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浅黄色药土

第一百七十八章 浅黄色药土

    牢房重新恢复安静,卓沐风不敢耽误时间,立刻返回桌子后,将各派叛徒默写的秘籍摊开观看。
  
      局势危急,很多事情的发展都会偏离原有的轨迹,一点不由人。卓沐风原本的计划是先稳住高阙,通过对方的帮助恢复功力,再慢慢等待机会。
  
      可是张康却带着花流水过来,让他动手,卓沐风无奈之下,只能走另一条路。这是一个更艰难更惊险的抉择。
  
      但刹那的直觉促使卓沐风毫不犹豫,这是他在一次次危机之后锻炼出的直觉。
  
      牢房内静悄悄的,卓沐风一目十行。
  
      权武三重门的存在,令他的记忆力变得十分惊人,堪称过目不忘。他一边飞速誊抄,一边脑中默记。
  
      许多秘籍都有重复,明显是同一门派的人所抄录的。
  
      这些秘籍大部分都是三星及其以下层次,但也有两门四星秘籍,分别是「鎏金剑诀」和「有情十二重天」,来自于剑花宫,最后署名是许汉良。
  
      剑花宫作为超一流势力,当然不乏四星秘籍。
  
      据卓沐风所了解,剑花宫最强的剑法和内功并非这两门,但唯有宫主才能修炼,就算是许汉良这个少宫主都没资格翻阅。
  
      刷刷的笔墨声在死寂的牢房中持续不断。
  
      仅仅一刻钟,靠着眼力,记忆力与手速的配合,卓沐风将今日上缴的十三门武学誊抄完成。
  
      至于其他的,早已在当日就交到了杨庭手中,他注定无缘得见。
  
      但纵然如此,这十三门武学也令卓沐风的武柱值得到激增,一下子从2800点,变成了17300点。
  
      光是两门四星武学,就增加了6000点武柱值。
  
      可惜的是,武柱值的新高并未让权武三重门发生任何变化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看了看权柱值,剩下301点,留着没太大用处,咬牙将其转化成了3010点武柱值。
  
      一下子,武柱值达到了20310点。
  
      轰!
  
      中间大门,涟漪荡漾而起,过了半天才恢复平静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迈步而入,发现四四方方的药园有所扩大,之前长宽约两米,如今增加了一截,约有两米五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而原本深红色的药土,居然变成了浅黄色,表面蒸腾着浅黄色的氤氲之气,相互纠缠,看起来格外神异。
  
      走出一看,药土消耗值果然随之大增,从3000点变成了4500点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当机立断,立刻将四株九瓣蓝莲和丁龙赠予的龙筋叶插入其中,随后退出了权武三重门。
  
      如今该做的都做了,还得到了意外收获,不过接下来才是硬仗,攸关他的生死存亡,稍有差错便是万劫不复。
  
      眼看半个时辰即将过去,高阙步履匆忙地走进来:“老弟,如何了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将两份秘籍递上,高阙面色一喜,随意扫几眼,确定没问题,立刻将较薄的一份收入左袖,各派默写的收入右袖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:“高长老,开始吧。”
  
      二人之前就商量过如何善后,如何避免高阙被怀疑,高阙闻言也不犹豫,点点头,张口大喝:“混账东西,竟然在松泉山庄杀人,高某要你偿命!”
  
      说罢一掌打出,狂暴的劲风卷起了地上的枯草,崩碎成了寸寸草屑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接连两脚,将张康二人的尸体踢出,同时弄醒了花流水,挥剑往前直冲。
  
      从花流水被击昏到现在,其实过去了小半个时辰,但花流水不知道,还以为高阙刚动手,卓沐风就与之打起来了。
  
      发觉内力能够运行,必是卓护法救了自己,花流水对着高阙大叫道:“狗贼,你不得好死!”
  
      砰砰!
  
      张康二人的尸体被内力击飞出去,胸口凹陷了一块,余劲不止,又同时将卓沐风和花流水逼退,花流水更是脸色一白,当场吐血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轻易判断出,高阙的修为应该在星桥境层次。
  
      这可是真打,若自己坚持不到其他人赶来,必会死在高阙手中!
  
      卓沐风也发了狠,张口发出龙啸声,令高阙前冲的身体微微一滞,同时挥剑而出,无形精芒逼凝三丈有余,在昏暗的牢房中一扫而过。
  
      嗤啦一声。
  
      高阙不备之下,衣袖被撕裂,若非护体真气足够强大,差点被这一剑划伤身体,不由暗惊,公子就是公子,手下能人辈出。
  
      只是这样一个机敏且天资不俗的人,若因自己之故折在这里,公子会饶过自己吗?
  
      高阙有些犹豫,出招难免慢了几分,被卓沐风逮到机会,勉强挡住了几招。这时候,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混着叫喊声传来。
  
      众人来到牢房门口,发现高阙正与一名年轻人激战,掌劲汹涌,一下子击飞了年轻人的长剑,一掌就要按下将之击毙。
  
      视线扫过地上的两具尸体,为首的山羊胡男子大喝道:“住手!”
  
      身形闪动,犹如魅影一般,竟快一步拦住了高阙,同时将卓沐风和花流水扫飞出去,后两者撞在墙壁上,翻滚于地。
  
      “高长老,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山羊胡男子冷冷地质问道。
  
      高阙指着地上的卓沐风:“这小子干的好事!高某派张康二人逼他下投名状,结果这小子不仅不从,反而趁机杀死了张康二人。
  
      高某也是刚刚发现情况,你别拦着我,让高某杀了他!”
  
      作势前冲,山羊胡男子见状,立刻横臂一拦,看着慢慢爬起来的卓沐风:“小子,你的胆子不小啊。身为阶下囚,还敢下杀手。
  
      不过我很奇怪,你早就被人封住了穴道,功力无法动用,你是怎么杀死张康二人的,说!”
  
      双目如同实质的激光,像是要看透卓沐风内心最大的秘密。
  
      高阙的目光微微闪烁着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大笑道:“大爷我自己解开的,不行吗?”
  
      山羊胡男子哈哈一笑:“小子,你不要嘴硬,迟早有你苦头吃的,这里的刑具不是摆设,你不说,我有办法让你说,来人,给我绑了他!”
  
      此时的卓沐风几乎没有反抗之力,在山羊胡男子的指挥下,他和花流水立刻又被绑住,分别押入了不同的牢房内,不准任何人探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