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个个把我当软柿子

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个个把我当软柿子

    巫媛媛虽然倨傲,但关键时刻显出了她的决断,立刻调转方向,横移而去,绝不能进入迷雾阵法,束手就擒。
  
      一见这情况,追赶的松泉山庄高手哪敢怠慢,全都疯狂拉近了距离。以大公子的伤势,要是被这女人逃了,盛开元绝对不会放过他们。
  
      五颜六色的光芒再起。
  
      又是一颗「婆娑之恋」。
  
      但这次众人有了防备,巫媛媛刚甩手,便急忙后退,中招者寥寥无几。
  
      另有一部分人与巫媛媛同时横移,在数名星桥境高手的带领下,顺利拦在了巫媛媛的必经之路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只要扔出暗器,立刻后撤,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  
      其他方向亦有人包夹而来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心中大急,这样下去,自己迟早会被擒住。她已感到阵阵无力,若不是家传内功玄奥莫测,早已失去了抵抗之力。
  
      没奈何之下,她只得以剩余的暗器开路,一头扎进了迷雾阵法之中。虽然这是饮鸩止渴,但至少能拖延时间,兴许会出现奇迹。
  
      “目标进入了云波阵法,需要请熟知阵法的山庄武者带领,立刻去叫人。”
  
      一群人落在白雾之外,为首男子当即命令道。
  
      松泉山庄不比当初的徐府,人员构成复杂得多,为了便于管理,权衡各方,盛开元没有过多透露阵法的秘密。
  
      “杨长老,不必麻烦了,我等奉庄主之命前来。”
  
      后方忽然有声音传来,轻飘飘落在人群中。
  
      “庄主果然心思周到,我等莫要耽误时间,快快入内拿住目标。”
  
      为首男子急切道。
  
      生怕有个闪失,若是被巫媛媛逃了,今次的计划必将功败垂成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白雾之中,三步之外便是朦胧一片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漫无目的地疾掠。这种情况让他想起了苏栈雪,若是对方在此,说不定能指出阵法破绽,带他逃出生天。
  
      如今的自己就像无头苍蝇,迟早都会被逮住,而像他这样的边缘人物,一旦被逮住能有好果子吃吗,后果用屁股都能想出来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已经对三江盟不抱希望了,假如对方派人保护自己,不至于连巫媛媛身处险境了都不出手。
  
      进而可以推断出,自己的体质必然已被戳破,恐怕三江盟不再看重自己的价值!
  
      可是奇怪,纵然不保护自己,但经过上次巫媛媛与傅山的事,三江盟也该吸取教训,派人保护巫媛媛才是吧。
  
      这江湖可不是什么人都给三江盟面子的。
  
      不过想起三江盟与松泉山庄的关系,谁又能想到,盛开元会对巫媛媛动手。
  
      体内的剧毒阵阵翻涌,卓沐风摔倒于地,意外撞到了另一人身上,引起对方的惊呼声,抬眼一看,竟是剑花宫的一位女弟子。
  
      对方也认出了卓沐风,惊恐之色稍褪。
  
      包括许汉良在内,其他剑花宫之人听到动静,全部围了过来,原来他们手拉手,防止彼此走散。
  
      这群人全部带着伤,衣衫染血,看起来十分狼狈。
  
      许汉良没有在意卓沐风的情况,张口就问:“巫师妹怎样了?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:“不清楚,我逃出来的时候,她似乎被盛开元缠住了。”
  
      这位翩翩公子,连遭打击之下,终于撕掉了平时的伪装,大怒道:“混账东西!你身为巫师妹的手下,不仅不替她解围,居然还独自逃生,谁教你这么干的?我杀了你!”
  
      拔剑出鞘,当场就要朝卓沐风劈过来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正欲反击,对方的剑被胡荣成拦住:“汉良住手,如今大家同在一条船上,不可内斗。”
  
      他给了许汉良一个微妙的眼神。
  
      许汉良目光闪烁,看着卓沐风,冷哼了一声:“自私背主的狗东西,若是巫师妹有何不测,我绝不会放过你。”
  
      说罢收起了剑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没有说话,现在的他,内力十不存一,几乎没有自保之力,反观剑花宫八人,中气远比他充足,也不知道是何故。
  
      “公子,这是我剑花宫的辟毒丹,能暂时压制药性,请。”
  
      正不解间,胡荣成递来一颗蜡黄色药丸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没有立刻伸手去拿。
  
      见状,胡荣成拿出一个瓷瓶,将药丸放回,又抖出两颗,自己拿起一颗吞服下去,道:“如今这种情况,老夫不可能傻到害你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这才取过药丸吞下,换来了许汉良等人的讥讽笑声,似在嘲笑他自不量力,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,堂堂剑花宫长老岂会用这种手段害他。
  
      这辟毒丹还真有一些效果,卓沐风的晕眩感减弱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“外边是什么情形?”
  
      另一位长老攀昊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摇摇头,装做怕死的样子:“诸位,你们快想想办法吧,松泉山庄的人一会儿就会追来,落到他们手里,我们必死无疑。”
  
      许汉良本就惊怕,受卓沐风影响,更是心浮气躁,挥手一巴掌就扇向卓沐风,幸亏在半途被胡荣成挡住。
  
      但口中却怒斥不停:“蠢材,有没有办法你自己不会看吗?我告诉你,若是巫师妹有个好歹,我剁了你这个狗东西!”
  
      他自己逃走,却不能容忍卓沐风相同的行为,尤其想到佳人极可能落在了盛文等人手中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更是焦虑不已,将火气全部撒在了卓沐风头上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眼中冷色一闪,没有说话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现在大家必须齐心协力,想办法逃出去才行,公子与我等一起,多个人总会多一分希望。”
  
      胡荣成出来打圆场,示意卓沐风随他们一起行动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暂无办法,自然没有意见。
  
      巧合的是,没多久众人又听到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,随后就看见了一袭红衣,踉跄而行的巫媛媛。
  
      许汉良冰寒的脸当即解冻,狂喜道:“巫师妹!”当场伸出手,就打算揽住佳人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强行用力避开,看见卓沐风,竟露出松口气的神色。顾不得询问,胡荣成立刻递上辟毒丹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摇摇头:“没用的,扁神医给我配的丹药,都无法压制体内的毒性。”但还是存了一分希望,接过服下,结果自然不用多言。
  
      后方传来巨大的罡风撞击声。
  
      剑花宫众人皆是面色一变,知道定是追击巫媛媛的人正用内力开道,查探情况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必须分头行动,将他们引开,才有逃生的希望。”
  
      胡荣成当机立断,幽深的目光相继掠过四位剑花宫弟子和卓沐风,冷淡却不容置疑道:“你们五个,立刻从另一方面逃走,务必弄出足够大的动静,懂吗?”
  
      意思很明显,这是要拿四位剑花宫弟子和卓沐风的命,暂时引开松泉山庄众人,为他们自己赢取生机。
  
      “长老,我们……”
  
      四位剑花宫弟子脸色苍白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从小受到剑花宫恩惠,如今大难临头,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少主出事吗?放心,只要我们能逃出去,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的家人。
  
      若是大家都逃不走,你们家人无依无靠,那得多可怜,对不对?”
  
      这貌似劝解,实则隐含威胁的话,令四位剑花宫弟子更是瑟瑟颤抖。
  
      他们不想死,更不愿冒险,但诚如胡荣成所说,走在一起大家都得死,若由他们牵制,多少还有几分突围的希望。
  
      否则就算逃出去了,胡荣成也不会放过他们。
  
      有的时候,哪怕你不愿做出选择,也不得不做出选择,四人心如死灰,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。
  
      至于卓沐风,胡荣成等人压根没有在意过,他想走也得走,不想走也得走,由不得对方。这也是胡荣成一开始留下卓沐风的最大用处。
  
      唯有巫媛媛,要说什么,但她中毒太深,竟开始无力说话,连意识都模糊起来。
  
      许汉良伸手就想去抱佳人,却被胡荣成及时挡住,低声道:“汉良,没到最后一刻,不要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  
      若我等真的必死无疑,有的事,我和攀长老会成全你,当作看不见的。”
  
      许汉良脸色一怔,他如何听不懂对方的意思。现在没到最后一刻,胡荣成希望自己恪守君子之礼。
  
      一旦有万一的希望脱困,此事必定会在巫媛媛心中造成不可磨灭的印象,借此夺取芳心也不一定。
  
      如此一来,不仅是他许汉良的幸运,也是剑花宫的一次巨大机遇。
  
      可若是没了逃走的希望,那么胡荣成也会允许自己,做自己一直想干的事情,免得留下遗憾!
  
      “胡长老言之有理。”
  
      许汉良虽然很想碰一碰那具垂涎已久的娇躯,但想到胡荣成的话,又加上身处险境,连忙压下心中的那团火,与另外二老拼命逃去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则由胡荣成撕下一大截衣袖,绑住其手臂,以内力凌空拖着前行。
  
      从始至终,卓沐风都是冷眼旁观,不吭一声,没有提出任何异议。
  
      因为他很清楚,凭自己此刻的状态和实力,远远不是胡荣成的对手,贸然轻动只有死路一条。
  
      眼看巫媛媛即将被拖走,他未尝没有一丝怜悯的心绪,从方才许汉良三人的行迹判断,天知道那三个家伙绝望之下,会对巫媛媛干出什么事来。
  
      但他没有任何办法阻止,除非……
  
  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,不想死就快跟我们走,若是拖垮了行动,我要你好看!”
  
      一名剑花宫男弟子横眉竖目,对着卓沐风怒喝,把心底的火气全部发到了他头上。
  
      另一人指着右侧的方向,目光诡谲,命令道:“你从那边走!”
  
      左右是承担风险,倒不如让这小子再引一条路,说不定能减低他们自身的风险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笑了,笑得很冷,看着四位剑花宫弟子吃定自己的表情,再看前方的白雾空档中,拖动着一袭红衣,头也不回的胡荣成。
  
      一个个都当老子是软柿子,可以任意拿捏吗?
  
      内力鼓足,卓沐风突然运转龙吟气,长声大吼,同时朝着胡荣成三人追去。
  
      吼声一起,数百米外小心追击的松泉山庄众人,立刻表情狂变,为首者奋力扑出,大喝道:“那里,快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