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如愿以偿

第一百一十九章 如愿以偿


  以充足的武柱值和效果惊人的药土,原本卓沐风早就可以更进一步,但碍于内功级别所限,迟迟停步不前。
  在他坚持不懈地积攒武柱值后,如他所料的场景终于出现了!
  卓沐风连忙找到一个僻静之处,确定暂时无人打扰,意识进入左侧门,匆匆推开了藏经阁。
  只见广阔的空间中,除了红色光球与橙色光球外,他心心念念的黄色光球亦脱离了定格状态,来回无序地运动,速度之快,几乎形成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黄线。
  卓沐风伸手一抓,竟抓了个空,如是尝试几次,居然有点跟不上黄色光球的节奏。
  他不得不动用全力,最后连神行百变都用上了,才艰难地抓住了其中一团,期待着脑中的信息。
  “披风杖法,以十二正经为主,刚柔兼备……”
  杖法向来是江湖冷门,卓沐风为了武柱值,涉猎过泼水杖法,此时微微摇头。
  从介绍来看,披风杖法的玄奥比大须弥剑式还更胜一筹,不过像他这么英俊,这么阳光的男孩,总不能挥着一杆铁杖横扫四方吧,太过违和。
  走出藏经阁一看,武柱值减少了1500点。
  卓沐风继续抓取。
  “流云飞袖,闻声辩位,以耳为媒,感触天地四周……”
  这是一门适合瞎子学习的武功,以袖子为武器,倒是别出心栽,但卓沐风最想要的是三星内功啊。
  “左手刀法,以独门内功心法与妙到毫巅的出手角度致胜,杀人无算……”
  又是一门另辟蹊径的武功,论杀伤力,左手刀法同样胜过大须弥剑式,有胡家刀法打底,倒是可以练一练。
  卓沐风发现一个问题,似乎经过转化的武学,威力都不及原本的同级别武学。
  比如从一星变为二星的无影脚,从二星变为三星的大须弥剑式,都无法与转化后的同级别武学媲美。
  “也许经过转化,只是变成了同级别中垫底的存在。”
  心怀疑惑的同时,卓沐风又抓到了一颗黄色光球。
  “一扇十八摇,共有十八种奇特变化……”
  又变成扇法了。
  卓沐风惊叹于藏经阁的包罗万象,可是,这些稀奇古怪的武功他暂时不需要,他只想得到三星内功!
  眼看武柱值扣去了6000点,他只能忍着心痛继续。
  “夺命三仙连环剑,三剑齐出,一气呵成……”
  虽然还不是内功,但这套剑法却让卓沐风眼前一亮。
  这是华山剑宗的绝学之一,招式精妙,杀伤力更是大得惊人,同级别高手,很少有人能躲过连续三次的杀招。
  若是自己练成这个,今后完全可以当成杀手锏使用!
  好吧,接着抓。
  “毒手印,以千毒功推动……”
  第六门武学乃是毒功,来自于星宿派。
  江湖公认,毒功武者乃是最让人头痛的对手之一,皆因本身携带的毒力防不胜防,沾之即遭殃,不死也会去层皮。
  相同级别的毒功,自然也比其他武学来的珍贵,但卓沐风却不喜欢。因为想要修炼毒功,初期必须辅以各种毒物,他看着都恶心,怎么练的下去。
  包括赤练神掌,他也仅仅掌握了奥妙,不曾深入。
  “今后可以拿来笼络人。”
  卓沐风哀叹一声,六中零了,他的三星内功在哪里?
  第七次。
  “龙吟气,劲走全身,真气内涌,乃上乘内功心法,亦可化音攻击,杀人于无形……”
  来了!
  卓沐风蓦然大喜。
  看着手中盘坐的黄色小人,以及不断涌入脑海中的信息,加以分析,他立刻判断出,这门来自东海的内功武学十分可怕。
  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律,一般的三星内功都涉及到十二正经,但想打通奇经八脉,踏足星桥境,则至少修炼四星内功。
  可是这门龙吟气,不仅囊括了十二正经,更包括了八脉之一,而且还能直接用于攻击,显然是最顶级的三星内功。
  这次赚大发了!
  等到黄色小人融入卓沐风体内,他也彻底消化了龙吟气所有的精髓内核。
  常人接触三星内功,即便有名师指点,也需要不断揣摩,一点点攻克疑难,而对于卓沐风来说,完全不需要。
  现在的他,论对龙吟气的理解,可与创造这门武学的宗师相媲美,他唯一要做的,便是一遍遍修炼。
  眼见目的达到,卓沐风想要离开惊神岛的欲望更强烈了。他小心隐藏行迹,一点点往外围走去。
  可是天不遂人愿,每隔一段距离,便有激斗发生,有时还有一些高手迎面冲来,逼得他只能退回。
  不知道是不是太敏感,他总觉得事情不正常。惊神岛那么大,加上人员消耗,发生在身边的战斗不至于如此频繁才对。
 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?
  ……
  “多谢巫姑娘救命大恩,在下飞腿门谭砚文。”
  另一边,将祸水引给卓沐风的谭砚文等人,幸运地遇上了巫媛媛,华为峰一行人。
  那两位脸上涂着黑紫印记的魔道凶徒,则被吴天当场擒住。
  “潭门主不必客气。”
  巫媛媛的脸色不太好,可即便如此,那张近乎于妖异的俏脸,依旧晃得飞腿门众人移不开眼睛。
  巫媛媛问道:“潭门主,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叫卓沐风的布衣年轻人,长相勉强还行,比你高半个头。”
  谭砚文摇摇头。
  他隐约听过这个名字,但鬼知道是谁。布衣年轻人倒是见过一个,身材也相符,不过样貌超标太多,应该不是。
  “蠢货,自寻死路。”
  巫媛媛心中咒骂不停。
  眼下正魔开战,她的心思全飘到了姑苏城,生怕哪天返回,就传出什么黑料,那还不如死了算了。
  其他人见她如此,还以为她过度担心卓沐风,之前形容的贬低,也成了‘爱之深,责之切’。
  这让一众年轻人醋意大发,巴不得卓沐风死掉才好。
  华为峰倒是颇为忧虑,但也无法可想,只得道:“师妹,冥夜宗主和飞象门主已与无情道主汇合,接下来魔道必然奋起反攻。
  双方的人手正往这里聚拢,此地已成为惊神岛最危险的战场,我等先行后撤,找到师傅再说吧。”
  巫媛媛十分不甘心,但也知道,此地不宜久留,否则全军覆没都有可能,只能依言而行。
  她只能祈祷,那个混蛋千万别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