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一百七十九章 高阙动的手!

第一百七十九章 高阙动的手!

    此间牢房没有刑具,但反而越发印证了卓沐风的猜测。
  
      依高阙所言,现在松泉山庄已被杨庭控制,那个山羊胡男子应该是杨庭的人。对方似乎没有动刑的意思,但自己又不认识对方,那么答案就清楚了。
  
      极可能是杨庭事先打过招呼。
  
      很不合理的答案。
  
      可细细一想,卓沐风能从高阙的话中得出判断,杨庭身为公子的得意心腹,似乎已经从一些事件中,猜出了‘密探’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这两天自己与高阙的见面,必然早就传到了杨庭耳中,心思谨慎一点的人,必然会怀疑。
  
      但不管如何,总算挺过了刚才一关!
  
      卓沐风孤坐在角落,脑中整理着之前发生的事。
  
      从他暴露实力开始,只要他能挡住高阙的进攻而不死,暂时就不会有性命危险。
  
      因为松泉山庄一定会怀疑,到底是谁替他解开了穴道。
  
      由此,高阙的嫌疑也将被洗脱,对方若是共犯,不会傻到主动暴露自己。当然,这是卓沐风对高阙的说辞,不如此,对方也不会配合。
  
      接下来的难题,就是如何应对松泉山庄的盘问,总之必须尽量拖延,多争取一点时间,就多一分生还的希望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的功力又被封住了,但他从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,趁着盘问还未开始,他的意识进入藏经阁。
  
      如果是别人,眼前就是死局,只能眼睁睁等着敌人的审判,但卓沐风尚有一线希望。
  
      他记得,前世的武侠小说中,有几门自动解穴的秘法,若是能抽中的话,扭转局面未必没戏。
  
      但是首先,他无法准确判断那几门解穴秘法的品级,只能根据已抽取的武学,横向比较后进行估计。
  
      可纵然能确定品级,要在同级别的光团中抽到解穴秘法,也是小概率事件,必须要看运气。
  
      更不用说,若它们的品级超过三星,那卓沐风就只能望洋兴叹了。
  
      脑中思索一番,卓沐风瞅准了黄色光团,开始抓取。
  
      “如意三幻,神鬼莫测的步法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无量神掌,取大海无量之意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龙霸拳,以龙吟气推动的霸道拳法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一指禅,佛门绝技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连抓四个光团,皆以失败告终。
  
      这个结果也在卓沐风的预料之中。
  
      但从概率学分析,自己前前后后加起来,已经抽取了十几种三星武学,却从未抽中类似解穴的秘法,怎么也该轮到了,这也是他唯一的底气所在。
  
      第五团。
  
      第六团。
  
      武柱值以惊人的速度下跌,从20310点变成了11310点,说不心痛是骗人的,但卓沐风没得选择。
  
      武柱值没了可以再赚,命只有一条。
  
      虽然据他推测,背后的人恐怕不会轻易杀他,但卓沐风讨厌这种生死不由人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第七次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无奈地叹口气,还能说什么,他已经对抽到解穴秘法不报任何希望了。但当黄色光球融入他体内时,卓沐风蓦然瞪大眼睛。
  
      他刚才抽中的乃是龙游步,与龙霸拳一样,必须以龙吟气推动,乃是同一体系的武功,配合之下,威力非凡。
  
      但真正让卓沐风在意的是,根据龙游步的介绍,此步法施展之下,会通过身体反馈龙吟气,以达到内外共振的作用。
  
      若是如此的话,岂不意味着可以通过修炼龙游步,形成龙吟气的共振,用特殊的方式解穴?
  
      卓沐风知道这是一个机会,武柱值还剩9810点,继续抽也未必能抽中解穴秘法,就是它了。
  
      他立刻根据脑中多出的经验感悟,在原地修炼起来,生怕会弄出动静,双脚落地时十分小心。
  
      练了大约数个时辰,脚步声响起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立刻停下。
  
      铁门打开,一名气度不凡,肩罩披风的男子走了进来。此人他见过,正是之前追击到阵法中的杨庭。
  
      “卓沐风?”
  
      杨庭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“你有事吗,要杀要剐尽管来吧,别废话,老子皱一下眉头就不姓卓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面带不屑,一副生死不怕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杨庭:“年轻人的火气何必那么大,我若想杀你,你自然抵抗不了,但反过来,如果你表现得好,我也未必不会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嗤笑:“想让我背叛正道,做你们的走狗,你想多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杨庭不置可否:“你先说说,是谁解了你的穴道。不要试图欺骗我,把人带进来。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一挥手,身后的山羊胡男子得到命令,同样对手下吩咐一句,立刻就有一群形貌狼狈的人被推了进来。
  
      “卓护法!”
  
      以花流水为首,这群人全部是跟随卓沐风出来做任务的卫道盟成员,一个不落。
  
      众人大概已经从花流水口中,知道了卓沐风之前的义举,一个个看着卓沐风的眼神都带着敬佩和感动。
  
      “姓杨的,你是什么意思,放了他们,要杀要剐冲我一个人来,我卓沐风扛了!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大怒,作出拼命的架势。
  
      杨庭及身后一些人皆满脸嘲讽。你算老几,不过是阶下囚而已,还你一个人扛了,简直是自不量力。
  
      杨庭用玉剔磨着自己的指甲,淡淡道:“从现在开始,我数三下,时间一到,你若还不回答我刚才的问题,我便杀一人,一直到杀光这些人为止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气得脸色涨红,只能怒骂:“你好卑鄙!”
  
      杨庭不予理会,口中开始数数。
  
      当数到三时,后方一人拔出剑,当头就对一名卫道盟成员斩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“住手,我说!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大叫,剑锋距离那名卫道盟成员的脖子还有半寸,吓得后者脸色煞白,差点昏过去。
  
      杨庭头也不抬,对着修理的指甲吹口气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:“你必须先保证,绝对不伤害我这些兄弟!否则我与你没完,也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任何答案。”
  
      花流水等人怔怔地看着卓沐风,卓护法真讲义气啊。
  
      山羊胡男子爆喝:“混账东西!你有什么资格和杨长老谈条件,再敢啰嗦,信不信我把他们杀光!”
  
      抬起剑准备动手,卓沐风似乎被吓住了,闭眼大叫道:“是审讯我的那位长老动的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,高阙?”
  
      山羊胡男子惊愕不已。
  
      杨庭亦一下子抬起了头,目光中爆发出灿烈的精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