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二十二章 陆小子,够义气

第二百二十二章 陆小子,够义气

    卓沐风回头看去,发现远处的大树位置不动,却有股股烟雾冒起,九位长老全都惊得站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刘灵慧更是一剑劈向天空,剑光斩碎了头顶的诸多落叶,震得空气浮起透明涟漪。
  
      胡莱随之停步,转身见到这一幕,讶然道:“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:“估计是陷入了阵法。”
  
      胡莱听得浑身一震。
  
      此刻除了刘灵慧,其余八位长老亦是朝头顶发招,内力炸得长空轰鸣,明明什么都没有,依旧疯狂出手,看起来像是中了魔障般。
  
      胡莱拍拍胸口,后怕不已:“老大,幸亏我们走得快,否则岂不是跟着遭殃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,胡莱忽然瞪大眼睛。
  
      先前卓沐风如此匆忙的举动早就让他心生疑惑了,据他所知,这位老大可不是殷勤的主,现在又发生这事,让他不多想都难。
  
      胡莱颤声道:“老大,这,这该不会是你的手笔吧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白他一眼:“如果有这手段,我还需要委屈自己吗?”
  
      说的也是,卓沐风才几岁,何况也不是什么阵法天才。
  
      见九位长老的情况越发危急,胡莱焦急道:“我们快走吧,万一他们撑不住,动手之人很可能找上我们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:“暂时没问题,郑年他们不是吃素的。”
  
      他之所以停步不走,当然不是想救浩渺院长老,而是眼馋他们手中的星级药材,尤其是那株风荷密罗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很清楚,凭自己如今的实力,想得到三星药材很困难。
  
      采摘风荷密罗能碰到变异鳄鱼,谁敢说采摘其他三星药材,就不会碰到另外的阻碍?
  
      眼前的局面分明是两强相争,可谓千载难逢,若是运用得好,自己未必不能从中得利。问题是,他该怎么动手?
  
      眯着眼睛想了许久,卓沐风咬了咬牙,饿死胆小的,撑死胆大的,既然有一定的把握,不如就拼一拼好了,拔出一星宝剑,对着胡莱道:“随我去救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,老大我没听错吧?”
  
      胡莱傻眼。
  
      人家九位长老都自保不暇,凭他们的能力如何去救人?最关键的是,那九人对他们是什么态度又不是不知道,纯粹是利用他们,死了才好。
  
      卓老大怎么回事,难不成善心发作,可横看竖看都不像啊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:“长老们毕竟也算保护了我们,做人要有知恩图报之心,别磨蹭了。”
  
      见胡莱还是满脸抗拒,心知对方害怕危险,卓沐风也不勉强,自顾自冲向了树林。
  
      经历了松泉山庄之事后,卓沐风专门研究过阵法,早已不是过去的小白。
  
      普通阵法,只需摆出阵列,便能自发生效。
  
      但越是强大的阵法,反而需要布阵之人随时操控,如此才能发挥威力。
  
      能困住郑年九人,加上暗中之人没有现身,足以证明对方正在操控阵法,无暇对付自己。
  
      这岂不是好机会?
  
      对于身在阵中的人来说,阵法玄妙难以窥测,但如果是阵法之外的人,只要稍稍破坏阵型,就会影响阵法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对方利用阵法困住九位长老,证明本身的实力不够强,自己完全可以好好利用,从中牟利!
  
      虽然很危险,但他自认把握超过七成,值得一试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几个纵跳,毫不废话,一剑就对着此前确认的翻新过的树干砍去。
  
      “小贼尔敢!”
  
      耳中传来一道愤怒至极的吼声。
  
      砰!
  
      一股反震之力从树干涌向卓沐风,令卓沐风后退了半步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置之不理,其实以他的实力,全力以赴的话砍断树干不难,但他故意有所保留,只斩出几道刻痕。
  
      若是一下子破掉阵法,九位长老固然得救了,但他也别想得到星级药材,唯有双方狗咬狗,斗得两败俱伤才好。
  
      就在卓沐风动手的同时,被困阵中,疯狂挣扎的九人突然目光一亮,只因移动的大树有片刻的凝滞,他们发现了正做劈砍状的卓沐风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大喊道:“九位长老,我来救你们了!”
  
      眨眼间,幻象散去,声音却传入了九人的耳中。
  
      施诚疑惑道:“刚才是陆峻天吗?他好像说要救我们,莫非是幻觉?”
  
      郑年老眼深邃,摇头道:“绝非幻觉,你们没发现吗,方才阵法出现了片刻的凌乱,必然是有人在外动手。
  
      这个陆小子,没想到如此讲义气,倒是小看他了!诸位,我们再撑一段时间,只待阵法一破,姓包的老贼便奈何不了我们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先前就有所怀疑,再听到郑年的话,俱是大喜,好像连为了抵抗毒力而损耗过巨的内力都有所恢复。
  
      随着阵法再度凝滞,又出现了卓沐风的身影,大叫道:“九位长老,你们还好吗?听得到陆某的话吗?”
  
      施诚连忙响应:“峻天,再加把劲,不要留力!”
  
      刘灵慧:“陆大侠,我们没看错你,这次你救了我们,我们必有厚报!”
  
      就连杨威都亲切喊了声陆公子,不断用语言鼓舞。
  
      九位大佬恐怕想不到,有一天自己居然会向一位不屑放在眼里的小人物求救,可生死攸关,面子算什么,先脱困再说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一边作势狂砍,其实就是轻轻削树干,不断试探力量的大小对阵法的影响,免得真把九人救出来。
  
      一边正气浩然道:“一路上承蒙九位长老的照顾,刘长老更是答应让陆某加入浩渺院,陆某无以为报,就算死,也要救出你们!”
  
      他的身影再度消失。
  
      阵中的八人却齐刷刷看向了刘灵慧。
  
      刘灵慧有些懵逼,想了想,这才苦笑道:“当时见这小子勤快,其实就随口说了一句。”
  
      郑年八人懂了,皆有些无语。
  
      他们原本还有些疑惑,卓沐风怎会不顾危险来救他们,其中是不是有诈?说什么照顾有加,九人心里一清二楚,根本没有的事。
  
      敢情真相是这样。
  
      姓陆的小子八成把刘师妹的空头支票当真了,于是乎见他们陷入险境,立刻不顾一切前来相救。
  
      想想也是,以对方的层次,听说能加入高高在上的浩渺院,还不得削尖脑袋往空子里钻啊。
  
      杨威突然皱眉道:“不对吧,这小子看起来有些奸诈,能这么轻易相信刘师妹的话?”
  
      施诚反驳道:“杨师兄此言差矣,你的层次太高了,不妨站在陆峻天的角度想问题。
  
      在他眼里,刘师妹无疑是江湖中的顶级人物,这样的人物,又出身浩渺院,岂会信口开河?
  
      再者,他在此刻故意说出此事,分明就是为了提醒我们不要忘记。这小子确实奸诈,但他的奸诈,与杨师兄理解的恐怕不同。”
  
      郑年沉吟片刻:“施师弟言之有理。”
  
      刘明慧颇为无奈:“这次若真能得救,恐怕还真要扶一扶这小子。”
  
      施诚的话提醒了她,女人都是要形象的,她堂堂浩渺院长老,可不能让人觉得她信口开河。
  
      另一名长老笑道:“左右一个小人物而已,真能帮我们,让他加入也是小事一桩。”
  
      阵法之外,卓沐风一剑剑地砍下去。
  
      方才他惊觉郑年等人看见了自己,为了效果逼真,这厮直接运功把自己逼得满头汗水,气喘吁吁。
  
      郑年等人见之,虽然深恼他武功差劲,但面上还是含笑鼓励,大叫峻天辛苦了,再接再厉云云,自己亦疯狂攻击。
  
      心中则惊疑阵法的厉害,不愧是包金老贼的成名毒阵,连破坏起来都那么困难。
  
      躲在远处偷看的胡莱则是傻眼不已。
  
      那到底是什么树哇,铁做的吗?瞧卓老大那么费劲的样子,莫非加持了阵法之力,变得刀枪不入了?
  
      别说其他人,就连身在远处高坡后的丛林,不断运功操控阵法的包金自己都看呆了,旋即一阵狂喜。
  
      看来这小子必是第一批进入天府的幸运儿,否则凭此人的实力,外面那么多拦截者,他连天府的空气都别想闻一口。
  
      “都给老夫用尽全力,只要弄死阵法里的九人,外面的小贼不值一提。”
  
      包金对着身后一男一女两名弟子喝道。
  
      二人满头汗水,累得够呛,但还是疯狂往包金体内灌输功力,最后经由包金之手,涌入他双腿前的阵盘之内。
  
      阵盘发出微弱但持久的光芒,一缕缕力量透过阵盘上的透明丝线,连接了被翻新的大树的根部,遥遥令大阵运转。
  
      见没有人阻止,胡莱的胆子也大了起来,心说可不能让卓老大专美于前,于是也跑了过来,气势汹汹道:“老大,我来帮你!”作势欲击打大树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心头一跳,胡莱的武功不高,但真刀真枪的话,树干迟早会被他劈翻,忙喝道:“你有没有脑子!给我戒备四周,万一有人偷袭,给我拖延时间!”
  
      胡莱愣了愣,好像是这个道理,而且接触到卓沐风杀人般的眼神,他也不敢不听,于是便乖乖退到一旁,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。
  
      九位长老虽然实力深厚,其中几人更是天星榜和地灵榜高手,但也架不住无穷无尽的毒药攻势。
  
      尤其施放者,还是二十年前就在天毒门内部属于拔尖之流的包金。
  
      小半个时辰后,陆续有几名长老瘫倒在地,他们已经连续服下了几粒解毒丹,但如何挡得住天毒门的毒力?
  
      郑年等人也是摇摇欲坠。
  
      一名长老朝外连扔暗器,咣的一声,移动的大树不摇分毫。落在外人眼里,其实他是扔到了上空,波动震荡着大阵,转瞬消失。
  
      杨威怒吼:“姓陆的是不是在装模作样,到现在都没成功?”
  
      话音刚落,就见大树的移动越来越僵滞,有那么一瞬间,几乎趋近于定格,毒雾也停止了扩散。
  
      郑年大喜:“快冲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