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一百三十四章 师兄一定是对的

第一百三十四章 师兄一定是对的

    “站住!你重伤了老夫徒儿,什么都不表示,就想一走了之?”
  
      没等卓沐风走出夏竹园,醒过来的雷恒当场爆发出雷霆之怒,一掌将桌子拍得粉碎,腾地站起。
  
      摄人无比的气势,遥遥笼罩住卓沐风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停步转身,毫不畏惧地与其对视:“前辈说错了吧,在下并未重伤何坤,他是被自己的掌力所伤。
  
      再者一招相争,难免无法控制,前辈不会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懂吧?”
  
      雷恒森然道:“我看你睚眦必报,手段阴诈,显然是心术不正之辈,今日若不好好教训你,将来必定误入歧途。”
  
      不给卓沐风反驳的机会,雷恒突然纵身一跃,宛如飞虫一般,跨越了数十步距离,从天而降。
  
      恐怖的掌势如同旋涡,旋涡中心正好对准了卓沐风的丹田。
  
      这老东西要废掉自己的武功!
  
      虽然猜到对方必有行动,但事到临头,还是让卓沐风生出了无穷的愤怒。
  
      在旋涡掌劲之下,他根本毫无反抗之力,连带着商紫蓉都被波及,娇躯摇晃摆动,脸色变得煞白一片。
  
      砰!
  
      一只金灿灿的手印突然出现,五指成抓,将旋涡掌劲掐碎,劲风推开卓沐风与商紫蓉。
  
      几乎是同时,雷恒双脚落地,以他为中心,青石板裂开无数蛛网般的裂缝,延伸到二十米之外。
  
      “于天赐,你是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雷恒一脸阴沉地看着出手的中年文士,赫然是三江盟十大堂主之一,曾在惊神岛大发神威的「屠魔秀士」于天赐。
  
      于天赐道:“雷前辈,适才令徒与卓公子公平交手,身受重伤固然非我等乐见,但你也不能因此,就对卓公子大打出手吧。”
  
      雷恒咬牙道:“此子居心叵测,绝非正道中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  
      大笑声响起,卓沐风笑得前仰后合,既然对方撕破了脸皮,他也没什么好顾忌的,指着雷恒道:“我非正道,那么何坤呢?我与他无冤无仇,为了一己之私,三番两次陷害于我。
  
      这等自私狭隘,阴险毒辣的小人,怎么不见你清理门户?
  
      还有你雷大侠,挟私报复,以大欺小,干得如此顺溜,这种亏心事没少干吧?
  
      什么狗屁的大侠,我看不过就是一个刚愎自用,仗着有点武功就肆意妄为的老蟊贼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雷恒被卓沐风骂得老脸涨红,青一阵白一阵,眼中闪过冷酷的杀机,大叫道:“口出无状,老夫杀了你!”
  
      狂暴的气劲骤然聚合,疯狂卷向卓沐风。
  
      但是还在半途,就被一只金色手印所阻,金色手印往前推进,将气劲轰得分崩离析,寸寸开裂。
  
      于天赐气沉丹田,舌绽春雷:“这里是巫府,雷前辈莫要失态。”
  
      吼声惊醒了暴怒中的雷恒,他如梦初醒,看向三江盟众高手,果然发现这些人皆是脸色难看。
  
      巫冠廷倒是看不出什么,但越是平静,越让雷恒胆颤心惊。
  
      “来人,快去请扁神医过来。”
  
      尴尬窒息的平静,还是被巫冠廷所打破,就见他挥挥手,立刻有人离开,也有二人上前,拿出一粒碧绿丹药给何坤服下,并为他点穴止血。
  
      雷恒也是被愤怒冲昏了头,这时才想起爱徒受伤,连忙蹲下身询问。
  
      不多时,一名满脸老年斑的矮小老头,背着药箱走来。
  
      很难想象,此人就是名震东周,号称有起死回生之能的「妙手神医」扁鹤。
  
      一番检查后,扁鹤道:“躲闪得不够及时,手臂已经伤及筋脉,想要恢复到之前的水平,只怕有困难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噩耗,何坤差点急昏过去。
  
      雷恒也是老脸骤变:“扁神医,连你都没办法?”
  
      扁鹤淡淡道:“老夫指的是一般人,换成老夫来,倒是能让它恢复如初。”
  
      要不是对方名声在外,而且结下的善缘不计其数,雷恒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喜欢卖弄的老东西,口中道:“还请扁神医出手相助,雷某感激不尽。”
  
      扁鹤道:“想让老夫出手也行,但你需要答应老夫一个条件,并且对天发誓。”
  
      “神医但说无妨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需承诺三年之内,绝不报复卓公子,也不得请人去害他。”
  
      雷恒浑身一震,身边的何坤亦是银牙紧咬,面上破天荒浮现出一抹绝望之色。
  
  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之时,卓沐风第一眼看向了巫冠廷。
  
      扁鹤与自己非亲非故,不可能帮自己说话,但他是三江盟的人,所以答案很清楚了,必是有人教他这么做。
  
      从认识到现在,卓沐风第一次真正感激巫冠廷。
  
      自己送上情报的大恩,只有他们两人知道,巫冠廷完全可以当做没发生过。但是今日,对方几乎从头到尾都在维护自己。
  
      难怪能从一介白身,成为江湖有数的巨擘,并聚拢起一大票忠心的手下。在巫冠廷身上,确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。
  
      雷恒的一张老脸变化个不停,他当然也明白其中的道道,没有犹豫多久,便惨然笑道:“雷某答应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立刻发了誓。
  
      之后在扁鹤的带领下,师徒二人一同走出了夏竹园,再没有回头望一眼。
  
      卓沐风对着巫冠廷深深一躬,没有说话,也带着师妹离开了巫府。之后的庆功宴如何,已经注定与他无关。
  
      “师兄,你好像很不开心?”
  
      正是下午时分,大雪又开始飘落,二人停在一排干枯的柳树下,商紫蓉仰头看着卓沐风,嘴角含笑。
  
      “师妹为何发笑?”
  
      “刚才师兄好威风,人家都要吓傻了,你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。”
  
      她模仿起卓沐风拔剑,收剑的动作,一本正经,之后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不嫌师兄的手段太狠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如果不是对方欺人太甚,师兄又怎会如此?面对坏人,何需不必要的怜悯,反正蓉儿相信师兄,只要是师兄做的,就一定是对的。”
  
      白雪飘扬,而柳树下的少女,大而明媚的双眸中射出绝对信任的光芒,比远处的湖光冬色,更有力地冲击着卓沐风的心扉。
  
      “师妹,你这样被人卖了都不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他想,即便过了一辈子,自己也永远不会忘记今日的这一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