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听着你的故事长大

第一百二十六章 听着你的故事长大


  对于身份令牌,在场之人都不陌生,毕竟都接触过。
  可是谁都没有见过,如此一袋身份令牌掉在地上的画面,伴着清脆的声音,简直晃花了他们的眼睛。
  众人的笑容僵滞在嘴角。
  那些原本打算落井下石,继续出声嘲讽的人,只觉得胸口堵着一股气,让他们口干舌燥,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,根本无法理解出现的一幕。
  吴天更是面色骤变,呆滞了片刻后,大声道:“这些令牌,你从哪里捡来的?”
  他绝不相信是卓沐风凭实力所得,一定是对方运气好。
  “捡?”
  卓沐风好笑地看着对方:“吴兄说这话太伤人了吧,我卓沐风顶天立地,堂堂男儿,做事全凭实力,这些东西皆是靠我本事所得,何来捡字一说?
  真有这种好事,吴兄,还有在场的诸位,你们怎么不去捡上一麻袋?”
  一句话说得众人哑口无言。
  的确,战场之中,捡上一块两块令牌是可能的,但若说捡上一麻袋,那就纯粹是侮辱大家的智商了。
  赶来的蓝翔听外围之人说完事情,看了卓沐风一眼,笑道:“卓兄,麻烦你给大家清点一下数目吧。”
  一句话点醒了很多人。
  吴天更是差点一拍脑门。
  他怎么忘了,卓沐风的令牌很多不假,但也许都是普通教众的身份令牌,这种令牌数量再多,含金量也有限,远远比不上自己。
  卓沐风道:“不用临时清点,我就报一下数据吧。这次在下九死一生,也算是薄有收获,共计斩杀舵主一位,香主十二位,普通弟子五十六位,教众七十九位。
  这些是有令牌的,其他没令牌的,普通弟子十八人,教众三十六人,具体的埋尸地点,我可以一一指认,绝不弄虚作假。
  这点成绩虽然微不足道,但谁教我功力低微呢,让大家见笑了。咦,吴兄,你怎么了,小弟已经汇报完毕,接下来该轮到你了。”
 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。
  所有人都听傻了,以为耳朵出了毛病。
  大多数人根本不相信卓沐风的话,可理智告诉他们,令牌就在地上,卓沐风绝不敢凭空捏造。
  可是如何可能?
  以他那种三脚猫的武功,刚才还被一位魔道舵主级人物追得屁滚尿流,说他杀了一位舵主,不如说母猪能上树。
  别说其他人,看着一脸摇头叹息的卓沐风,华为峰都有种凑人的冲动。
  微不足道?
  如果连这种战绩还算是微不足道,那么其他人怎么办,统统自杀算了。他华为峰虽然杀了一位舵主,可论总数,也没有卓沐风那么多啊。
  对方的战绩,完全可以直接预定这次惊神岛青年辈的第一名,连很多成名高手都比不上。
  这家伙,到底是怎么办到的?
  “吴兄,快快说出你的战绩,相信你一定远胜小弟。”
  卓沐风好心催促吴天。
  吴天的脸色阵青阵白,又红又紫,尴尬羞愤不足以形容,他只想立刻逃离,可恨这个姓卓的混蛋,还故意步步紧逼。
  “看来,必是吴兄看不起小弟的成绩,所以不屑比较。”
  “卓沐风,你莫要欺人太甚!”
  吴天脸色涨红,忍不住喝道。
  卓沐风摊摊手:“吴兄说的哪里话,小弟如何欺负你了?莫非你的战绩还不如小弟,既然如此,根据你我事前的约定,吴兄该给我三十两银子,两门二星武学,以及十门一星武学。”
  吴天不住地大口喘息,他不心痛银子和低等武学,但众目睽睽之下,承认输给卓沐风,却是他难以忍受的耻辱。
  尤其当他注意到,巫媛媛同样一脸震惊,似乎折服于卓沐风的手段时,男性的自尊更是大受打击。
  “卓兄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
  华为峰低声传音,提醒卓沐风适可而止,别弄得太难看。
  人家先前还救了自己一命,卓沐风不能不给面子,只好摇摇头:“吴兄,记得愿赌服输,把赌注给我。”
  又转头看向华为峰:“华兄,我有很重要的事向巫盟主禀报,你能否代为引见?”
  “何事?”
  华为峰有些警惕,主要他觉得这位卓兄不太靠谱,生恐对方在恩师面前也胡言乱语。
  “事关机密,而且必须要快,晚了就来不及了。”
  眼见卓沐风的样子不似作伪,华为峰正犹豫间,就听一道充满魅力的低沉嗓音响起:“卓少侠找巫某何事?”
  循着声音望去,卓沐风就见到一位白衣的中年大帅哥朝他走来,面带微笑,翩翩的风度应该能迷死成片的纯洁少女。
  这就是老巫?
  身为三江盟之主,天星榜前十的存在,黑白两道通吃,听说妻子是昔年的江南第一美女,本人还那么人模狗样,上天也太不公平了吧?
  “卓少侠能力非凡,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,巫某佩服。”
  巫冠廷的视线从地上的令牌收回,眼中带着恰到好处的惊叹。
  刚才的话,他和柳太君等人都听到了,无法不震惊。
  以他们的眼力,轻易就能看出卓沐风的深浅,可正是如此,才越发显示出卓沐风的不简单。
  久混江湖的人都知道,武功高的人不一定可怕,真正可怕的,乃是那些善于利用局势,因势利导的人。
  不管卓沐风用了什么办法,至少从他身上,这群江湖大佬就看到了这种潜力。
  “巫盟主言重了,你才是英雄正气,侠义为先,晚辈是听着你的故事长大的,今日能得见金面,此生无憾矣。”
  卓沐风连忙迎上前。
  巫媛媛被他生生气乐了。她想不出,一个人的脸皮得厚到什么程度,才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无耻奉承的话。
  巫冠廷不置可否地笑笑,继续刚才的话题:“卓少侠方才急着见巫某,不知所为何事?”
  卓沐风道:“请前辈借一步说话。”
  巫冠廷点点头,二人来到僻静处。
  卓沐风立刻将自己这些天观察所得的判断,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,着重描述魔道在不同方位的力量分布。
  “你能确定吗?”
  巫冠廷听后,双目爆发出一阵精芒。
  这个情报太重要了。
  如今像他这种级别的人物,早就被魔道的主要对手盯死,一旦长时间不现身,便会引起魔道猜测,反之亦然,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  因此谁也不敢轻举妄动,自然不清楚对方的底细。
  如果卓沐风所言为真,那么他完全可以根据魔道的分布,进行针对性调整,迅速结束这种僵持状态。
  “我不敢确定,但有七成的把握。”
  卓沐风如实道。
  他不敢把话说得太满,万一出错了怎么办,反正该说的都说了,接下来就看巫冠廷如何决断。
  赌赢了,自己当然算是立了大功,赌输了,那也是巫冠廷的决策问题,该承担责任的也是对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