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一十九章 入天府

第二百一十九章 入天府

    “休走!”
  
      距离氤氲光波还有十几米距离,左右两面又有一些武者前仆后继,鼓动全身气劲扑上来。
  
      但最大的威胁还是来自于后方。
  
      一名星桥境高手张口断喝的同时,挥舞手中的铁棍,内力朝四周散发,形成了一道菱形图案,忽又凝聚成一束,猛地激射向卓沐风,力贯千钧,照亮黑夜。
  
      “伏蛟棍法!”
  
      感受到强劲的空气动荡,不禁回头的胡莱面色惨白,望着灰色棍影,想要闪避却力不从心,浑身都被棍劲压制,只能闭目等死。
  
      关键时刻,又是卓沐风一把抓住他的肩膀,带着他凌空上移了三尺。
  
      咣!
  
      灰色棍影从二人原先的位置斜冲而过,将三丈外的一株三人合抱的大树撞成了十几段,雄浑的力量仍未耗尽,哗哗震落了附近的大片树枝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和胡莱终究受到了波及,护体内力遭受冲击之下,喉咙一甜,一口血箭喷了出去,摇晃着跌落在地上。
  
      胡莱惨叫:“老大!”
  
      原来就在这时,前方的诸多真炁境武者杀到了,或许他们的个人攻击力不及后方的星桥境高手,但人多势众,气劲如滚滚溪流盖来,杀伤力只会更恐怖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没想到计划到了这一步,局面还能如此险恶。可想而知若是一人闯关,必是百死无生!
  
      但现在他已经走到了悬崖边,除了进入天府外,别无他途。
  
      唯有拼命!
  
      功力提升到此生未有的极限,卓沐风张口发出宛如苍龙般的长啸声,声波带着独特的频率,震荡四面八方。
  
      但凡五丈之内的真炁境武者,皆是耳膜刺痛,头脑空白,浑身像是被无数小蛇般的力量侵袭。
  
      哪怕后方的星桥境高手,都出现了片刻的呆滞。
  
      就是这片刻!
  
      “冲!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大吼一声,右手插剑入鞘,再度拔剑,原来腰间还别着第二把剑。双剑一收一放,快到只出现了一声清脆铿鸣。
  
      剑光宛如一池秋水,刹那照亮昏黄的黑夜,光芒之盛,竟短暂压制了地上熊熊燃烧的烈焰,也令黑夜平添三分森冷。
  
      左后两方的真炁境武者,因为一时不适应,只觉得双目刺痛,差点被晃得睁不开眼睛。
  
      身旁的胡莱也是骇然变色,但求生的本能让他拼命往前奔跑,随着卓沐风一同迈向或生或死的未来。
  
      手握倚天剑的同时,卓沐风已然全力使出了大须弥剑式。
  
      森白的剑影仿佛比之前长了三分,也密了三分,一路而过,宛如弋麦子一般,卓沐风几乎感觉不到阻力,但剑下的鲜血已如乱珠蹦银瓶般溅开,还伴有金属交击之后的磕断声。
  
      眨眼之间,靠着龙吟气的震慑,辅以倚天剑的杀伤,卓沐风艰难从人堆里杀出一条血路,距离氤氲光波仅剩数米之遥。
  
      “给我留下!”
  
      那名使棍的星桥境高手勃然大怒,万万想不到亲自出手,还是被卓沐风走到了这一步,双手握棍,菱形的灰色气劲聚散合一,化成一束光芒迅速射出。
  
      咣的一声!
  
      两旁本就受伤的真炁境武者,顿时臂断腿折,被砸得横七竖八,灰色棍力速度不减,疾快地逼近功力耗尽的卓沐风。
  
      胡莱张口大叫,双手紧抓着卓沐风的手不肯放松。
  
      二人全靠卓沐风之前的冲势前行,已无力抵抗,胡莱甚至感觉到了那股狂暴的力量,即将贯穿他的胸口。
  
      有生以来,死亡第一次如此接近他。
  
      两块密匙发出的光芒,突然笼罩了他与卓沐风。
  
      下一刻。
  
      二人进入了一片令人头晕目眩的迷离之地,身后仿佛响起了气劲碰撞的剧烈声响,但身体却没有受伤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听到身旁的大口喘气声,过了许久,胡莱才从死亡的恐惧中清醒过来。
  
      双手依旧抓着某人的手臂,抬头却只有满眼的氤氲之气,试着叫道:“老大,老大你在哪里,别吓老胡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乱叫什么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胡莱终于长出了一口气,颤声问道:“老大,我们这是在哪里啊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自己猜得出,还要问我吗?”
  
      胡莱自然猜到了答案,可他依旧不敢相信,满眼的氤氲之气,告诉他来到了武林人人梦寐以求的天府。
  
      见识到天府外残酷的竞争和抢夺,胡莱早就死了这份心。他很清楚,普通人即便得到密匙,也根本进不来。
  
      但是现在,他如愿以偿了,完成了大部分人压根不敢想象的梦想,一时间竟有些迷茫和迟疑。
  
      直到卓沐风呵斥了一声,才将他唤醒。
  
      手掌摊开,两枚天府密匙散发出莹莹光辉,不似外边般强烈,但也驱散了二人周身的光波,自发照亮了前路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将其中一枚递给正呆呆看着他的胡莱,自己握住一枚,插剑入鞘,朝前方走去。他虽然受了伤,但是并不重,不会影响行动。
  
      胡莱急忙跟上,以不可思议的语气道:“老大,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,太厉害了!你是如何得知萧家五兄弟背叛我们的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循着密匙指引的光芒前进,不答反问:“之前,你是不是恨不得杀了我?”
  
      胡莱想也不想,慌忙否认:“没有的事!我老胡杀谁也不会杀老大你啊,老大,我服了,我真的服了,您太牛了!”
  
      他当然不会傻到承认,刚才是一回事,现在是另一回事。胡莱哪里不清楚,前几日的卓沐风分明是在做戏。
  
      让人惊叹的是,就在他们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,这位不声不响,利用萧家五兄弟反将一军,突出了重围,不服都不行。
  
      何况之前那么危险的情况下,卓沐风也没有抛下他,更令胡莱心中感动,竟隐隐生出了几分真正的亲切。
  
      可以说,现在他对卓沐风是真正服气了,栽在此人手中不冤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横了对方一眼,没有任何回答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初到此地,他就发现一位抢到密匙的拦截者并没有进入天府,当时就引起了他的怀疑。后来经过多番观察,他心中已有了猜测。
  
      那些拦截者头戴纱帽,不想暴露身份,要么是怕结仇,要么就是本身有些知名度,所以只能隐藏面目。
  
      天府出世那么重大的事,各大顶级势力,超一流势力等,除了提前搜集密匙外,难道就没有抢夺的想法吗?
  
      卓沐风从不相信所谓的名门正派,真的都是一群道德君子,就算是有,也绝对不会是全部。
  
      名门正派固然拉不下脸做出这种事,但暗中派人却并非不可能。在卓沐风看来,那位夺了密匙却不进天府的拦截者,八成就是身后有人。
  
      按照这个思路,有人暗中勾结拦截者,组织一大票人突围,然后里应外合的事,也就不难想象了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这也只是猜测。
  
      但是后来通过反追踪手段,卓沐风发现有人跟踪自己,几次试探,对方都没有露出杀意,更加让他确定了某些想法。
  
      之后独闯出入口,便是卓沐风最大的试探,果然钓到了萧十郎。
  
      再然后,一切都顺理成章了。
  
      从某种角度看,卓沐风还得感谢萧家五兄弟,虽然不是他机警,可能已经死在了对方的阴谋中。
  
      得不到答案的胡莱正独自郁闷,就听卓沐风突然问道:“之前听你喊出了伏蛟棍法,那套棍法有何来历?”
  
      胡莱怔了怔,此时不敢有任何脾气,连忙答道:“那是暗龙帮的绝学。”
  
      暗龙帮,东周三帮之一。
  
      同样是顶级势力,该帮的历史长达三百多年,论底蕴之深厚,仅逊色圣地级势力。虽然如今有些衰退的趋势,但仍没有任何顶级势力敢小觑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:“这么说来,那人是暗龙帮的人?”
  
      胡莱想了想:“老大有所不知,暗龙帮传承多年,很多武学难免会有遗失和流落。
  
      加上数十年前,出现过一次大分裂,不少高手叛帮而出,对暗龙帮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损失。如今江湖中,不乏一些人从其他渠道学到暗龙帮的武功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伏蛟棍法乃是四星武学,那个人的身份确实很可疑。”
  
      胡莱观察着卓沐风,见他又没声音了,终究忍不住舔着脸问:“老大,我的亲老大,您就说说,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呗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:“我需要向你交代什么吗?”
  
      胡莱连忙摆手:“不需要,不需要!”
  
      搁在之前,他怕是要发几句牢骚。
  
      可是现在,卓沐风的武功和心机,还有屡次的救命大恩,彻底压服了胡莱,令他不敢有任何怨言。
  
      胡莱自己都没发现,他已经越来越习惯听从某人的话了。
  
      二人静静地走在氤氲光波中,循着密匙的光芒指引,走了大约半个多时辰,眼前豁然开阔。
  
      就见氤氲光波骤然散去,出现在眼前的,乃是一片山清水秀的世界,飞鸟成群,溪流分合,空气透着异常的清新。
  
      二人怀着好奇和期待,探秘这个传说之地。
  
      走了没多久,胡莱突然指着不远处山壁上的一株翠玉色藤蔓,叫道:“老大,是清风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