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四十四章 全是天意使然

第二百四十四章 全是天意使然

    “你,没中毒?”
  
      连易十分狐疑地望着卓沐风,感到不敢置信。
  
      刚才的情况他看得清清楚楚,卓沐风整个人都被蛤蟆包围了,几乎没有空隙,这种情况下,居然还没事?
  
      其余众人也是见鬼一般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松了口气,这混蛋要是死了,她的仇可没地方报了,不过稳妥起见,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你没有被咬到?或者被毒液喷到吗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想了片刻,表情突然焦虑起来,有些惶恐不安道:“刚才,好像脖子被咬了一口。”
  
      什么?
  
      众人一听,全都下意识退了一步,目光往他脖子上瞅,可是隔着衣服,也看不出来究竟。
  
      孟九霄立刻对着巴龙道:“巴公子,你不是包金的高徒吗?还不快给华公子看看,好好检查一番。”
  
      巴龙听得暗自无语。
  
      原本他还是挺担心的,但既然卓沐风身上没有异状,加上他的操控之术,足以证明卓沐风压根没事。
  
      不过众目睽睽之下,为了防止穿帮,巴龙只好装模作样,上前给卓沐风仔细查看一番,探探他的脉搏,翻翻他的眼皮,又掀开衣领。
  
      让巴龙嘴角抽搐的是,他发现卓沐风的脖子处,还真有一道口子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身为毒术高手,巴龙一下子就看出来,这道伤口根本不是蛤蟆咬的,一点毒素都没有,该不会是这位自己弄的吧?
  
      对上巴龙怪异的眼神,卓沐风语气颤抖道:“巴兄,我的脖子好像真的被咬了,而且是被金蛤蟆咬的,我是不是快死了,哎呀,我好难受,头好晕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话时,卓沐风的身体软趴趴往前倒,一副无力再站的样子,巴龙连忙将他扶住,背对众人的脸抽动个不停。
  
      想起昨晚卓沐风说的话,现在对方都已经开始演了,自己若不配合,一旦穿帮,他和师妹都要跟着完蛋。
  
      不得已之下,巴龙只好强撑意志,扶正卓沐风,一脸凝重道:“华兄,你确定是被金蛤蟆咬了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闭眼无力道:“好像是的。”
  
      方小蝶听得芳心大急,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上来,查看伤口,可是俏脸马上一滞。
  
      看看卓沐风,又看看巴龙,巴龙背对众人悄然对她使了个眼色,二人无形间的默契,令方小蝶强行咽下了本欲出口的话。
  
      她虽然不清楚情况,但也好像明白了什么,于是疑惑之中,抿着嘴唇,一脸的沉默。
  
      众人见状,全都被唬得不行。他们的武功虽然比巴龙高,但论医毒之术,怕是连巴龙的皮毛都不及。
  
      杨威瞅了瞅卓沐风的伤口,疑惑道:“看起来没有大碍啊。”
  
      孟九霄更是上前几步,准备伸手去探卓沐风的脉搏,巴龙吓一跳,连忙大喝道:“住手!”
  
      孟九霄动作一顿:“巴公子,有问题吗?”
  
      巴龙凝声道:“金蛤蟆之毒,非同小可,巴某幼年便跟随师傅,尝尽百毒,一定意义上对毒性有免疫力,所以才敢放心大胆地检查。
  
      普通人若是触碰到我兄弟,以金蛤蟆之毒的厉害,只怕会隔体传递。当然,以孟神君的武功,想必也不会有大碍。”
  
      孟九霄讪讪一笑,收回了手。不管巴龙说的是不是真的,他都没必要冒险。
  
      巴龙指着卓沐风的伤口:“诸位,别看此处平平常常,但所谓大音希声,大害无形,此刻毒力已经蔓延到筋脉之中。
  
      不过说起来也怪,不知是金蛤蟆毒力太浅,还是我兄弟的体质有异,深入筋脉之后,毒力居然有渐渐消散之势。”
  
      郑年眯眼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巴龙突然伸手,在卓沐风掌心划了一道血痕,就见一粒粒金色的血滴从中掉落,骇得众人当场变色,更有人大喊小心,快闭上呼吸云云。
  
      郑年等少数人也不复先前的表情,死死盯着融入地里的金色液滴,直至其消失无踪。
  
      巴龙一脸严肃道:“这就是巴某的好奇之处,缘何毒力会被分解。“抬头看向卓沐风:“兄弟,你幼年可有什么奇遇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苦思片刻,最后十分迷惘地摇摇头。
  
      巴龙嘀咕道:“这就怪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方小蝶则对众人解释道:“诸位别担心,刚才的金色液体,便是金蛤蟆之毒,不过已经被分解了毒力,没有危害。”
  
      其实哪有什么金蛤蟆之毒,不过是卓沐风事先询问了巴龙之后,吞下的一颗金髓丹作祟罢了。
  
      此丹有壮气补神之效,只不过短期内,挤出的鲜血会微微变色,以前包金常常拿它当糖吃,短期内用来糊弄这群不懂毒理的人,肯定是绰绰有余了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仍很害怕的样子,不断询问道:“巴兄,我会不会死,我不想死,求你救救我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巴龙笑着宽慰道:“华兄放心,也不知是你身体的缘故,还是其他原因,你似乎对蛤蟆之毒免疫,所以不会死的,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有力气了,头也不晕了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推开巴龙,试着走了几步,忽然大喜道:“巴兄,好像真的耶,我没事了?哈哈哈,我没事了。”
  
      巴龙也在笑,但只有他自己知道笑得有多无语,老大啊老大,至于演到这种地步吗?
  
      二人一唱一和演着双簧,卖力投入,果然给四周众人带来了极大的震撼。
  
      言净尘不明意味道:“巴公子,按照你的说法,岂非意味着,华公子乃是百毒不侵之体,无惧于蛤蟆群的威胁?”
  
      刷刷刷。
  
      一道道或是凌厉,或是冰冷,或是探寻的眼神射向巴龙和卓沐风。
  
      饶是巴龙自认心理素质不差,但在如此多高手的逼视下,还是感到一阵如山大的压力扑面而来,吓得差点当场腿软。
  
      看了看依旧沉浸在死而复生喜悦中的卓沐风,巴龙佩服得不行,强行稳定心神,按照卓沐风昨晚的指点,摇头道:“非也!天生的百毒不侵者千万中无一,至少我现在都没见过,华兄也不是。
  
      他之所以能免疫金蛤蟆之毒,恐怕还是因为,金蛤蟆的毒性恰好与他的体质形成了反应。”
  
      开玩笑,真要说卓沐风是百毒不侵之体,万一这群家伙让他下毒试试怎么办。
  
      黄巨宝嘿嘿一笑:“你的意思,该不会是这小子刚好什么毒都怕,单单就是不怕蛤蟆之毒吧?”
  
      巴龙点头:“目前看来,只有这一种可能。”
  
      黄巨宝又耐人寻味地笑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还有其他一些高手,目光亦在卓沐风和孟九霄等人之间转悠,饱含深意。
  
      大家正愁怎么把四星种子带出去,结果这边立刻有人不怕蛤蟆之毒,有这么巧的吗?
  
      事关四星种子,在场的老狐狸一个比一个警惕多心,稍微有些疑虑,便会扩大十倍往阴谋论的方向推。
  
      所以出现这种事,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高兴,而是怀疑,怀疑此事是不是与三江盟有关。
  
      孟九霄注意到众人的表情,哼道:“你们什么意思?在此之前,谁知道此地有那么多蛤蟆?先前华公子舍生忘死,莫非你们以为,蛤蟆也在配合他演戏,没有攻击他吗?”
  
      这话倒把众人问住了。
  
      的确,蛤蟆是不可能配合卓沐风演戏的,而且刚才卓沐风被围堵的画面众人看的一清二楚,不存在演戏的可能。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,卓沐风真的只是误打误撞,因为体质的原因捡回了一条性命?
  
      人群中的巫媛媛眸光诡异,一眨不眨地盯着卓沐风,把他从头看到脚。
  
      别人相信这家伙舍生忘死,可她对卓沐风却是知根知底。这家伙当初在松泉山庄,为了保命拖着她一直逃到了很远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说他会因为歉疚,直接冲上去和蛤蟆拼命,简直是天大的笑话。
  
      这事从头到尾透着诡异,八成有问题!
  
      心中认定卓沐风有鬼,不过巫媛媛没有当众戳破,她打算回头好好拷问,说不定还能挖出有用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同样对卓沐风颇为了解的胡莱,则是低着头,他怕自己的表情会被人看到,坏了老大的好事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不知道老大准备干嘛,但经历了那么多事,胡莱有九成的把握确定,老大定然又在整幺蛾子。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郑年忽然笑道:“其实要证明巴公子和华公子有没有说谎,很简单,只需对他们动用摄魂术即可。兹事体大,诸位以为如何?”
  
      黄巨宝:“此言大善。”
  
      言净尘:“老夫没意见。”
  
      就连与郑年不对付,恨不得杀之的连易也表态道:“合该如此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毕竟是巫媛媛的人,怎好让他接受这种羞辱,以孟九霄为首的三江盟高手自然是极力反对。
  
      双方争执不下间,卓沐风忽然抱拳道:“多谢孟前辈仗义执言,不过晚辈也知此事太过巧合,为了安诸位的心,也为了让你们不被误会,晚辈甘愿接受调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华公子,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孟九霄张了张嘴,多好的孩子啊,如此顾全大局。
  
      见状,苗立和诸葛泰也开始劝说孟九霄,说事关重大,反正大家都是清白的,也就是走走程序而已。
  
      况且一旦证明事情与他们无关,或许各派就会达成协议,四星种子也就有了送出去的可能。
  
      孟九霄心中一动,还真是如此。
  
      他的眼神变了,满是赞赏地看了卓沐风一眼,又移到郑年等人的脸上,沉吟道:“既然华公子自己要求了,孟某也不能说什么。
  
      但我有个前提,施展摄魂术者,绝不能是各派高手,否则难以服众!”
  
      大家都知道他担心什么,无非是害怕有人利用摄魂术,栽赃陷害罢了,也都能够理解。
  
      郑年笑呵呵地转过身,看向人群后方,仍旧站在各派警戒线之外的冬枫:“冬先生,可否劳烦你一趟?”
  
      摄魂术乃是幻术的一种,以冬枫的幻术实力,别说一个卓沐风,哪怕是在场其他高手,中招后都会乖乖吐露心底的秘密,绝无幸免的可能。
  
      由对方来操刀,也能保证最大程度的公平公正。
  
      冬枫眼珠子微微转动,他也希望四星种子能早日带回去,这样才有盗取的机会,遂笑道:“好,冬某也想看看,这是不是上天的安排。”
  
      话音刚落,不见他如何动作,但双瞳却宛如两个吸力强劲的旋涡,哪怕众人只是被波及,依旧有种神魂被扯入深渊的恐怖感,心中惊骇的同时,连忙移开视线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老马识途,早就做好了准备。果然如他所料,虽然一开始中招,但靠着权武三重门,很快就清醒过来。
  
      对于冬枫的问题,他当然是有目的地回答,总之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,全是天意使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