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二百零六章 一唱一和

第二百零六章 一唱一和

    从柯俊侠准备施展第二次剑爆罡门,到卓沐风闪避后退,再突然前冲,说起来话长,其实就是几次眨眼的功夫。
  
      紫色内力逸散出的气劲疯狂宣泄,不断撞击在卓沐风身上,恍若河浪澎湃,试图冲垮他奋力一搏的勇气。
  
      但卓沐风就像一头隐忍了良久的猛兽,一旦觑准机会,亮爪便是全力以赴,绝没有回头路可言。
  
      一剑出,寒光凝成白点,好似压缩了全身的功力,飞快刺向柯俊侠。
  
      “不好!”
  
      正是蓄势的紧要关头,柯俊侠还未练到随心所欲的地步,一旦中断不仅前功尽弃,还可能反伤自己,见状连忙闪躲。
  
      不愧是伍思杰的高徒,轻功运转下,轻易避开了绝杀的一剑。
  
      但卓沐风的剑势不曾停止,反而持续高涨,第二剑紧随其后,刺破了三串虚影,柯俊侠的真身出现在长剑的左后方。
  
      时空仿佛停顿,卓沐风右臂横扫,剑势终于涨到了极限,于此刻挥出一片森森的亮眼白芒,白芒之外是无形剑气,斩向柯俊侠。
  
      圆满的夺命三仙连环剑。
  
      “有用吗?给我滚!”
  
      柯俊侠感受到了危机,没想到对方胆子那么大,居然撞到了他招式的破绽,强提一口真气,疯狂向后飞退。
  
      嗤啦声中,他的衣衫前摆被撕裂,鲜血点点洒出,却是前胸被划出了一道寸许的伤口。
  
      痛觉刺激着柯俊侠,让他的脸庞陡然扭曲起来。
  
      耻辱,天大的耻辱!
  
      以他之实力,对付一个半路出家的小子居然还受了伤,若不十倍奉还,此战将成为他一生的污点。
  
      好在对方剑势已尽,新力未生,而自己的杀招终于蓄势完成了。
  
      双臂鼓胀,柯俊侠哈哈狂笑,紫色内力带动他手中的长剑发出暴戾的铿鸣声,好似凶兵出世,欲饮人血。
  
      这一剑,胜负将分!
  
      但就在同时——
  
      明明旧力去尽的卓沐风,突然发出一声长啸,龙吟气带动龙游步共振,带动他的身体再度前窜数丈。
  
      还在途中,他的拳头已经挥出,仍旧是龙吟气共振,冥冥中形成了一股凝实的拳劲,伴有滚滚的雄浑咆哮。
  
      龙霸拳!
  
      如果龙游步是龙吟气的延伸步法,那么龙霸拳,则是龙吟气的延伸拳法。
  
      当初在松泉山庄地牢抽中后,卓沐风并未练习,但这些天在墨竹帮却重点研究了很长时间。
  
      龙吟气,龙游步,龙霸拳,这一组武学两两配合,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刻,为卓沐风争取到了稍纵即逝的机会。
  
      这也是他致胜的唯一底牌。
  
      双方相距仅有尺许,柯俊侠的长剑几乎就要劈下,锋利的剑气在下一刻就会划破卓沐风的身体。
  
      然而卓沐风一往无前,仿佛忘记了危险,动作没有丝毫的迟滞,携拳劲笔直狠狠捣出。
  
      轰!
  
      拳头正中柯俊侠的腹部,气劲宣泄而出,疯狂钻入柯俊侠体内。
  
      “哇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一大口血喷出,柯俊侠张大嘴巴,倒飞而去。
  
      将发未发的剑势也因此被破坏,内力反而二度重创了他自身,又连吐几大口血,身体翻滚在草坪上,压塌了不少的花朵,半天没有爬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师弟!”
  
      江绍面色大变。
  
      输了,在各方面占尽优势的情况下,柯俊侠居然输了,这怎么可能?
  
      伍思杰的脸色亦阴沉下来,既觉失望,又感震惊。
  
      失望于柯俊侠的轻敌大意,自己明明提醒他稳扎稳打,结果偏要贪功冒进,想要迅速解决对手,却被对手反过来抓住了破绽,一下子扭转了战局。
  
      可从另一个角度看,这正是卓沐风的可怕之处。
  
      又有多少人,能在刚才那样的情况下,还能如此冷静地应对,甚至不惜赌上重伤的危险出手。
  
      意志,胆略,手段缺一不可。
  
      或许卓沐风目前的实力还很弱,但从对方身上,伍思杰隐隐已经看到了一种将欲成形的气候。
  
      此子若是不出意外,必将成为三江盟的又一年轻牌面。
  
      “这混蛋?”
  
      巫媛媛微张红唇,倍感错愕。
  
      她亦被眼前的一幕所惊,方才卓沐风的举动确实冒险,可又有几人拥有那样的勇气和眼力?
  
      以强压弱只是寻常,以弱胜强,才真正让人惊艳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不得不承认,卓沐风刚才的应对,小小惊艳了她一把。不过纵然如此,他仍然还是一个无耻可恨的混蛋。
  
      巫冠廷眼中爆发出异彩,又迅速敛去。
  
      无漏体质只能保证卓沐风的修为上限,而刚才那一战,令他看到了卓沐风更可怕的潜力,越发坚定扶助对方之心。
  
      停顿片刻,卓沐风欺身而上,长剑抵在了柯俊侠的脖子处,居高临下道:“柯师兄,看来是我赢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柯俊侠气怒之下,血沫不断涌出口角,脸色涨红,身体急剧颤抖,真想当场昏死过去。
  
      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,明明全程占据了上风,不费多大劲就能打败对方,结果稀里糊涂就败了,败得让他憋屈和不甘。
  
      再听到卓沐风的话,无尽的羞恼令他丧失理智,脱口道:“这场是我疏忽大意,有种再战一场,我必败你!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嗤笑道:“柯师兄,说出这种话不嫌丢人吗?输就是输,如果是生死决战,你连小命都没了,对手也不会听你讲理由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怎么可能答应再战一场,这场能赢,完全是利用了诸多因素,可一不可二。如今底牌暴露,正常情况下,他绝对打不过柯俊侠。
  
      柯俊侠胸膛起伏不定,死死盯着卓沐风,显然还是不甘心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不屑与对方废话,纯粹是浪费时间,收剑入鞘,来到巫冠廷身旁,拱手道:“义父,孩儿幸不辱命。”
  
      巫冠廷眼中满满的欣赏,不过面上却很平静,甚至还语带斥责:“赢就赢了,何必出手那么重,你让为父如何与你伍伯伯交代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连忙低头:“义父,孩儿也是身不由己,本就实力不如人,不如此,怕是要被柯师兄打残了。”
  
      巫冠廷哼道:“你柯师兄怎会如此下作,我听你狡辩!”
  
      父子二人一唱一和,明着在训斥卓沐风,其实夹枪带棒,暗讽柯俊侠出手狠辣,不得不反击。正是赢了比武,又占道理。
  
      旁人听得无语,伍思杰更是脸庞抽搐个不停,差点当场发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