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二十五章 姓杨的,你还真是够要脸的!

第二百二十五章 姓杨的,你还真是够要脸的!

    卓沐风二人借机逃跑,而在原地久等二人不回的杨威则是一脸诧异。
  
      他的第一反应不是二人主动逃跑,而是遇上了不可测的危险。
  
      二人连命都不要,就为了救他们以便加入浩渺院,如今风波尽去,傻子才会丢掉这份机缘。
  
      天府内危机重重,高手众多,那两个蠢材别不是被人宰了吧?
  
      杨威倒没有担心的意思,只是少了二人的服侍,难免有些不方便,当下提起两个包裹,循着二人离去的方向寻觅。
  
      但卓沐风是蓄意逃跑,两者相差了一个多时辰,杨威又怎么可能找到,注定是无功而返。
  
      无奈之下,杨威也没办法,不可能为了找二人耽搁时间,只好独自上路,往约定的地方赶去。
  
      三天之后。
  
      杨威顺利来到了几株苍松古树生长的山崖,崖壁凸起的一端,有一处深洞。
  
      听到动静后,八道身影相继飞掠而出,为首者赫然是郑年,大笑道:“杨师弟终于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见八人齐整,杨威既松口气又有些失望,同样笑道:“师兄果然吉人天相,害我白担忧一场。”
  
      双方汇合,免不了说起各自的情况。
  
      当日郑年吓退了包金师徒后,运气不错,没有再遇上其他人,顺利驱散了毒力,又及时救下了另外八人。
  
      等问起杨威的经历,郑年突然想起了什么,左右张望,疑惑道:“陆峻天二人呢?”
  
      其余七人亦是豁然反应过来,此时方想起还有两位‘同伴’。
  
      杨威:“别提了,这二人说是去找食物,但一去不回,我也没找见,天知道发生了何事。”
  
      郑年皱起眉头:“没有任何线索吗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二人毕竟帮了他们,说是救命之恩都不为过,于情于理,郑年都不想二人出事。
  
      刘灵慧不无责怪道:“杨师兄,你也太不小心了吧,两个大活人,就在你眼皮子底下没了?”
  
      杨威:“我也不想,但事已至此,还有什么办法?”
  
      刘灵慧一脸奇怪:“陆峻天二人颇为小心,每次找食物都不敢离我们太远,以杨师兄的功力,若出现了变故,总该听到些动静才是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杨威微眯起眼睛:“刘师妹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莫非还怀疑我编谎言不成?”
  
      刘灵慧:“当时大家都不在场,我不好判断。但我只知道,一开始杨师兄便不待见陆峻天二人。”
  
      话没有明说,但意思谁都听得明白。
  
      杨威怒极反笑,指着对方:“刘灵慧,把话说清楚,别这么不阴不阳!”
  
      刘灵慧争锋相对:“大家都是明白人,有些事何必挑破。”
  
      眼见二人要发生争执,郑年大喝道:“都给我住口!先放下东西,坐下慢慢说。”当先朝古树走去。
  
      其余人摄于他的威严,不敢违逆,纷纷跟随。
  
      杨威和刘灵慧对视一眼,皆发现了对方眼中的冷芒。他们二人原本就不对付,分属于不同的阵营,一有机会便相互攻讦。
  
      在刘灵慧心里,一直觉得是自己的一番话让卓沐风拼了命,救下了所有人,无形中已经把卓沐风当成了自己的手下。
  
      感激倒也有几分,但如此气愤,更多还是因为怀疑杨威动了她的人,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。
  
      望着杨威的背影,刘灵慧暗暗决定,一定不能轻易揭过此事。
  
      一行人来到古树下,各自找了石头坐好,杨威随手放下两个大包裹,将一路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。
  
      郑年沉吟道:“这么说来,陆峻天二人真是无故失踪的?天府内的情况,我们谁也不了解,或许他们真遭遇了什么吧。”
  
      一方面,郑年不太相信杨威会如此糊涂,根本没必要动手。另一方面,他也不想因为卓沐风二人挑起内部矛盾。
  
      何况事情都发生了,死无对证,还能向杨威问罪不成?
  
      如今最好的办法,就是息事宁人,真出事了,也只能怪卓沐风二人命不好。
  
      刘灵慧在一旁不忿道:“空口白话,还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,全是一面之词。”
  
      杨威白眉抖动,断喝道:“刘灵慧,说话要讲证据,我需要对两只蝼蚁动手吗?”
  
      这话把刘灵慧问得一窒,但她怎甘心弱了气势,目光一扫,撒泼道:“或许是陆峻天二人发现了你有见不得人的秘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血口喷人的东西,我有何秘密!”
  
      “那就只能问你自己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看你是心怀叵测,存心陷害!”
  
      杨威性格暴躁,又见刘灵慧不依不饶,新仇旧恨加到了一起,怒火冲头下,说动手就动手,一掌就朝对方拍去。
  
      刘灵慧也不弱分毫,长剑拔出,一记蓝色半月剑芒斩向杨威。
  
      磅!
  
      气劲狂溢,吹得几棵数十米高的苍松古树都在摇晃。
  
      二人正欲再打,忽听施诚口中发出不可思议的大叫:“郑师兄,你快看!”
  
      众人的目光齐刷刷被吸引。郑年亦奇怪地看向施诚,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望去。
  
      原来刚才的波动撕开了布囊,有一个木盒子被掀翻,里面的药土洒了出来,可让在场所有人愕然的是,只见药土,不见药材。
  
      郑年刷的一下,闪身出现在木盒子旁边,左右看看,没有药材碎屑的痕迹,说明不是刚才毁掉的。
  
      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不禁老脸一变,连忙一挥手,以内力随意掀开了另一个木盒子。
  
      依旧只有药土,没有药材。
  
      第三个,第四个,第五个……
  
      砰砰砰……
  
      郑年不断挥手,到后面速度越来越快,也越来越不耐烦,一股隐隐压抑的滔天怒火令他的背影看起来极为骇人,好像要毁灭一切。
  
      而其余八人此时根本没有理会,因为全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瞠目结舌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  
      星级药材不见了,两大包裹的星级药材不见了!
  
      倒是在最后掀开的几个木盒子里,出现了几株,但放置在满目只剩药土的盒堆里,反倒像是无声的嘲笑,令九位浩渺院长老脸色铁青。
  
      郑年豁然转头,如同暴怒的雄狮般,指着杨威腰间别着的木盒子,一字一句咬牙道:“打,开!”
  
      杨威从头到尾都是懵逼的,脑子空白,闻言下意识解下木盒子,紧张忐忑地慢慢掀开盒盖子,入目的场景令他如遭雷击,脸色苍白,脚步踉跄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连风荷密罗都不见了!
  
      杨威嘴唇颤抖,心情震惊,慌乱而又迷茫,喃喃道:“这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药材怎么会不见的?”
  
      抬起头,情绪还未稳定下来,却见另外八人正脸色阴沉地望着自己,那目光中的意味令他不寒而栗。
  
      刘灵慧原本憋怒的情绪,在见到满堆只剩药土的木盒后,顿时找到了发泄口,指着杨威大声冷笑:“药材怎么没的,你不问问自己,问我们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杨威怒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没拿过!”
  
      刘灵慧哦了一声:“在遭遇包金之前,药材还好好的,现在却不见了,中间唯一的过渡人就是你。
  
      方才你自己也说了,一路平安,没有遭到任何人的威胁,既然如此,药材是怎么没的,自己飞走的吗?”
  
      杨威想要反驳,可愣是反驳不出什么,他自己也搞不懂啊,那天晚上检查的时候还好好的,怎么说没就没了呢?
  
      这事透着诡异,杨威只能叫道:“我说没拿就是没拿,必然另有其人!”
  
      刘灵慧呵呵一笑:“姓杨的,你还真是够要脸的!你自己都说了,一路上没人靠近,莫非是陆峻天二人拿的?
  
      你是不是想说,他们趁你不注意,偷偷盗走了药材远走高飞?
  
      你是把我们所有人当傻子吗?陆峻天二人加起来打不过你一只手,他们居然能在你的看护下,神不知鬼不觉拿走药材,厉害,真厉害!”
  
      原本杨威还真想推给卓沐风二人,被刘灵慧一堵,顿时说不出话来。
  
      这事他自己都不信,从头到尾,两个包裹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,凭卓沐风二人怎么可能。
  
      刘灵慧转头对着脸色阴沉的郑年抱拳,大声道:“师兄,真相已经很清楚了。
  
      之前我就怀疑,陆峻天二人怎会无缘无故突遭不测,依我看,八成就是杨威下的手!定是陆峻天二人撞破了他的图谋,遂被他杀人灭口。
  
      这几日,所有药材都在杨威手中,他有充分的时间和机会!”
  
      见郑年没有反驳,眼眸更加深沉,杨威慌了,大叫道:“不是我,若真是我下的手,我又何必上赶着回来,送死吗?”
  
      刘灵慧:“这正是你的狡猾之处。若你不回来,事情解释不清楚,门派迟早会找上你,所以你将计就计。
  
      先前你借故对我出手,真是因为愤怒吗?不见得吧,我看你就是想转移注意力。等架一打,大家都没了心情,时间一拖,届时就算发现药材失窃,你也可以推脱到其他人头上。”
  
      杨威气得额头青筋直冒,嘴唇颤抖,指着刘灵慧:“一派胡言!”
  
      这时,沉默的郑年终于发话了:“杨师弟,每个人都有犯糊涂的时候,重要的是知错能改。这里都是自己人,只要你坦白交代,师兄可以承诺,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。”
  
      杨威悲愤欲绝:“师兄,我真的没做过,若是不信,等出去后,令元师兄对我施展移魂大法即可。”
  
      他口中的元师兄,正是浩渺院的幻术第一高手。
  
      施诚不轻不重道:“元师兄与杨师兄同出一系,何况谁不知道,杨师兄对幻术的抵受力极佳,怕是结果不能让人信服啊。”
  
      杨威浑身发冷,看着面目最慈善的施诚,还有另几位虎视眈眈,对自己呈包围之势的同伴,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
  
      郑年:“师弟,既然你不承认,我也没办法,大家同出一门,我也不好对你相逼过甚。
  
      但从现在开始,到离开天府,我必须封住你的功力,到时交给门派,由院主亲自裁决,你可答应?”
  
      其实在郑年心中,并不相信杨威会做这种事,风险太大,而且整件事还有一些无法解释的疑点。
  
      比如为何还有几个木盒子有药材?
  
      可现在杨威最有嫌疑,这种情况下,他实在不好偏袒。
  
      望着郑年饱含深意的眼神,杨威心中稍定,深知自己无法抵抗,也抵抗不了,惨然笑道:“清者自清,我没什么可说的,一切听师兄安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