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两败俱伤

第二百三十三章 两败俱伤

    平静而安详的一夜过去。
  
      摧心婆婆睁开眼睛,对着身旁的彭木轻笑道“今日,为师便要闭关突破,不准让任何人打搅为师,徒儿多担待着点。”
  
      彭木心中一跳,想起包金吩咐的事,顿时有点措手不及。他原本还想再等两天,找最合适的机会下手。
  
      现在看来,时不待他!
  
      摧心婆婆淡淡道“徒儿,为师这次闭关,可能需要几天时间,你若有什么要事,可以提前告诉为师。”
  
      彭木一个咯噔,但也没多想。以前闭关时,摧心婆婆也会照例让他把要事说清楚,免得闭关时出现什么差错。
  
      笑道“师傅放心吧,徒儿定为你镇守洞口,谁若敢打扰师傅,先踩着徒儿的尸体过去。徒儿也预祝师傅顺利突破!”
  
      摧心婆婆的目光,迅速扫了远处的卓沐风一眼,呵呵一笑“好徒儿,为师能收了你,真是上辈子烧了高香。”
  
      说罢,起身朝开辟的洞内走去,很快消失在众人眼前。
  
      不知为何,彭木总觉得今日师傅说的话有些古怪,但又说不出古怪在哪里,时间急迫,也不容他细想。
  
      必须在这老虔婆突破之前,把毒下进她的肚子里!
  
      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,连坦白都不行,因为没把握能从包金手中夺回解药,何况他恨透了摧心婆婆,巴不得想办法弄死对方。
  
      迅速来到河边,抓了两条鱼,提前将包金给的毒药喂入了鱼嘴,之后用生平最快的速度点火烤熟。
  
  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彭木来到洞外,有些心焦道“师傅,徒儿为你准备了食物。”
  
      等了片刻,还以为老虔婆已经开始突破了,忽听声音传来“扔进来。”
  
      彭木大喜,连忙依言而行,忍不住朝洞内张望,可此洞较深,根本看不见内部的情况,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,只能空着急。
  
      不亲眼看见老虔婆吃下鱼,他着实心中难安,但又不敢进去。
  
      过了半刻钟左后,又听到摧心婆婆的声音传来“徒儿,为师要突破了,不得让任何人打扰。”
  
      彭木试探问“师傅,您吃完了吗?饿着肚子突破可不好。”
  
      摧心婆婆“徒儿有心了,鱼很不错。”之后再没有声音。
  
      彭木还是有些不确定,可转念一想,老虔婆根本不知道他的动作,何况此前一直都是由他服侍,没道理会生疑。
  
      从时间推断,也和对方往常吃鱼的速度一致。
  
      看来老虔婆中计了!
  
      彭木不禁血液澎湃,心落回原位,也不敢耽搁时间,万一玲珑六宝芝被用掉,包金绝对饶不过他,遂也顾不得异常,快步来到谷外,连续挥着手。
  
      不远处的一块山石后,巴龙嘿嘿一笑,快步跑到了山壁转角之后,叫道“师傅,大功告成!”
  
      包金睁开眼睛,绿豆眼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璀璨精芒,自语道“五日蚀骨丸乃是我独家秘方,那小子绝不敢串通老娘们背叛我。”
  
      事到如今,他纵然心有顾虑,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总不可能跑到摧心婆婆面前,看对方服毒吧。
  
      事情按照计划进行,接下来只剩自己的致命一击!
  
      “走。”
  
      包金纵身一跃,在两旁山壁间轻点几次,已然逼近了山谷,难以想象他肥胖的身体如此灵活。
  
      巴龙和方小蝶也是满脸激动,毕竟师傅强了,他们才会跟着水涨船高,说不定这次还能分到一些好东西,忙不迭跟着冲出。
  
      轰!
  
      狂暴的气劲先声夺人,刮得山谷内的一些草木都在摇摆不定,也惊醒了众人,正想查看情况,就发现一位白胖子从天而降,气势凛然地落在了中心位置。
  
      白胖子目光炯炯,逡巡一圈,在同样惊讶的巫媛媛身上停留,笑道“不愧是红玉妖芍,天下十美之一。”
  
      对方的目光有种穿透力,让巫媛媛浑身发毛“你是何人?”
  
      白胖子挺胸傲然道“包金是也。”
  
      巫媛媛还没说话,一位熟知江湖事的男子已经吓得叫起来“铁树毒花包金!”
  
      见自己光是名头就把人唬住,包金颇为满意,不过现在不是耀武扬威的时候,对着彭木点了点下巴“老娘们在哪里,有没有服用玲珑六宝芝?”
  
      彭木指着洞口“就在洞内,前辈放心,她服下毒药时,还未突破。”
  
      在场众人都看呆了,怎么感觉彭木和包金是一伙的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突然俏脸狂变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的计划是离间摧心婆婆师徒,可现在彭木却傍上了包金,二人有恃无恐的样子,似乎颇有把握,万一摧心婆婆出了事,自己岂不是糟糕?
  
      转头看向卓沐风,却发现后者已经站了起来,同样对着包金拱手行礼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  
      包金嘿嘿冷笑,对着洞内大喊道“老娘们,多年未见,不出来看看故人吗?”
  
      声音中蕴含着独特的内力,以音波的方式扩散出去,引起隆隆的回响声,令众人都觉得气血震颤,难以忍受。
  
      洞内好似响起了极低的闷哼声,包金目光微微一闪,笑得更得意了。
  
      彭木也听到了动静,一颗心越发安定,嘴角渐渐咧开了恶毒的笑意。
  
      “包金,你还是像过去般卑鄙无耻,没有任何长进,远远比不上你的兄长包小皮。”
  
      摧心婆婆冷冷哼道。
  
      这句话戳到了包金的痛脚“别跟我提他,当年要不是他使计陷害,包某怎会落到这步田地,我迟早会和他算账。
  
      老娘们,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,中了我的断魂散,滋味不好受吧。”
  
      摧心婆婆“你进来试试就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包金生性胆小多疑,纵然认定摧心婆婆中了毒,仍然不敢轻易犯险,嘿嘿阴笑中,朝着洞内不断扔出丹丸。
  
      砰砰砰……
  
      这些丹丸炸开,形成了昏黄色的烟雾,在包金的内力推动下,疯狂朝洞内弥漫。
  
      片刻后,包金终于完全放下心来,这些毒雾乃是他精心配制的「求你来抽我」,一旦沾染,不仅功力全失,还会浑身发痒,必须让人用鞭子抽打才能止住。
  
      老娘们一点动静都没有,分明是中了断魂散,无力抵抗了,哈哈哈,玲珑六宝芝是他的,巫媛媛也是他的。
  
      生怕玲珑六宝芝受到毒雾侵染,会出现异变,包金一个闪身冲了进去。
  
      但是下一刻,就听他口中发出一声惨叫,肥胖的身体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出,猛地撞在六丈外的大石上,石壁裂开了蛛网般的缝隙。
  
      “哇!”
  
      鲜血如喷泉般涌出,包金浑身震颤,胖脸亦失去血色,抬头瞪大眼睛看着飞出洞外,脸上还沾着自己鲜血的摧心婆婆,气道“你诈老包,你根本没有中断魂散!”
  
      摧心婆婆笑得如夜枭一般,白发和满是褶皱的脸在鲜血衬托下,越发恐怖阴森“对付你这种无胆鼠辈,若不将计就计,怎能将你制住?”
  
      一旁的彭木吓得面无人色,双股颤颤,老虔婆没中毒,那他岂不是要完蛋?
  
      嗖!
  
      正思忖间,摧心婆婆已然施展出催心魔爪,一道漆黑色的巨大爪影隔着六丈,抓向地上的包金。
  
      巴龙和方小蝶叫了声师傅,连忙运功阻拦,然而二人的掌劲和鞭影只抵消部分力量,爪影反而更加锐利,猛冲向前。
  
      危机之下,包金强行闪避,原地顿时炸开,碎石乱蹦。
  
      包金大吼道“老娘们,别强撑了,老包常年服食各种毒物,鲜血便是世间最毒的药,你是不是感觉头晕眼花,内力正一点点流失?”
  
      又对着巴龙和方小蝶,以及一脸惨色的彭木喝道“还愣着干什么,全部上!这老娘们坚持不了太久。”
  
      彭木仔细观察,果然发现摧心婆婆神情萎顿,而沿途包金鲜血所沾之地,地面更是被腐蚀成了灰色,心中顿时一定。
  
      但他没有立刻出手,反而远远退到了一旁,坐视包金师徒三人与摧心婆婆激战,目光闪烁不定。
  
      不管取胜的是哪一方,他都没有好果子吃,既然如此,不如坐山观虎斗。等两方消耗差不多了,他再出手定乾坤。
  
      到时候,不仅能解自身之毒,还能彻底掌控局面,所有人都得唯他马首是瞻。
  
      彭木悄然看向脸色煞白的巫媛媛,神情狰狞而疯狂。
  
      嗙嗙磅……
  
      劲风夹杂着毒气席卷向四方,靠近战圈的几人惨叫一声,或是不小心被震死,或是干脆被毒死。
  
      一名女子大呼救命,试图往外逃窜,却被爪影擦中,整个人被撕得四分五裂。
  
      摧心婆婆武功更高不假,但她大意之下,沾上了包金的血,导致功力大减。
  
      而包金的内力蕴含毒性,难以防范,但亦是身受重伤,即便有两位徒儿策应协助,也是节节败退。
  
      摧心婆婆的余光发现彭木冲向了巫媛媛,她心中恨透了徒弟的背叛,叫道“狗东西,等我收拾了这三个废物,定要你生不如死!”
  
      包金亦恼火于彭木的歹毒心肠,奈何他被摧心婆婆压制,只好叫道“公子,快助老包一臂之力,老包发誓一定为你解毒。”
  
      磅!
  
      一记爪中爪击穿了包金的胸口,激射的血雾将后方的爬山藤都给绞断,如此重伤,神仙亦难救命。
  
      “师傅!”
  
      巴龙和方小蝶惨呼一声。
  
      包金重重砸在地上,浑身如血包,张口发出霍霍的吐气声,艰难惨笑“老包,还是栽了,老娘们,你,你很快会下来陪我。”
  
      头一歪,登时气绝。
  
      此时的摧心婆婆已经发狂,根本不听包金的话,直接冲向了彭木。
  
      后者见状,来不及去抓巫媛媛,连忙催动全力抵抗,不忘对着卓沐风急叫道“狗杂种,还不过来帮忙!”
  
  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