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一百二十三章 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

第一百二十三章 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


  卓沐风先行返回山谷,拿出来到惊神岛之前就准备好的布包,将堆在地上的身份令牌全部收了起来。
  他早有预谋,所以身份令牌都放在了山谷外围区域,免得惊动疯老头,让他怀疑自己的举动。
  扛起一袋子,掂了掂重量,卓沐风无声地笑起来,这次可大发了,也算是消耗了武柱值后的收获。
  疯老头,虽然你威胁我,不过念在你为小爷杀了不少对手的份上,小爷祝你长命百岁。看你的年纪,离一百岁也不远了吧。
  拜拜!
  卓沐风挥挥手,转头就开始跑。
  先前他逼问一些魔道教徒时,详细了解过四周的情况。
  虽然那些人所知有限,信息不完整,但经过拼凑和推断后,卓沐风大致能够判断出魔道实力较为孱弱的方位。
  此时没有选择,他只得硬着头皮往西北方冲去。
  林深叶茂,他专挑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走,沿途通过四周的痕迹,确定附近的情况,随时改变小方向,以防不测,相隔一段距离,还会停下来听听动静。
  经过多天大战后,正魔两道的人员减少了许多,这使得卓沐风的野外技能得以最大程度的发挥,一路顺利前行,规避了不少危险。
  但他素知过犹不及的道理,所以每次都会主动停下,调养的同时不忘修炼。一天的路程分成几天走,虽然慢,但胜在妥帖安稳。
  这样过了半个月。
  卓沐风将夺命三仙连环剑修炼到了小成层次,大概是运气好,他还捡了漏,逮住了几名重伤的飞象门弟子,增加了2500点武柱值。
  这样一来,武柱值便达到了3100点。
  哪里还会犹豫,卓沐风立刻将所剩不多的通脉药材,插入了药土。他找到一处隐蔽的山洞,在忐忑中静静等待了一天,幸亏没人找到这里。
  两株千丝柳和三株紫云茎,尽皆发生蜕变,远胜之前。可惜武柱值只够消耗一天,不然它们都能变成一星药材。
  现在情况紧急,暂时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  卓沐风接连将五株药材吞下,暗运龙吟气,游走于手厥阴心包经,不断冲击,驱除其中的杂质。
  之前的中红色药土,五株普通药材只能驱除三分之一的杂质,如今药效大增,但究竟能不能打通正经,卓沐风也摸不准,只能尽力一试。
  嗤嗤嗤……
  不断有杂质从正经附近的毛孔中排出,卓沐风一刻也不敢放松,精神稍有懈怠,便痛咬舌头,随时随地将龙吟气保持在极限状态。
  差一点。
  还差一点。
  轰!
  当五株药材的药效几乎耗尽之时,龙吟气所携带的内力,惊险万分地贯通了手厥阴心包经。
  刹那间,卓沐风只觉得身体打开了一窍,心念稍动,内力便同时贯通手臂的四条正经,轻轻一挥拳,空气便发出剧烈的爆破声。
  不仅如此,由于内力转化成了龙吟气属性,质量明显提升了一些,又变相增加了威力。
  可以说,从真炁四重到真炁五重,卓沐风的实力增幅,要远胜过江湖上的许多人。
  “可惜,龙吟气和夺命三仙连环剑无法速成,不然的话,现在让我对上真炁十重,我也有信心一战。”
  卓沐风恬不知耻地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,孰不知靠着黄色小人,他的进度已经足以媲美天才。
  绑上布包,他继续往西北方向前行。
  也许是接近外围的缘故,战斗的痕迹又开始多了起来,接连几次,卓沐风亲眼目睹了正魔两道的残酷厮杀。
  不过都是真炁巅峰级别的较量,他可不敢靠近,只得无奈继续绕远路。
  这一天。
  前方再度传来激斗声和喊叫声。
  正准备躲避的卓沐风,突然顿住了脚步,这声音怎么听得有点熟悉。他纵身飞上树枝,借着树冠密叶的掩护,看清了来人的模样。
 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,这不是上次害得自己差点被杀的家伙吗?
  “各位,再坚持一下,援军很快就到了。”
  谭砚文一边与对手拆招,一边给众人大声鼓劲。
  真炁十一重的他,在江湖上也算一枚好手,轻功更是一绝,奈何对手同样不弱,加上人多势众,生生拖住了他。
  早知如此,他就不该以为这边势弱而冒险,还不如找个由头观战好了。
  谭砚文后悔不已。
  不过刚才己方也歼灭了不少人,眼下敌方的高手所剩不多,若能顺利除之,飞腿门必能得到一笔丰厚的奖励,自己还能大大露脸。
  等干完这票,也就可以功成身退了。
  三位魔道武者形成三角形,死死地将谭砚文困在最中心,知道逃避无用,谭砚文眼中飞快闪过狠厉之色,突然放弃了一味防守,转而主动进攻。
  噗的一声。
  一道飞梭突然从谭砚文袖中飞出,对面的魔道武者还来不及反应,就被飞梭贯穿了咽喉。
  “不好,是阎王梭,你是如何得到的?”
  另一名魔道武者失声大叫。
  阎王梭,来自于江湖中最神秘的川蜀天毒门,据说十米之内投放,非星桥境武者不可闪避。
  只是这种暗器一向对内供应,谁都没料到,谭砚文居然有幸得到了一枚。
  “很不巧,谭某舅舅的侄子的师傅,就是天毒门之人,谭某托他以内部价购得。”
  谭砚文冷冷一笑。
  这次要不是生死攸关,他也不舍得用,既然用了,就要将价值最大化。
  少了最强的一位魔道武者,剩下两人立刻压力大增,在谭砚文近乎疯狂的腿功攻击下,立刻又有一人的胸口被踢碎。
  不过谭砚文也不好受,被第三人一掌拍中了后心,口喷鲜血。
  但他陷入了暴走状态,居然立刻又堵住了对方,一番艰难死战后,拼着再受一掌,终于一脚踢断了第三人的脑骨。
  “三位香主,就是六十两银子,不亏了。”
  谭砚文半跪在地,看着四周被他激起士气,渐渐取得上风的飞腿门众人,计算着其他魔徒带来的奖励,少说也有数百两,露出了由衷的笑容。
  树上的卓沐风也同时笑了。
  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。
  他才不管对方是正道魔道,一个祸水东引的家伙,充其量是披着正道外衣的自私之辈,他动起手来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。
  刷!
  将布包挂在树上,卓沐风飘身落地,笑吟吟道:“大侠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