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一百六十八章 许汉良

第一百六十八章 许汉良

    分配给卓沐风的除魔任务,是前往鹭城,剿灭一个叫黑手门的三流势力。
  
      值得注意的是,鹭城并不属于卫羽道,而是属于毗邻卫羽道的凤南道,不过姑苏城在卫羽道的最南端,所以距离鹭城也没有太远。
  
      一行十五人,加鞭快马,奔波了十多天后便赶到了。
  
      黑手门门主乃是一位真炁十一重武者,对于如今的卓沐风来说,解决起来就是小菜一碟。
  
      至于黑手门其他人,见门主都被杀了,一下子士气大衰,又见卓沐风勇不可挡,顿时东逃西窜,在另外几位内盟成员的追杀下,顷刻间不成气候。
  
      “卓护法的实力?”
  
      花流水等人暗暗惊骇。
  
      他们是见过卓沐风出手的,但和上次击败吴天比起来,似乎更加高深莫测了。
  
      此人前十六年平平无奇,难道真像一些人猜测的那样,迎来了蜕变吗?
  
      对此,花流水等人没有问,也不敢问,问了恐怕也得不到答案。
  
      一行人顺利完成任务,见天色将黑,卓沐风便决定在鹭城休息一夜,明日再启程返回。
  
      先前他还以为是三江盟的考验,现在看来是想多了,心中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无奈。
  
      七天客栈内。
  
      十五人分成了三桌,好酒好菜吃着,或是彼此闲聊,或是听着邻座的人吹嘘着江湖上的奇人异事,感到颇为好笑。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坐在卓沐风身旁的花流水目光一凝,望向了客栈的门口方向。
  
      整个客栈一楼的嘈杂声音,也在此刻慢慢消失,最后归于平静,唯剩下此起彼伏的浓重呼吸声,乃至于打翻酒坛的噼啪声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大感奇怪,抬头循着花流水的目光望向大门,亦是一愣。
  
      原来不知何时,长街上走进一拨人。
  
      五男三女。
  
      其中一位红衣少女,身高约在一米七上下,即便穿着类似中国古代的杏罗红杉,依旧难掩她曼妙至极的身材。
  
      双肩平坦,胸怀大器,滑至下腹的腰肢奇异收缩,盈盈一握,偏偏紧连的臀部却如吹气球般涨大,衬得那处的布料都有些紧绷。
  
      如此鲜明的对比,加上红衣少女明显极其修长的双腿比例,真是看得客栈内的一众男子们难以移开视线。
  
      而当看清红衣少女那张宜嗔宜喜,美丽得近乎妖邪的脸庞时,很多自认见多识广的江湖客,已经不堪地吞了吞口涎,脸庞因为某种兴奋而通红着。
  
      “哼!”
  
      红衣少女应该早已习惯这种目光,这一声冷哼带着奇特的内力,震得痴迷中的众人回过神来,捧着双耳,大声呼痛。
  
      “盟主!”
  
      花流水等人站了起来,第一时间打招呼。
  
      原来这位从头到脚散发着极致魅惑的少女,正是卫道盟盟主巫媛媛。
  
      巫媛媛看向众人,点了点头,待觑见坐在原位一声不吭,只顾剥着花生的卓沐风时,脸上飞快闪过一丝厌恶,立刻移开目光。
  
      “掌柜,来两张桌子。”
  
      说话的年轻人站在巫媛媛身旁,朝惊呆的掌柜温和一笑,拿出一锭银子。
  
      “好,好,客官稍等,阿福,还不带几位客官落座。”
  
      掌柜大喊一声,立刻便有小二上前,领着几人走到了角落处空着的桌子上。
  
      令花流水等人关注的是,那位年轻人正若无旁人地与巫媛媛搭话,巫媛媛不时轻笑几下,微露扁贝白齿,真是一笑倾城。
  
      等落座时,两位老者,加上年轻人与巫媛媛一桌,另外两男两女一桌。
  
      年轻人仍与巫媛媛说话,巫媛媛凝眸注视着对方,正用心倾听,惹得在场许多男子暗生嫉妒,恨不能取年轻人而代之。
  
      “是剑花宫的人。”
  
      花流水嘀咕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早就发现,这一行人穿着统一的月白色长衫,胸前绣着一朵似花似剑的符号,只不过那两位老者是黄色,而其他人是红色。
  
      许是见到了卓沐风的疑惑,花流水低声道:“剑花宫乃是凤南道的超一流势力,门中各人,以剑花符代表身份。黄色为长老,红色为关门弟子。”
  
      卓沐风:“巫盟主怎么会和剑花宫的人混在一起?”
  
      另一位内盟成员绷紧脸庞,语带异样:“我听说三江盟在凤南道与剑花宫有合作,那个与盟主说话的家伙,我曾见过,他是剑花宫少主许汉良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他?”
  
      同桌几人尽皆愕然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对这个名字似曾相识,很快想起来,人雄榜一百位高手中,排名第八十六的岂不就是这位许汉良?
  
      对方同时也入选了英秀榜,虽然屈居末席,但整个东周皇朝,仅有四十三位不足三十岁的年轻人列入其中。
  
      任何一人,都是名动江湖的年轻俊杰。
  
      鹭城毕竟是凤南道地界,客栈内识货的人不少,都认出了剑花宫一行人,最初的嫉妒和躁动后,没有谁愚蠢得去挑事。
  
      等到酒足饭饱,巫媛媛才起身朝卫道盟这两桌走来,其实大家早就吃完了,正是在等候她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也不想特立独行,何况还想加入三江盟,觉得有必要改变一下在巫媛媛心中的印象,遂露出一抹笑容:“盟主,好巧啊。”
  
      巫媛媛好似没听到,只是望着其他人:“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声若银铃,酥得一些从未听过她声音的男子双脚发软。
  
      众人连忙站起,争着回答。
  
      听完缘由,巫媛媛道:“明日我要去松泉山庄拜访盛叔叔,你们跟我一起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正愁怎么搭上巫媛媛,闻言哪里有不答应的。
  
      “巫师妹,这是你的朋友吗?”
  
      许汉良几人也走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许汉良,不知有意无意,站定的地方距离巫媛媛不足三寸,显得很亲密,这一幕令花流水等人心中不忿。
  
      幸亏巫媛媛立刻横移了一步。
  
      “诸位客气了,刚才与巫师妹商谈要事,没有见礼,希望你们不要见怪。”
  
      仿佛没有在意巫媛媛的动作,许汉良温润一笑,颇为和气。
  
  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何况以对方的身份和自身条件,此时近看,众人竟皆有种自愧不如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又见巫媛媛面含笑意,却是从来不曾对他们展现过的,嫉妒中夹着沮丧,众人动作不一地拱拱手。
  
      稍后,一行人去了后院客房休息。
  
      但令花流水等人颇受打击的是,安顿完毕,巫媛媛答应了许汉良的邀请,二人一同去了城内闲逛。
  
      一群人抛不开面子,没有死皮赖脸地跟在后面,心中却难免胡思乱想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倒是不知道这茬,更没有意识到,明日松泉山庄一行对他有多么重要。
  
      毕竟在他看来,巫媛媛应该没有参与三江盟对自己的招揽,否则以那女人的性格,言行之中必定有所异常,自然就没有过多联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