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辈子滚出江湖吧

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辈子滚出江湖吧


  自从来到姑苏城,卓沐风一直‘谨小慎微’,能不得罪的人尽量不得罪,所以他的敌人掰着手指头都能数清。
  不是何坤,就是吴天,当然也不排除其他躲在暗处的家伙,但可能性不大。
  白胖子刹那的反应,九成九不是演的,所以卓沐风立刻有了答案。
  其他人听到二人的对话,亦是脸色数变。
  既惊讶于卓沐风的胆大包天,居然敢当面辱骂巫冠廷夫妇宠爱的侄子,也不耻于白胖子的愚蠢,那么轻易就给人套了出来,何坤要是知道,恐怕会气得吐血。
  白胖子也是被愤怒冲昏了头,被卓沐风一激,立刻漏了嘴。
  但他也意识到,自己成了何坤的利用工具,做出刚才的行为,不啻于砸姑父的场子,心中又气又悔。
  正不知所措间,就听卓沐风一字一句道:“道歉。”
  “什么?”
  “为你刚才的话,向我和我的师妹道歉。”
  白胖子以为自己听错了,可笑至极,自己是何等身份,岂会向一个犄角旮旯里求生存的家伙低头。
  “相信我,你今天一定会向我道歉的。”
  卓沐风笑了笑,转头往园子里走去,商紫蓉连忙跟上。
  李艳玲在后方叫唤,见卓沐风置若罔闻,叹了口气,眼中闪过剧烈的挣扎之色。
  以白胖子温良的身份,卓沐风几乎不可能占到任何便宜,最聪明的做法便是见好就收,吞下哑巴亏。
  可他偏偏没有。
  即便今日给他得逞了,三江盟也未必不会记恨在心。
  何况作为始作俑者,何坤面对卓沐风,同样有碾压性的优势。
  论背景,人家的恩师雷恒就在现场。
  论个人实力,何坤也明显胜过卓沐风,他若想向对方讨要公道,只怕会自讨无趣,最多碍于面子,得到对方一句虚情假意的抱歉。
  但梁子却结大了!
  只能说,卓沐风还是太年轻,太冲动了一些。
  李艳玲无奈地摇摇头,让她公然支持卓沐风是不可能,想了想,咬牙道:“诸位,我们一起去阻止卓兄吧,事情不可闹大。”
  冯天星等人面面相觑,心忖阻止卓沐风,等于是相助何坤与雷恒,又能让三江盟记好,何乐而不为,连忙点头。
  一桌人匆匆赶去。
  还有一些好事者,见到这等热闹,连酒也顾不得喝了,纷纷尾随,站在前方园子的门口观望。
  夏竹园。
  这里是巫冠廷等重量级人物喝酒的地方,何坤因为师父的关系,同样有幸在此为一群大佬斟酒。
  他脸上带着谦逊的笑容,见谁杯中浅了,便主动上前,又加上雷恒的插科打诨,所在的酒桌上一派其乐融融。
  直到两人闯入夏竹园,引起了何坤的注意,他当场笑道:“师傅,这就是那位卓兄,这次在惊神岛立下大功,看来是准备给巫盟主敬酒来了。”
  包括雷恒在内,一桌人全都循声望去,忍不住眉头暗皱。
  江湖是最讲究规矩的地方,比如今日,夏竹园摆明了是大佬们的地盘,没有邀请和允许,谁都不会没眼色地乱闯。
  卓沐风此举,首先就是不尊重他们。
  加上何坤的话很有引导性,说卓沐风去给巫冠廷敬酒,等于无视他们,又在无形中加重了卓沐风投机拍马的印象。
  在座的均是高手,何坤的话不轻不重,一下子就被所有人听在耳朵里,冥冥之中,一束束目光朝卓沐风射来。
  跟在他身后的商紫蓉,顿觉难以透气,庞大的压力令她心惊胆颤。但是看着前方的身影,她强忍恐惧紧随在后。
  “卓沐风,你在干什么,快出去!”
  巫媛媛站了起来,当场疾喝道。
  华为峰,蓝翔等少数年轻俊杰,亦是一脸异色地望着卓沐风。
  卓沐风没有理会巫媛媛,对着最中心桌子上首位置的巫冠廷抱拳道:“见过巫前辈,晚辈唐突,自知大为失礼,但有些事却不吐不快。”
  “混账,这里岂是你能放肆的,毫无规矩,还不快出去?”
  一名虬髯大汉忍不住大喝,他是三江盟的护法之一,性情极为火爆。
  何坤露出了冷笑。
  一切都照着他的预料进行着。
  先是挑唆温良去找事,能逼得卓沐风丢脸最好,就算不能,以温良的愚蠢,多半也会被卓沐风套出是他在搞鬼。
  但何坤根本不怕,所谓的挑唆,他完全可以推脱成自己的无心漏话,被温良错误理解。
  可是卓沐风擅闯此地,在巫冠廷为自己和三江盟造势的重要关头,扯出这么一件事,无疑会影响巫冠廷的计划。
  届时三江盟明面上不会如何,但暗地里,绝对饶不了卓沐风。
  而以三江盟的影响力,得罪了它,卓沐风必将寸步难行。
  可怜的蠢货,忍不了一时之气,你就一辈子滚出江湖吧!
  正如何坤所料,已经有人挥了挥手,示意三江盟武者将卓沐风带出去,而巫冠廷果然出言阻止,并询问道:“卓少侠所为何事,不妨说来听听。”
  卓沐风道:“所谓辱身败名,不共戴天。人活一张脸,树要一张皮。我卓沐风一向堂堂正正,自问无愧于心。
  但是今日,却有小人假借前辈侄子之口,妄图羞辱于我,令我臭名远扬,无法立足于江湖。晚辈恳请前辈做主。”
  说罢深深一躬。
  巫冠廷的脸色有了明显的变化。
  这次惊神岛之战,他承了卓沐风天大的情,对于对方的行为,本就没有过分责怪,而听说此事又与温良有关,顿时就上了心。
  不见巫冠廷有何动作,就有人来到他身前,凑在他耳边说了一番。
  巫冠廷丰神俊美的脸上,没有任何喜怒,只是平静地看向走进来的白胖子温良,淡淡道:“良儿,做错事就要改,向卓少侠道歉。”
  温良低着头,姑父向来谦逊自牧,他早就猜到会如此,不甘地指着卓沐风道:“姑父,良儿道歉可以,但是这个狂徒,竟骂我,骂我是蠢猪。
  还说你和姑姑,只是像养狗一样地养着我,他不仅是在侮辱我,更是侮辱您和姑姑啊,你不可被他诓骗。”
  众人皆惊。
  个别三江盟的高层,看着卓沐风的眼神已经带上了浓烈的冷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