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一十章 决定

第二百一十章 决定

    巫冠廷本以为事情已经尘埃落定,正松了口气,没想到最后关头,自己的女儿跳了出来,还拿出了天府密匙。
  
      不禁面色一愕,问道:“你从哪里得来的?”
  
      巫媛媛:“这个爹就不要问了,反正女儿没有违背盟规,没有杀人放火。既然密匙是女儿所得,那么女儿也该得到一个名额吧。”
  
      一群大佬,全都目光火热地盯着玉掌上的黑色钥匙。
  
      巫冠廷劝道:“媛丫头,天府实在太危险,你还是将密匙交给叔伯们,大不了这次的收获,额外给你多加一成。”
  
      十大堂主之一的于天赐未抽中名额,也笑道:“盟主言之有理,小姐你涉世不深,还是交给我们处理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,江湖争夺尔虞我诈,小姐还不满十八,沾之不利于身心的健康发展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打打杀杀的事,让我们这些老爷们去做吧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你一言,我一语,都想争这仅剩的天府密匙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笑笑不说话,但满是鄙夷的目光却扫了在场众人一圈,生生看得这群大佬们面红耳赤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:“多谢诸位叔伯的好意,不过媛媛还是想自己去。爹,你不要再劝了,除非你动用盟主大权,强行剥夺我的私人物件,届时我倒要看看,江湖人会怎么说。”
  
      天府数十年才出世一次,人生有几个数十年?她傻了才会把机会让给别人。
  
      何况不是她不信任这群叔伯。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如果真在天府得到了绝世药材,他们真会交给盟内吗?
  
      不见得。
  
      自己去,正好可以起到监督的作用。他们再大胆,总不至于对自己不利吧。
  
      巫冠廷还想说什么,听到巫媛媛的话,居然拿三江盟来压他,生生气笑了:“你真是我的好女儿!”
  
      巫媛媛:“都是爹教得好。”
  
      巫冠廷俊脸抽搐,一口气憋在胸口,指了指女儿,最后用力一甩袖,直接走人了。
  
      众位大佬也是哭笑不得,这个千金大小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,如今连盟主都敢当面硬怼,不过作为旁观者,倒是看得挺过瘾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对着六位取得名额的使者和堂主道:“这次去,有劳六位叔伯保护我的安全了。”
  
      六人齐齐无语,你大小姐不是很厉害吗,合着还是要赖住我们,面上却笑道:“大小姐哪里的话。”
  
      见夺得最后一枚密匙的希望也落空,名额确定,未抽中的人再不甘也只能各自散去。
  
      六位高手外加巫媛媛则凑在一起,到了另一处小院商量此去的各种事宜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与华为峰,蓝翔走在一路,试探问道:“大哥,天府内的星级药材真的满地都是吗?”
  
      华为峰:“满地都是太夸张了,但我看过盟内的记载,里面的星级药材确实很多,连三星药材都不少。”面露神往之色。
  
      蓝翔却摇头道:“机缘虽大,但也要有本事拿才行。世人只知天府能改变命运,但对其中的危险又知道多少?
  
      的确有个别一些人从中脱胎换骨,但更多的人,却是客死异乡,成了天府土壤中的肥料。我们三江盟能得到密匙,其他的顶级势力,乃至圣地级势力会少吗?
  
      恐怕到时的天府,必定是血雨腥风,杀戮连连,我现在很担心师妹七人的安全啊。”
  
      这番话说得华为峰也跟着担忧起来,无奈道:“师傅怕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些,但师妹更奸猾,故意当众亮出密匙,令师傅连转圜的余地都没有。”
  
      二人想起刚才的事,俱是苦笑不已,没有发现一旁的卓沐风正闪烁着目光。
  
      身怀半块密匙,卓沐风对天府当然有渴望,但蓝翔的话也提醒了他,机遇往往是与危险并存的。
  
      以他的身份,若是三江盟派出的人从天府归来,得到的机缘中,会不会有他的一份?
  
      也许有,但这种白食可不好吃。
  
      这些天卓沐风能明显感觉到,盟中的一些中高层,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异样,态度也是能避则避,不能避最多点个头,这是一种无声的疏远和轻视。
  
      何况万一巫冠廷碍于压力,暂时不给自己分配资源呢?
  
      毕竟现在的自己,还远远未达到突破星桥境的条件。
  
      至于将密匙交给三江盟,也不可取,因为胡莱那边容易出乱子。最主要的是,以卓沐风的个性,不可能因为想象中的危险,就把主动权让出。
  
      甚至他都不敢让三江盟知道此事,否则必定会遭遇阻挠。
  
      怀着满腔心事,卓沐风都不知道是何时走回墨竹帮的。
  
      一回到房间,忽觉背后有异,心惊之下并不回头,张手朝后轻探,偷袭者的手臂却忽然拐个弯,从斜侧猛拍卓沐风。
  
      但卓沐风像是脑后长眼,随之而变,且更快一步拦截在半路,化掌为拳,重重朝侧一捣。
  
      砰的一声。
  
      偷袭者摔到了床上,痛呼道:“卓老大,功力见长啊。”
  
      声音有些熟悉,卓沐风慢悠悠转过身,看着从床上站起来,面孔陌生不断甩手的汉子:“老胡,你是不是皮痒了?”
  
      汉子骂咧咧道:“跟你开个玩笑而已,你未免太当真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来者正是胡莱,不过脸上又化了一个妆,与之前的样貌大相径庭。
  
      开个玩笑?
  
      卓沐风暗暗冷笑。
  
      他可看不出丝毫开玩笑的意思,就凭对方刚才那一击,要不是自己反应快,此刻只怕已经倒在地上了。
  
      他倒是忽略了,一枚密匙,只能容一人进入天府。而自己和胡莱各占半枚。
  
      见卓沐风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,胡莱退后几步,惊道:“卓老大,你可别乱来,老胡我的钥匙不在身上,你敢对我不利,一辈子都别想得到,不信你就试试看。”
  
      他来此之前,自然是做了充分的准备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笑了笑:“你想多了,卓某为人堂堂正正,岂会对自己的朋友不利?”
  
      胡莱呵呵一笑,表达不屑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忽问道:“你不是被颂雅乐府扣押了吗,怎么会来这里?”
  
      胡莱傲然:“笑话,那群娘们也想留住大爷我,之前不过是故意找个由头,待在里面陪她们玩玩罢了,大爷想走,还不是轻而易举。”
  
      话锋一转,严肃道:“我没空跟你废话,听说天府出世了,事不宜迟,我们必须赶去,否则去得晚了,怕是想进去都难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摊摊手:“你我只有一枚密匙,是你进去,还是我进去?”
  
      胡莱:“所以我们才要立刻行动,先赶去梅涧镇,想办法抢一枚过来。这种事在历届都很常见。
  
      当然,现在的梅涧镇卧虎藏龙,一定危险极了,天府内也是步步危机。你卓大爷如今是三江盟的大少,前途无量,这种搏命的事,不如就别掺和了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本卓沐风还犹豫着要不要去天府,但胡莱双目中的火热,却意外促使他下了决定。
  
      连这家伙都不怕,自己怕什么?
  
      常人无法得见的密匙,偏偏有半枚落在自己手中,谁能说不是天意,要想迅速在三江盟和天爪之间立足脚跟,就不该放弃任何机缘。
  
      最糟糕的结果,真要在天府出事,大不了去找巫媛媛好了,怎么也能得到一份庇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