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五十章 憋屈的冬枫

第二百五十章 憋屈的冬枫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中,大概唯有卓沐风心中暗喜。
  
      原本若是木盒子被夺回来,虽然也很难怀疑到他头上,但终究有被怀疑的危险。
  
      现在好了,木盒子被冬枫抢了去,就算那家伙发现木盒子空无一物,也为时已晚。
  
      好人呐,头一次莫名其妙给自己背了锅,这次又上赶着来帮忙,若是有缘遇见,我卓沐风定要请冬先生痛饮三百杯,以报其大恩大德。
  
      冬先生,你可千万要保重!
  
      各派高手都处在极度愤怒之中,郑年忽然提议,大家分开搜寻,谁找到冬枫算谁的。
  
      言下之意,此举既包含了报仇,也等于是另一种形式的竞争,谁能逮住冬枫,四星种子当然就落在谁的手上。
  
      众人听罢,深觉有理,当下马不停蹄,就准备各自出发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急了,对着言家一方大叫道:“言前辈,你先替我解穴吧。”
  
      言净尘这才想起,这小子还中了自己的七星截脉手。
  
      眼看其他人都已飞速遁走,心急得不行,哼了一声,双手以迅雷之势在卓沐风身上点了几下,然后大喝一声走,当先掠去。
  
      其他言家高手连忙尾随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仍不放心,对着言净尘的背影大叫:“言前辈,我脱离危险了吗?”
  
      声音回荡几下,却没有人回答。
  
      见他担忧的样子,孟九霄走了上来,伸掌按在他的肩膀,缓缓度入一股内力,周游一圈后又返回体内,松开手,淡淡道:“言净尘是什么人,岂会言而无信,放心吧,你已经没事了。”
  
      其实在言净尘出手之后,体内的不适感已经消除,又听到孟九霄的话,卓沐风的一颗心总算彻底回落。
  
      像是想起了什么,他抱拳恭敬道:“还没感谢孟前辈适才的救命之恩,小子他日必报!”
  
      孟九霄斜睨他一眼:“你毕竟算是半个三江盟的人,不用谢。”摆摆手,压根没把卓沐风所谓的报答放在心上。
  
      不是他自以为是,只是到了孟九霄这个层次,江湖中比他强大,比他有权有势的人并没有太多。大部分人,一辈子都无法企及他的高度。
  
      以前也有很多人说要报答他,但如今那些人,或是默默无闻,或是不知下落,或是已经死在了某个角落。
  
      江湖就是如此残酷,真正能扬名立万,且一直风光的人少之又少。
  
      像卓沐风这样的年轻人,他见得太多了,救人不过是出于义理,并未想过任何回报。
  
      七大顶级势力,转眼就走了四个,还剩下三江盟,苗家和飞箭岛。
  
      但事情涉及到四星种子,苗家和飞箭岛也提出了独自行动。大家都不傻,若还是联手,万一真找到了冬枫,四星种子该归谁?
  
      三方是铁杆盟友不假,但越是这种事,越要分个清楚,否则只会影响彼此的关系。
  
      拱手抱拳,三方各自选一方向离去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。
  
      身受重伤,好险才从七派高手围杀中逃离的冬枫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山坳中,嘴角挂着血,浑身也是血迹斑斑,但他却笑得很开心,很得意。
  
      他如今的功力早已到了瓶颈,原本只想找到三星药材突破,没想到上天如此眷顾他,将四星种子的机缘送到了他面前。
  
      只要好好利用四星种子的药性,自己将来未必没有机会,成为又一位绝世高手,届时天下之大,何处不能去!
  
      越想越兴奋,冬枫看了看木盒子的锁扣,露出一抹不屑,随手震开,看也不看地甩到了犄角旮旯里,而后屏住呼吸,满怀期待地打开木盒子。
  
      片刻后,冬枫的笑容凝滞,眼睛瞪大,以为视线出现了幻觉,连忙关上盒盖,闭上眼睛,镇定之后才再次打开,用力睁开眼睛。
  
      可视线中依旧只有药土,不见四星种子。
  
      双手颤抖,木盒子掉在地上尤未察觉,冬枫的瞳孔收缩个不停,脸上的肌肉迅速颤抖着,呼吸短促而无力。
  
      怎么回事?
  
      他明明看见七派检查了木盒子,当时四星种子还在,而在那之后,根本没有人打开过,四星种子是怎么消失的,简直诡异!
  
      难道是后来打斗之时,被人偷走了?
  
      不对,当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木盒子上,外有锁扣,没人能在那种情况下,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里面的四星种子。
  
      脑中仔细回忆着整个过程,从木盒子关上到被他夺取,及至后来艰难杀出重围,他将碰过木盒子的人全部过了一遍,可仍然想不出是谁。
  
      一定有问题,一定是自己忽略了什么,四星种子不可能自己消失。
  
      冬枫一遍又一遍地回忆,他意识到,此事不能以常理而论,甚至不能用自己看到的去判断。
  
      排除所有的干扰,真正有时间,有机会下手的……蓦然间,一张年轻而无辜的脸庞浮现在冬枫的眼前,令他的心口像是被锤子狠狠砸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是那个叫华芝的小子!
  
      对方展示了四星种子后,曾短暂将盒子翻转,然后动手锁上,虽然当时众目睽睽,他的双手根本没有多余动作,也没有地方存放四星种子。
  
      可从客观角度判断,对方确实是最有机会的。包括他在内,恐怕正是所有人的轻视,使他们从最开始就忽略了那个小子。
  
      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,但相较其他人,反而是这个最不可能的小子,才最可能得手!
  
      “嘿嘿嘿,纵横江湖多年,没想到阴沟里翻船,居然被一个黄口小儿耍了。”
  
      冬枫黑着一张脸,完全笑不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他知道自己没有得到四星种子,可别人不知道啊,解释都没用,只会让七大顶级势力的高手认为他在狡辩。
  
      一句话,黄泥掉裤裆,不是屎也成屎了,想到自己付出重伤的代价,屁都没捞着,最后反而成了背锅侠,还要遭受七大势力的追杀,冬枫简直要气晕过去。
  
      可如今之计,自己身受重伤,报仇是不可能的,只能想办法先躲起来,保住一条命再行计较。
  
      “华芝,洒家记住你了!”
  
      将木盒子砸得稀巴烂,冬枫一脸悲愤郁闷地朝远处疾奔,眨眼消失在群山壑壑中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天府之大,难以想象。
  
      按照孟九霄等人的说法,东周的一院双楼,三帮四盟,五家六派皆派了人进来,顶级势力尚且如此,圣地级势力当然更不可能错过。
  
      但直到目前为止,卓沐风也只碰到了浩渺院,丐帮,三江盟,言家,苗家,紫华城和飞箭岛。
  
      于天赐耐心解释说,从不同的出口进入,便会落在天府的不同区域,一旦区域过远,双方很难碰面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听后,不禁感叹天府的神秘,或许在一些地方,生长着完整的四星药材,乃至于五星药材也说不定。
  
      但自己暂时是无福享用了,因为就在寻找冬枫的过程中,他身上的密匙发出了微微的亮光。
  
      孟九霄皱眉,拿出密匙大奇道:“天府快要关闭了,奇怪,这次的时间怎么会那么短,连两个月都不到。”
  
      过去几次开启,天府最短也要持续两三年时间,在历史记载中,甚至相传某一次持续了整整数十年,引得全江湖动荡。
  
      而像这次不到两个月的,简直是闻所未闻,创造了天府开启的最短记录。
  
      但密匙的反应不会骗人,从空气中传来的波动看,确是天府将要关闭的征兆。
  
      再怎么不甘也得离去了,否则滞留在此,鬼知道下一次何时开启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与四星种子失之交臂,但其实三江盟的收获并不少,得到了七株三星药材,至于二星药材和一星药材,要以数百株计算。
  
      明白情况后,众人不敢怠慢,当即往出口方向赶去,日夜奔波下,终于在半个月后及时赶到了出口,手持密匙,走入了朦胧的氤氲之气。
  
      不久后,众人顺利出现在外界山川之中。
  
      四周的围堵者站了起来,目光逡巡,立刻不怀好意地盯住了卓沐风几人身上的包裹。
  
      更有人急不可耐,直接伸手来抢。
  
      一记深蓝色的刀芒从天而降,仿佛水泄银河,满月流光,直接在地上劈出了一道数十米长,数尺深的刀痕,森然刀气从中溢出。
  
      那几名抢夺者的手臂,不知何时齐根而断,过了很久,口中才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,在地上翻滚不休。
  
      “想抢的,先问过我松岛风的刀。”
  
      尹相风环顾四周,淡淡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三江盟的松岛堂主?”
  
      “竟是此人!”
  
      余者看着地上恐怖的刀痕,全都轻吸了一口凉气。
  
      再看这一群人,顿时猜出了他们的身份,吓得什么抢劫的心思都没了,立刻乖乖退开,让出了一条路。
  
      也有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大红纱衣的巫媛媛,仿佛魂魄都丢了一般。
  
      此女风华绝代,美得近乎妖异,在场之人闯荡江湖多年,从未见过能与之媲美的女子,不问可知是谁。
  
      只是才进去了两个月不到,三江盟的人怎么就出来了?
  
      众人来到了附近的梅涧镇,找到了镇中唯一的客栈落脚。他们应该是最早出来的一批,一路走来,几乎没有碰见同道。
  
      孟九霄等人很讲信义,没有对卓沐风几人的药材下手,只拿走了自己的部分,甚至为了感谢他们的驮运,还额外送了四株二星药材和十二株一星药材。
  
      聊胜于无,卓沐风当然收下为敬。
  
      是夜。
  
      胡莱,巴龙和方小蝶三人进入了卓沐风的客房。
  
      他们一路上都没有太多交流,尤其是巴龙,心想老大费了那么多功夫,还是没得到四星种子,自己可不便在他伤口上撒盐,幸亏人没事。
  
      胡莱张望一阵后,关好门,转过身低声道:“老大,我们何时恢复身份,你总不可能永远以华芝的身份示人吧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坐在椅子上,笑了笑:“我准备今夜就离开,老胡你和我一起走。巴龙和小蝶,你们二人与巫媛媛同行,咱们在姑苏城会合。”
  
      胡莱疑惑道:“就这么走了?会不会惹来怀疑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笑得很邪恶:“怀疑什么?你放心吧,巫媛媛不会暴露我们的。在我面前,她只有乖乖听话的份。”
  
      三人是见识过卓沐风‘惩治’巫媛媛的手段的,全都嘀咕不已,换成别人敢打巫大小姐的屁股,估计早就被碎尸万段了。
  
      这位倒好,至今活蹦乱跳,而且一路走来,似乎越来越得到了孟九霄等人的赏识,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。
  
      既然卓沐风都这样说了,三人自然没有意见。
  
      当夜,卓沐风与胡莱二人随便找了个理由,便溜出了梅涧镇,之后换了衣衫,钻入丛林,往姑苏城赶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