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一百七十二章 前路莫测

第一百七十二章 前路莫测

    大成的龙吟气岂是寻常,尽管此时的卓沐风,功力大退,但制造出传遍数百米的巨大声响,还是不要太轻松。
  
      持续运功的同时,他朝着原本正得意前行,此时却脸色煞白,惊慌失措的许汉良三人冲去。
  
      “狗贼,你敢!”
  
      “混蛋你找死!”
  
      那四位剑花宫弟子脸色精彩,说不出是羞恼,愤怒,抑或是……幸灾乐祸。
  
      被胡荣成那样逼迫,说他们心甘情愿是不可能的,答应去牵制完全是长久以来的地位压制,加上对剑花宫敬畏的结果。
  
      如今有人不知死活地报复,做了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心中居然感到一阵阵快意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两位男弟子,大家都是男人,凭什么你许汉良就能带着巫媛媛逃之夭夭,而他们就只能去吸引火力。
  
      现在好了,大家一个都别跑!
  
      心中是一个想法,四人动作却不慢,愤怒地朝着卓沐风追去。
  
      而前方的胡荣成,功力固然强于卓沐风许多,奈何还拖着巫媛媛,减慢了速度。
  
      “忘恩负义的狗杂种,老夫之前该一掌劈了你!”
  
      攀昊黑着一张老脸,想也不想一剑朝后方挥出,带起一片赤金色的剑芒。
  
      许汉良更是双眸怨毒地盯着卓沐风,咬牙切齿:“如果这次能逃出去,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!”
  
      这种时候,再讲究什么君子之礼就太扯了,许汉良一把拉过袖布,就想揽住巫媛媛加速逃窜,岂料后方有阵阵浪潮声响起,劲气扑面而来。
  
      胡荣成一把推开许汉良,试图将巫媛媛挡在身前,但他功力受损,慢了一步,被来者的掌劲率先震裂了袖布,巫媛媛受到无形力量轻托,安然落地。
  
      “尔等还不束手就擒。”
  
      来者正是那位追击的首领,松泉山庄大长老,「千帆客」杨庭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四周亦有一些人落地,是此前追击胡荣成等人的松泉山庄高手,没人带领之下,他们同样迷失在阵法中,听到声音才聚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不想死的话,就别反抗,兴许你们还有一条活路,我说得出做得到。”
  
      杨庭冷冷注视着一脸灰败的胡荣成三人。
  
      看着四周虎视眈眈的人群,胡荣成三人心中拔凉,知道眼下说什么都没用了,拼就是死。
  
      三人的目光落在卓沐风身上,充满着刻骨的仇恨,那眼神恨不得将卓沐风刺穿。
  
      许汉良惨然道:“悔不该听了胡长老的话,当时就该把你一剑劈死!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淡淡道:“你们救我,本就不怀好意,何必说这些废话。”
  
      杨庭挥手令山庄的女高手带走巫媛媛,又看了看卓沐风,嘴角嘲讽一勾,让人控制住所有人,将他们押回了松泉山庄。
  
      一路上,卓沐风没有理会胡荣成等人的注视,心中转动着诸般念头。
  
      让巫媛媛落在许汉良手中,还不如落在松泉山庄手中。因为松泉山庄家大业大,反而有可能成为盛开元的枷锁,不敢轻易伤害巫媛媛。
  
      也许会被当成筹码,但至少能保证现阶段的安全。
  
      退一步讲,即便估计错了,结果也不会更糟糕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真正忧心的是怎么脱困。
  
      他对松泉山庄十分陌生,地形,人员情况,高手配置等一概不清楚,如今又被控制,成了砧板鱼肉,生死不由己。
  
      但这种绝望情况,反而让卓沐风看到了一些希望。
  
      首先,松泉山庄没有立刻下杀手。
  
      其次,他们的武功并没有被废,只是被封住,而且很快被喂了一颗丹药,虽然仍有些乏力,但身上的眩晕感却消失了。
  
      这就代表松泉山庄另有目的。
  
      只是不知道目的究竟是什么,自己又该怎么见机行事,想办法找到一线生机。
  
      思忖间,卓沐风发现自己被押到了松泉山庄的后山,前方有一座高有数十米的山壁,中间有一扇铁门,两排武者守在门口。
  
      见到他们,守卫武者打开铁门,卓沐风几人被推搡着进入了宽敞的地道。地道两旁各有凸起,上插火把,洞内安静得只有火焰荜拨声在低声回响。
  
      这里明显是地牢,两旁设置了黑漆漆的密闭铁门,走了一段,卓沐风几人被推入了其中一间。
  
      咣的一声。
  
      铁门又重新关上,脚步声渐远,整个地牢又重变死寂。
  
      借助着通道外火把射入的隐晦光芒,卓沐风能看到剑花宫一行人仇视的目光,不过他并不担心。
  
      众人的功力都被封住,兵器也被卸掉,对方还能像流氓般一拥而上不成,没有意义。
  
      可卓沐风低估了许汉良对他的怨恨,就见许汉良站了起来,对另外几人示意一下,走过来包围住卓沐风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制住他,我要把他的四肢全部卸掉,慢慢弄死他!”
  
      许汉良一字一句道。
  
      四位剑花宫弟子齐齐扑上来,卓沐风往后退几步,冷冷道:“松泉山庄都没对我动手,你们动手试试,信不信回过头来,你们也要倒霉。”
  
      这话让四位弟子停住了脚步,面面相觑。
  
      许汉良:“怕什么,一个个都怂了吗,没有这个狗杂种,我等不会被抓进来!松泉山庄没让我们动手,也没让我们不动手。
  
      你们以为还能出去吗?不趁死之前,收拾掉这个狗杂种,今后未必再有机会,给我上!”
  
      被抓之后,许汉良已经失去了理智。
  
      尤其没有看到巫媛媛,怀疑那个朝思暮想渴望得到的女人已经落入了狼爪,更是将破坏掉一切的卓沐风恨到了骨子里。
  
      四人一听也有道理,关键是许汉良积威许久,加上两位长老盯着,四人从心理上就不敢违逆。
  
      见四人眼中冒起凶光,卓沐风的脸色也冷下来,没有内力,他的战斗技巧便能派上用场,打起来未必会吃亏。
  
      但就在这时,一阵脚步声在过道内响起,随后咯吱一声,铁门再度被打开。
  
      “胡荣成,攀昊,许汉良,你们三人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门外有人大喝。
  
      被点名的三人皆是面庞一绷,尽管知道松泉山庄会有后招,但还是没想到来得那么快,皆升起了一股凉意。
  
      许汉良惊慌之下,全无主意,扭头看向两位长老。
  
      胡荣成本不欲起身,但觑见门外人眼神中的杀气,心中找了个理由,觉得去看看他们耍什么花招也好,便慢悠悠站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他一站起,攀昊也跟着站起,许汉良咬咬牙,硬着头皮跟上二人。
  
      “到了这里还敢摆架子,再敢慢片刻,老子废了你们!”
  
      门外人一把拉过胡荣成,令这位在江湖上名气不小,威势颇重的长老级人物敢怒不敢言,随着铁门关上,四人很快渐去渐远。
  
      出了这档子事,四名剑花宫弟子也没了教训卓沐风的心思,只剩满脸的担忧惊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