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四十八章 幸不辱命

第二百四十八章 幸不辱命

    所谓的操控之术,其实就是一种音波手段。
  
      不过这种音波十分奇特,震动的频率居然无法被人耳所感知,却恰恰能影响到蛤蟆们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一边施展龙吟气护持体外,一边轻动嘴唇。他的功力不及巴龙,所以影响的范围不到一丈。
  
      只见越来越多的金红蛤蟆从四面八方涌来,铺天盖地,气势汹汹,恍如金红色的滔天海浪,携带着能晕死人的腥臭之气覆盖卓沐风全身。
  
      这种架势,让人怀疑连空气都被挤掉,纵然卓沐风没有密集恐惧症,但依旧有种窒息感。
  
      他的心脏更是紧紧揪在了一起,虽然暗中尝试过多次,但事到临头,万一他的操控之术有误,怎么死都不知道。
  
      砰砰砰……
  
      有着护体真气的隔离,蛤蟆们碰不到卓沐风,更让他长出一口气的是,一丈以内的蛤蟆似乎受到了音波的感染,攻击性大减,连毒液都没有往他身上喷。
  
      相反,它们的身体反而成了保护卓沐风的盾牌。
  
      后方喷薄的毒液浇在最前方的蛤蟆身上,当即令它们体表冒烟,发出剧烈惨痛的呱呱声,被毒液侵蚀处,立刻腐烂掉大半。
  
      常人无法想象这种感觉,卓沐风眼中的天地,尽数被蛤蟆们填充。漫天毒液从它们的身体间隙处溅起,炸得到处都是,防不胜防。
  
      若不是最内围的蛤蟆们被卓沐风控制,一百个的他也被毒液擦中,魂飞魄散了。
  
      强劲的压力挤迫下,卓沐风甚至不敢急速前行,只能缓缓前进。
  
      因为一旦加速用力,他的护体内力绝对会破碎,届时全身被蛤蟆粘住的画面,他想想都已经头皮发麻,快要连胆汁都吐出来。
  
      他甚至破天荒感到后悔,早知道是这种局面,宁愿不要四星种子,他也不想遭这种罪,简直比死了还要难受。
  
      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,到了这一步,除了继续往前走外,别无他途,否则身中七星截脉手,返回更是死路一条。
  
      “就当是人生的另类体验吧,呕……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连苦笑都笑不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水泽之外,茫茫白雾一片。
  
      一位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,正盘坐在一根大树下,无形的内力以奇特的韵律一波波向前推动,扩散到远方。
  
      正是冬枫。
  
      他早就料到在七大顶级势力的压迫下,卓沐风必会带着四星种子出来,所以提前一步做了准备。
  
      水泽之地外围甚广,凭他一己之力,想要寻找七大顶级势力的高手还不被发现,难上加难。
  
      不过没有金刚钻,不揽瓷器活,他冬枫既然敢觊觎四星种子,当然也有自己的底牌。
  
      不久后,冬枫蓦然睁开眼睛,嘴角泛起了标志性的焉坏笑容。
  
      江湖中没有人知道,五年之前,他在一处神秘高手的遗居之地,发现了一卷四星秘法——天视地听大法。
  
      此法虽然要求颇高,没有星桥境四重以上的内力无法推动,可一旦练成,效果也极其惊人,能无视内家罡气的阻隔,感知方圆五百米之内的风吹草动。
  
      所以纵然郑年等人小心再小心,他们的密谋,还是被冬枫听去了。
  
      等到七派高手按照逢路往左的原则,来到水泽之地的外围时,冬枫早就等在了这里。此刻再次施展,不过是想听听,七派高手还有没有后手。
  
      果然如他所料,这群家伙虽然不认为他能找到这里,但还是针对性布置了一些措施。
  
      冬枫不由后怕,幸亏自己精通天视地听大法,否则还真有可能中计,不过现在嘛,呵呵,冬某一定要给你们一个大大的惊喜!
  
      在原地恢复了片刻,冬枫一个闪身,悄然贴地窜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水泽之地的外围,距离溪流百米之处,七大势力的高手们驻扎在此,除了少部分派出警戒的人外,全都一眨不眨地看着远方。
  
      可等了数个时辰,依旧只闻不断传来的呱呱声,视线所及之处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杨威看向郑年,不禁担忧道:“师兄,那个华芝不会出事了吧?”
  
      他当然不是担心卓沐风,而是担心四星种子有失,那样一来,之前的筹划可就白费了。
  
      郑年沉吟片刻:“不好说,虽说他不惧蛤蟆之毒,但那么多蛤蟆的冲击,也不是谁都能承受的,希望他能挺过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的心中难免都有些焦急。
  
      费了那么多功夫,可别最后还是功败垂成,那样就亏大了。
  
      可如今除了等待之外,他们也没有办法,更不敢轻举妄动,万一被蛤蟆群包夹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。
  
      最紧张的还是巴龙和方小蝶,二人神思不属,每一分每一秒都觉得是煎熬,生怕下一刻自己就挂掉。
  
      某种程度上,二人恐怕才是当世最关心卓沐风死活的人,一旦卓沐风死了,他们也活不了,能不关心吗?
  
      又等了数个时辰。
  
      言净尘看了看手中的沙漏,白眉一皱:“怎么还不出来,再过半个时辰,七星截脉手的限制时间就该到了。”
  
      闻言,众人越发紧张,那个小子该不会真的死在里面了吧?
  
      巫媛媛踮着脚尖,仰着脖子眺望远方,莫名有些烦躁,心说那混蛋可千万别死,自己的场子还没找回来呢。
  
      苗立道:“应该不会,若真死了,那些蛤蟆也就消停了,不会还那么吵。”
  
      虽觉有道理,但人没看到,众人的心就是放不下。
  
      就在他们惴惴不安的忧虑等待中,忽然间,近处的溪流之中,射出了一道道金红的直线,很快将茫茫白雾都染成了金红色。
  
      惊天动地的呱呱声由远及近,震动八方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小子出来了!”
  
      言净尘忽然大叫一声,指着两旁溪流中不断窜向某一方向的金红蛤蟆,若非卓沐风还活着,绝对闹不出这种动静。
  
      “快退!”
  
      孟九霄招呼一声,带着巫媛媛等人飞速后撤。
  
      谁也不知道那些蛤蟆会不会脱离水泽,所以必须提前做好准备。
  
      等退出了数千米,就见涌动的蛤蟆群中,突然朝外凸出一个直径约丈许的大圈。
  
      大圈急速朝外飞射,上面的蛤蟆轻易爆成了血雾,随风而散,露出了大圈内部的情形,里面是一个手持木盒子的人,亡命疾掠的同时,似乎正在东张西望,寻找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飘散的血雾在无形气罩的阻隔下,没有一丝沾在他身上。
  
      而更后方的漫天蛤蟆们,疯狂而愤怒地大叫着,但奇怪的是,没有一只脱离水泽的范围,仿佛冥冥中有一层无形的壁障,让它们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  
      在行动之前,卓沐风就曾询问过巴龙,特别关注过这一方面。按照巴龙的说法,粘稠的溪流分明提供了蛤蟆适宜的生存环境。
  
      再结合当初包金泄露的线索,巴龙断言,蛤蟆们无法脱离溪流太远,果然被他料中。
  
      “是华芝,哈哈哈,他出来了!”
  
      黄巨宝看清远处那人的样子,发出了爽朗的大笑声,喝道:“华公子,我们在这里!”
  
      喊话的同时,一群高手已经迫不及待地掠了出去,同时分心观察四周,越是接近成功的关头,越要小心阴沟里翻船。
  
      这群老狐狸的江湖经验极其丰富,丝毫不给任何敌人可乘之机。
  
      暗处的冬枫撇撇嘴,没有出手。
  
      双方相距数步而立,彼此停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孟九霄上下打量卓沐风一番,略有些尴尬地问道:“华公子,这次辛苦你了,没出什么事吧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回头看了看后方,这才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:“托各位前辈的洪福,幸亏没被蛤蟆们碰到,否则搓破这身皮也洗不干净了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暗暗好笑,心想真难为他了,自然是好生安慰一番。
  
      郑年清了清嗓子,目光落在卓沐风右手的木盒子上,一把精美的锁死死扣着盒盖,看起来完好无损,长出一口气,笑道:“华公子,把盒子交过来,你的任务就完成了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听罢,却没有立刻行动,反而看了看郑年,又看了看另外几位,露出踟蹰之色:“小子该交给谁?”
  
      这倒把郑年给问住了,总不能说交给自己吧,其他人可不会答应。
  
      七派高手的目光闪烁起来。
  
      三江盟,苗家和飞箭岛下意识站到了一起,言家和丐帮站到了一起,而落单的浩渺院与紫华城,也下意识凑到了一起。
  
      连易哼道:“你先把盒子打开,让我们看看四星种子是否完好。”
  
      虽然不认为四星种子有失,但凡事不可掉以轻心,还是先验货更为妥当。
  
      对于这个提议,自然没人反对,负责保管钥匙的言净尘,当即将钥匙扔给了卓沐风,示意他打开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不敢怠慢,将锁扣对准自己,使盒子后盖对准众人,这个动作看起来十分自然,孰不知,却是卓沐风为后续行动所做的铺垫。
  
      钥匙插入锁眼,咔的一声,卓沐风套下锁,打开盒盖,又将盒子调转方向,里面静静躺着的黑玉般的种子,便呈现在众人眼前,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气。
  
      这是四星种子无误!
  
      众人的目光在上面流连忘返,欣赏了好一会儿,郑年才道:“把盒子锁上吧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依言而行,又再度调转盒子的方向,使黑玉种子面对自己,盒盖面对众人。
  
      就是这个瞬间,当着对面一双双锐利逼人的眼睛,卓沐风做出了一个大胆之举。
  
      他的手貌似不经意碰了一下黑玉种子,根本就不带犹豫的,众目睽睽之下,若无其事地将这颗让七大顶级势力争破头的四星种子,放入了药园。
  
      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  
      啪!
  
      盖上盒盖,迅速扣上锁,卓沐风摊了摊手,长长吐出一口气,抬头笑道:“幸不辱命,接下来就与小子无关了。还请言前辈出手,为我破解七星截脉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