看一场战斗,就能逮到玄阴流的掌门,笑道:“你这贱人休想骗我,什么尤醉伶,我听都没听过。
  
      何况你是玄阴流的掌门又如何,我杀你有谁知道?放了你,我才是后患无穷。”
  
      被人当面骂贱人,让尤醉伶恨不得剁了卓沐风,心说就你这种层次,平时有何资格知道本座的名字。
  
      嘴上却笑道:“小兄弟,你可要想清楚,只要你不乱来,我可以将玄阴流的武功教你。若你杀了我,可就没机会了。”
  
      生死攸关,她努力稳住卓沐风,同时暗暗施展了江湖中极罕见的传音入密,对着白衣女子道:“师姐,这小子一看就不是好人,我们再怎么斗都是自己人。
  
      可这小子不同,一旦我被杀,临死之际,我必能重创于你,到时以你的伤势,未必是这小子的对手。
  
      他若想对你做点什么,你能挡住吗?不如我喊一二三,我们同时收手如何?”
  
      见白衣女子咬了咬嘴唇,犹豫不决的样子,尤醉伶心知有戏,连忙加火:“师姐,我毕竟是师傅亲传的掌门,莫非你想让玄阴流的传承断绝吗?你如何对得起师傅的栽培之恩?”
  
      黑衣女子的话,白衣女子一个字都不懂。
  
      什么师姐,什么玄阴流,她根本就不知道,但尤醉伶的眉眼,却让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,只好对着卓沐风唤道:“公子,求你快离开吧!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无奈道:“姑娘,这贱人已经坦露了身份,等她抽出手,必杀我无疑。你别劝了,我非杀她不可。”
  
      说要杀人,可这厮只是装模作样抬起手,并没有立刻动手,只因尤醉伶的话确实让他心动了。
  
      就算对方不是玄阴流掌门,光是这一身功力,若能把武学传给他,也足以让武柱值突破十万点大关。
  
      他故意一脸坚决,正是想利用白衣女子给尤醉伶施加压力。
  
      可惜这厮没料到尤醉伶精通传音大法,更没料到都生死对决了,白衣女子还心慈手软,正得意呢,忽见对峙的二女突然齐齐收掌,波动瞬间消失。
  
      要糟!
  
      卓沐风心中警铃大作,浑身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,来自尤醉伶的冰冷杀意,让他如坠幽冥,透体发凉。
  
      尤其此时他与尤醉伶相距不到一尺,想躲都来不及躲,对峙刚解除,尤醉伶已一掌狠狠拍向了他的腹部。
  
      吾命休矣!
  
      卓沐风暗暗责怪自己太贪心,可就在他脑海空白的关头,又是一道柔和却坚韧的内力笼罩在他身上。
  
      尤醉伶的掌力拍在卓沐风腹部,顿时如击中棉絮,大半的力量抵消殆尽,只剩三成威力涌入卓沐风体内。
  
      “噗……”
  
      鲜血狂喷中,卓沐风像是破麻袋般倒飞了出去,脸色煞白,感觉灵魂都被这一掌打出了体外,浑浑噩噩如游太虚,意识不清。
  
      尤醉伶追身又是一掌。
  
      她此前施展的武功,只要卓沐风稍一打听,便能想到玄阴流头上,所以没有隐瞒身份,现在自然要杀掉卓沐风,免得身份外泄。
  
      掌劲还未按实,一道翩翩白影轻擦而过,带着卓沐风往桃林外掠去,后至的掌劲直接洞穿了一整排的桃林,落花纷纷碾成泥。
  
      尤醉伶大怒,一边追一边传音叫道:“师姐,这小子必须死,你救他,莫非想给玄阴流带来灭顶之灾吗?”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生气道:“我不认识你,也不知道什么玄阴流,你别跟着我了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  
      愤怒之下,白衣女子的速度不断激增,最后快得成了一道幻影,即便带着人,依旧将尤醉伶远远甩在了身后,很快便消失无踪。
  
      “踏月无痕身法,你还不承认自己的身份!”
  
      尤醉伶停了下来,望着前方的街头直咬牙。
  
      当年的师姐就以绝顶的轻功名动天下,二十多年不见,想不到造诣更上一层楼,恐怕已不弱于昔年的师傅。
  
      恨恨地仰头看着天上明月,尤醉伶冷艳的脸上浮现出诸多表情,最后哼了一声,返回了小院。
  
      见现场狼狈一片,又担心踪迹会暴露,她连忙走进屋里,收拾一番后,回首看了看隐居了二十多年的地方,眼中闪过一抹留恋和狠绝,迅速飞身离开了此地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头晕眼花,意识昏沉之际,只觉得被一股香甜绵软所包裹,身体渐渐发冷,使他下意识四肢用力,紧紧抱住这股温暖。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见卓沐风好不安分,居然如八爪鱼般抱住了她,男子的阳刚气息熏得她晕乎乎的,让从未与男子如此亲近过的她十分气恼。
  
      她苦恼地皱着眉头,刚想用力震开,却见卓沐风痛苦的表情,终究还是忍住了没发作。
  
      二人的模样不能被外人瞧见,白衣女子几个跳跃,悄悄从高空落在了客栈的小院,一个闪身,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  
      她立马将卓沐风放在床上,见后者面如金纸,连忙去找隔壁的大哥和二姐。
  
      可谁知大哥和二姐都不在,房内漆黑,也不知去了哪里,回到房间,床上的卓沐风呼吸渐弱,胸膛也几乎没有起伏,分明到了最危险的关头。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急得不知如何是好,她认为是自己害惨了卓沐风,若是对方因之而死,难免是一大遗憾。
  
      无能为力之时,忽然想起大哥说过,自己的内力有治愈奇效。
  
      如今没有其他办法,只好死马当活马医。
  
      她咬咬红唇,将卓沐风拉了起来,扶正其位置,自己坐于对方身后,拍出双掌,缓缓输入柔和的内力。
  
      说来也怪,这股内力一入体,循环几圈后,竟慢慢修复着卓沐风受损的筋脉骨骼,效果之佳,几不逊色于珍贵的灵丹妙药。
  
  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天边现出了鱼肚白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,缓缓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正处于一间卧室之中,讶然于自己没死。
  
      身后一双肉掌正抵着他的背部,一股让他浑身舒泰的内力盈盈送来,伴随着使人身轻体软的幽致体香。
  
  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  
      昨夜甜美娇憨的声音,再度在后方响起。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收了功,双脚落地,站在床沿打量着卓沐风,虽然看起来疲乏,神情中却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想起昨夜的事,真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,卓沐风轻易判断出,是对方救了自己,真挚道:“姑娘又救了我一次。”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没有丝毫的自傲,反而一脸歉然:“如果不是我收了功,她也杀不了你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不禁暗笑。
  
      这女人也太单纯了吧,居然主动承认这种事,不怕抵消恩情吗?
  
      换在平时,以某人的脾气,说不定会得寸进尺。
  
      可见白衣女子睁着一对无辜的眼睛,如澄澈无暇的溪水,绝美的脸上满是发自真心的担忧,一时之间,竟有些不忍捉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