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零七章 妹妹对我误会甚深

第二百零七章 妹妹对我误会甚深

    伍思杰的一股火正堵在胸腔,就见巫冠廷带着卓沐风走了过来,叹道:“思杰兄,小儿下手无度,还请你不要见怪。等到回去后,我一定好好教训他。”
  
      伍思杰看了一眼过去扶柯俊侠的江绍,讥笑道:“何必等到回去后,在这里就可以教训。”
  
      巫冠廷:“总要顾及孩子的面子嘛。”
  
      面子你妹啊!
  
      伍思杰恨恨咬牙,心想你怕是恨不得好好夸赞一番吧。
  
      不过比武之事是双方同意的,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,柯俊侠出手没有留情,落到这个局面,他还能说什么,只怪柯俊侠自己不争气。
  
      伍思杰皮笑肉不笑:“今日恰好路过姑苏城,遂来找冠廷兄聊聊。事已至此,伍某不便久留,不过还是提醒冠廷兄,小心被人所骗。半路夫妻尚且不可靠,又何况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卧槽,都到了这地步,还不忘给老子上眼药!
  
      卓沐风忍不住发怒。
  
      他就奇怪了,这个伍思杰好歹也是江湖大鳄,吃饱了没事干找他麻烦,还是说,其中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内情?
  
      巫冠廷淡淡道:“思杰兄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,听说你在中山收了七个弟子,合称中山七匹狼,小心被狼崽反咬一口。”
  
      伍思杰冷哼一声,打算拂衣而去,卓沐风大声提醒道:“伍城主,说好的秘籍就不用给了,大家都是朋友,别伤了和气。”
  
      伍思杰身体微僵,气得嘴唇发颤。
  
      刚才盛怒之下,他竟然忘了这一茬。
  
      现在被卓沐风拿话一堵,心中憋得慌,很想动手杀人,深吸一口气,咬牙道:“伍某一诺千金,从不食言。江绍,你陪你师弟留下,背完两门武学再走。”
  
      刷的一声。
  
      自己已飞掠横空,很快便失去了踪影,只留下两个脸色难看的徒弟。
  
      江绍和柯俊侠当然不敢弄虚作假,背出假的秘籍给三江盟。三江盟多的是高手,辨别三星武学真假的眼力还是有的。
  
      背完之后,二人也灰溜溜地离开了。
  
      两门秘籍自然给了卓沐风,卓沐风看过之后,又交给华为峰,说自己的就是三江盟的,惹来巫媛媛鄙夷的目光。
  
      还是在八角亭内,巫冠廷忽然看着卓沐风,语重心长道:“沐风,之前一战,你应该明白不同品级的武学,差距有多大了吧。
  
      都是自己人,也就不说假话了,若柯俊侠稳扎稳打,必然轻易胜你。此次受辱之后,只怕他不会善罢甘休,迟早还会来找你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:“孩儿必勤学苦练,让他永远没有打败我的机会。”
  
      巫冠廷:“很有志气,不过也要讲究方法,沐风,那日我让峰儿带你去藏书楼,你可有中意的武学?”
  
      今日见识了卓沐风的战斗天赋,巫冠廷不忍他荒废,终于忍不住亲口提醒他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心中一动。
  
      对方既然说出这话,代表那日他翻书的举动落在了别人眼里,报告给了巫冠廷。又或者,巫冠廷就在楼上?
  
      幸好当时自己没有轻举妄动。
  
      心中闪过想法,卓沐风面上不显:“不瞒义父,孩儿确实看中了几门,目前已打算修炼。”
  
      巫冠廷将信将疑。
  
      那天囫囵吞枣般翻看,能记住几个字?不过卓沐风有意向就好,反正自己又不限制他进入藏书楼的次数。
  
      点点头,又鼓励了几句,便让三人退下。
  
      等到三人离开,巫冠廷手指轻敲着石桌面,小声嘀咕道:“姓伍的今日前来,其真实目的到底为何?”
  
      思虑片刻,手指定格,他眼中忽然闪过一道骇人的寒芒,整个凉亭似都在瞬间变冷了几分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沐风,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。”
  
      离开凉亭后,三人并未立刻分开,华为峰重重地擂了卓沐风胸口一拳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摇摇头,淡定道:“侥幸而已,谁想到姓柯的那么不经打,还没用力,他就倒下了。”
  
      华为峰看了看卓沐风破烂的衣衫和体表的血痕,咳嗽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更是毫不留情地嘲讽道:“要脸吗?明明被人追得屁滚尿流,也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,被你逮住了机会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面色一整:“好妹妹,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。”
  
      巫媛媛一脸怒容,停下脚步,恶狠狠瞪着卓沐风:“我警告你,不许那样叫我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疑惑道:“我又说错了什么?大家都是一家人,我不叫你妹妹叫什么,媛媛?媛妹妹?小妹?”
  
      巫媛媛咬牙切齿道:“叫我的名字!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摇头:“那样多生分,外人听了还以为你我多疏远呢。”
  
      老娘从来没和你亲近过!
  
      一想到亲近二字,巫媛媛脑中又浮现出那不堪的一幕,脸红如血,铿的拔剑出鞘,直接斩向卓沐风。
  
      幸亏被两根手指及时夹住,华为峰喝道:“师妹,你疯了不成!”
  
      巫媛媛叫道:“让开,我要杀了这个无耻淫贼!”
  
      华为峰愣了愣,看看卓沐风,又看看巫媛媛,疑惑道:“什么淫贼?师妹此话何意,莫非你们二人之间,发生过我不知道的事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暗叫不妙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也反应过来了,立马改口道:“此人语带轻薄,借着爹的关系,多次口头戏弄于我,这不是淫贼是什么?师兄你让开!”
  
      华为峰仔细观察着师妹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见其不似作伪,加上这个师妹从小高傲泼辣,确实是容不得沙子的性格,但他仍觉得不正常,心存狐疑,准备再试探一下。
  
      另一边的卓沐风,却在此时怒道:“借口,你这心胸狭隘的女人,分明是因为上次松泉山庄的事,对我心存偏见!”
  
      华为峰捕捉到重要信息:“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气道:“问问你的好师妹!当时情况紧急,我只好背着她逃跑,结果她怀疑我是存心占她便宜,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!”
  
      巫媛媛眼珠子一转,大叫:“你骂谁呢?是你自己不规矩在先,还有理了?”
  
      二人又开始吵起来,吵得华为峰脑袋都大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他仔细一回想,卓沐风救了师妹两次。第一次之后,师妹还多次回报卓沐风,后来在惊神岛,更是处处关心卓沐风的安危。
  
      到了第二次,师妹才一改态度,看来确实是松泉山庄的事惹出的麻烦。
  
      华为峰颇为无语,横在二人中间,一脸无奈地看着巫媛媛:“师妹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事急从权,沐风也是为了你的安危着想,不要瞎胡闹。”
  
      我瞎胡闹?
  
      巫媛媛简直气得牙齿打哆嗦,偏偏有苦难言,总不能说出真相吧,满带杀气地看了卓沐风一眼,冷哼一声,掉头而去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苦笑道:“看来妹妹对我误会甚深呐。”
  
      华为峰也叹口气,只能劝慰道:“别往心里去,师妹就这个坏脾气,相信以后她会对你改观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