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五十二章 我和贱人哪个美?

第二百五十二章 我和贱人哪个美?

    这样一处充满诗情画意的小院内,怎会出现如此奇怪的事情?
  
      奇异的波动并没有强大的杀伤力,一次次漫过卓沐风身体时,仿佛温柔的手,连他的龙吟气内力在最初的躁动之后,都莫名蛰伏下来。
  
      更多的疑惑出现在卓沐风脑中,使他生出了强烈的好奇心,想要走入小径,满足猎奇的心理。
  
      可他也知道,江湖中奇人异事甚多,别到时候整出一个绝世高手来,万一人家对自己做什么,岂不是完蛋?
  
      小命只有一条,人生的大好时光还未享受,且行且珍惜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转过身想走,可双脚迈了几步后,又忍不住停了下来,回头看看桃花林深处的摇曳灯火,炊烟慢慢停了,波动依旧持续扩散,丝毫没有伤人意。
  
      “如此微弱的攻击,根本奈何不了我,就进去远远地看一眼,发现不对,立刻逃出来就是。”
  
      想了又想,好奇终究战胜了理智,主要也是波动太弱了,让卓沐风有足够的理由说服自己。
  
      他踮着脚尖,猫着腰,鬼鬼祟祟地沿着小径往里走,龙吟气运转到了极限,以随时应对突发情况。
  
      越往里走,桃花清雅的香气越浓郁,使人心旷神怡,月光似乎也随着小径绵长的婉转曲折而愈发朦胧,落下满地的梦辉。
  
      几个拐弯之后,掩于桃林之后的灯火变得清晰,原来是一处占地不大的篱笆小院。
  
      篱笆表面爬满了青色藤草和喇叭花,能看出里面共有三间简易的竹屋,呈倒翻的‘凹’字型排布,小院的竹门半遮半掩,依稀露出了浮着青瓢的水塘一角。
  
      那股奇异的波动,正是从小院内传出的。
  
      这如梦似幻的场景没有让卓沐风迷失,他有些心惊地发现,随着距离的变化,波动却始终如一!
  
      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办到的,至少卓沐风自己就远远办不到,他意识到,自己好像错估了小院内的人。
  
      但来都来了,不看个究竟又实在不甘心,便大着胆子,借着桃林的掩护,竖起耳朵倾听。
  
      果不其然,很快便有声音从中传出,还是一个女子的声音,带着微微沙哑,有种别样的韵味。
  
      “师姐,你还真是贼心不死,多年前害我不浅,如今我已彻底认输,隐居于此,你还是不肯放过我,非要置我于死地!”
  
      说话的女子含怒而发,可奇怪的是,仅有一丝声音涌入卓沐风耳中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我也不认识你,是你先向我动手的。”
  
      另一道声音响起,带着甜甜的娇憨,让人的心也跟着软下来,难以生出杀气。
  
      可先前的女子似乎更愤怒了,连声冷笑道:“师姐啊师姐,都过去那么多年了,你还是一点都没变,在人前永远装出一副无辜可怜的样子,难怪师傅和师兄都被你骗得团团转。”
  
      娇憨的声音再起,显得有些慌乱:“姑娘,我真的不认识你。”
  
      咚!
  
      小院内爆发出一阵沉闷如敲钟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几乎是在同时,卓沐风骇然发现,院内的无形虚空就像是被吹胀的气球,骤然鼓起不规则的形状,远远看去,仿佛放大了无数倍的透明气泡。
  
      阴寒得让人如坠幽冥地狱般的气息,头一次以海啸狂澜之势扩散向四面八方。
  
      篱笆当场冻成一片,结出了白霜,藤草与喇叭花变成了冰雕,又在气劲的影响下轰然碎成冰渣点点。
  
      与篱笆相隔数丈的卓沐风,此时想逃都来不及了。
  
      因为这股阴寒气息之强大,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,还未临近,已令他浑身冰凉,肌肉僵硬,难以动弹。
  
      如此可怕的气机,他只在郑年,孟九霄等人身上感受过,不,甚至比郑年等人还要可怕,让他没有一点抵抗之力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肠子都悔青了,好端端的,自己好奇个什么劲,不知道好奇心害死猫吗,现在好了,恐怕死在这里都没人收尸!
  
      就在他万般绝望的关头,忽见小院之中,爆发出第二股气劲,不似前一股般阴寒摄人,反而如春风过堂,润物无声,竟在眨眼之间,囊括了前一股阴寒气息。
  
      两股气息碰撞,没有想象中的惊天动地,竟像是白雪遇骄阳,无声无息之中,同时化成轻风微荡,一股微弱恒一的波动,再度涤荡着卓沐风的身心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明白了,敢情先前他在桃花林外感受到的气息,就是小院内的两名女子交手形成的。
  
      确切来说,貌似是声音甜美的女子更胜一线,以奇异内力化解了前一位女子的杀招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哈,春江潮水荡狂波,师傅永远是那么偏心,连这一招都教给你了。你这个心狠手辣的贱人,我与你誓不两立!”
  
      微带沙哑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,话音刚落,就见一个又一个巨大的透明气泡炸开,整个篱笆小院都从深秋进入了数九寒冬,霜雪积厚,屋檐冰柱倒垂,空气中不断坠落冰粒。
  
      院外的卓沐风快冻疯了,龙吟气内力完全被压制,四肢覆上白霜,眼看要成为冰雕,又是那股春风润物般的内力涌来。
  
      霜雪解冻,冰柱化水,气温乍高乍低,导致整个篱笆小院都笼罩了一层浓郁的水雾,缥缈不散,好似仙境。
  
      一股格外温暖的力量,包裹住卓沐风的身体,驱散他的寒意,虽然手脚仍有些发麻,但已能运转内力行动。
  
      耳边传来两道先后不一的闷哼声,蒙蒙水雾朝上空升起,渐渐消散无踪,一切又恢复了平静。
  
      噗噗噗。
  
      只是这一次,四周的篱笆居然直接碎成了一块块,也彻底暴露了小院内部的场景。
  
      那是两个盘坐的女人,一黑一白,彼此相距三丈。
  
      黑衣服女子神情冷漠,眼眸冰凉而锋利,黑衣裹紧,只暴露了一双欺霜赛雪的手,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,可仍不失为一位万里挑一的大美人。
  
      就是发型太古怪,额前黑发中分,上面套着一个黑色金属头饰,两边各有一根细条缠着合于脑后,乍一看像是一根倒放的三角裤,顶部还绑着一根丝带,在脑后微微飘拂。
  
      这造型,简直让卓沐风无力吐槽。
  
      再看对面的白衣女子,霍!卓沐风眼前大亮。
  
      此女看起来二十五六岁上下,白皙的皮肤细嫩得能掐出水来,两眉修长,杏眼柔如秋水,琼鼻挺直小巧,下缀一张微微翘起的中红色菱唇。
  
      她的五官,绝对不如巫媛媛一般完美,但却恰到好处,镶嵌在一张颧骨高低适中的鹅蛋脸上,黑发随意用丝带束在脑后,实在说不出的清新秀丽,淡雅脱俗。
  
      此时她正无措地看着对面的黑衣女子,表情惊慌而迷茫,天然就激发出了男子的保护欲。
  
      几乎不用听二人的声音,卓沐风就能判断出她们到底谁是谁。
  
      篱笆围墙消失,不止卓沐风看见了二女,二女同样也发现了卓沐风。
  
      黑衣女子眼中飞快掠过一抹冷色,白衣女子则以甜美娇憨的声音急急唤道:“公子,你快些走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是想走的,可等视线落在二女身上,发觉她们双掌相推,且同时气息紊乱时,立刻意识到,二女正在以内力对拼。
  
      须知这种对拼方式极度凶险,除非是一方取胜,否则谁都不敢贸然撤回内力,外力亦不得干扰,稍稍碰触,便可能让二人大受影响。
  
      想到刚才保护自己的那股温柔内力,卓沐风不禁看向白衣女子:“姑娘,先前是你救了我吗?你早就发现我了?”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没有作答。
  
      实际上,若非她察觉到有人,并刻意分出一股内力保护卓沐风,恐怕也不会被黑衣女子拖入最凶险的内力比拼。
  
      不过她生性善良恬静,自然不会把这种事说出来。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刹那的表情变化,没有瞒过卓沐风的眼睛,脸色一肃,当即拱手道:“多谢姑娘救命之恩。”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道:“你快些走吧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摇头:“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姑娘救了我,我又岂能坐视姑娘危险而一走了之。”
  
      黑衣女子一听这话,顿时生出了危机感,冷漠脸庞顿时绽开一抹笑容,竟如冰湖解冻,百花绽放,该死的美丽,让卓沐风的心脏都跳了跳。
  
      黑衣女子幽幽道:“公子,我美吗?”
  
      她的眼眸不知何时变成了淡蓝色,透着邪异,白衣女子见状叫道:“公子,不要看她的眼睛!”
  
      但为时已晚,卓沐风的神魂都被牢牢摄住了,整个人变得木然呆立,听到黑衣女子的话,乖乖道:“美。”
  
      黑衣女子不屑一笑,像是早料到了这个答案,瞟了不安的白衣女子一眼,忽然问道:“和贱人哪个美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沉默了片刻:“贱人是谁?”
  
      黑衣女子冷哼:“贱人就是我对面的白衣女人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:“那你比贱人还不如。”
  
      黑衣女子听到这话,先是一呆,而后脸上浮现出了恐怖至极的杀意,眯起眼睛,令整个小院的温度都低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急道:“公子不要乱说。”
  
      黑衣女子看了看对面的白衣女子,一见对方脸上圣母般的温柔表情,不知想起什么,恨意比之前还要深刻。
  
      又瞟向卓沐风,忽然冷笑道:“小子,你既然喜欢这个贱人,我不妨成全你如何,只要你按我说的做,今晚她就是你的人了。
  
      这个贱人在二十年前,可是江湖中最有名的美人之一,无数高手求之而不得,今次便宜你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