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一百零六章 更进一步

第一百零六章 更进一步


  来犯的高手,都知道卓沐风救了巫媛媛,但他们不确定,在这个节骨眼上,卓沐风会不会动用这份天大的人情。
  但他们却忽略了,或者说因为巨大的利益,下意识心存侥幸,认为三江盟不会太早顾及到小小的卓沐风和墨竹帮。
  直到那位美若天仙的红衣少女出手,宣告三江盟的态度。
  所有隐藏的魑魅魍魉,全部一哄而散,那些隔岸观火的家伙们,亦再不敢打卓沐风的主意。
  卓沐风一脸哀怨。
  他的武柱值啊……
  他有些怀疑,这女人是不是故意的,看到自己逼供出那么多武学,所以存心吓退所有人。
  至于先前为何不阻止,那是因为得到的都是二星武学和一星武学,她想让自己在那上面浪费时间。
  可惜这是多此一举。
  没有光球小人的感悟精髓,自己才不会去练藏经阁外的武学,耗时耗力不说,想积攒武柱值也根本来不及。
  当然,这一切都是卓沐风的臆想猜测,但以巫媛媛对他的仇恨程度,他觉得八九不离十。
  卓沐风摇摇头,也懒得多想,至少眼前的麻烦解决了,白得一大笔武柱值不说,还有额外的钱财当奖励。
  当下,由凌飞派人押解这几日擒获的江湖高手,令派一部分人,去搜取他们藏好的钱财,自己则带着徐德水,与卓沐风痛快地喝酒去了。
  事情一直忙到了第二天中午。
  经过一番利益交割,又付出了相应的开支后,卓沐风个人还剩二百七十八两银子,妥妥的巨款!
  以姑苏城的房价,都能买个两百多平方的院子了。
  卓沐风忍不住又想起了上次,巫冠廷送给自己的一百两银子,真是个小气鬼!
  毫不迟疑,清点完钱财的卓沐风,当即亲自带人下山,将钱兑换成银票,去了东方世家所开的霓雪阁,买了两株二星药材——九瓣蓝莲。
  这是最好的二星药材之一,一株要价一百两,普通的江湖客,穷其一生都买不起。
  将它们放入药土后,卓沐风想了想,又买了两株红梢玉,花去五十二两,打算送给商紫蓉。
  这段时间他注意到,小丫头的进境太慢了,至今未到金刚三重。她好歹是师傅的独女,又为自己操持帮务,总要补偿她一些,不能光顾自己。
  另外,像赵金这几名忠心耿耿的手下,也可以适当传授一些二星武学。
  可以预见的将来,自己的修为必定越来越高,所面对的人事也会不同,他可不想事必躬亲。
  霓雪阁对外,绝不会透露任何信息,所有交易,也都是在独立房间进行,所以卓沐风不担心秘密泄露。
  但他还是小心地在长街逡巡了几圈,这才返回暖阳山。
  其实卓沐风多虑了,有了那晚巫媛媛的表态,至少在姑苏城地界,真没有任何人会去打他的主意。
  两天时间,一晃即逝。
  蜕变后的九瓣蓝莲,通体剔透,散发着盈盈的幽蓝光泽,中心处的花蕊则呈现透明状,好似一盏琉璃灯,异香微微扩散,便令人毛孔大张。
  卓沐风张口吞下。
  灼热的药力以一点为中心,疯狂向着四肢百骸扩散,差点撑爆他的身体,论药效之霸道,完爆蜕变的棉腰子。
  卓沐风慌忙运转长河正气,内力在三处正经中流转,吸引药力,而后同时冲向第四条正经,足阳明胃经。
  驱除杂质从未像现在这般容易过。
  卓沐风只觉得,裹挟了药力的内力,好似山洪决堤,所过之处,足阳明胃经中的杂质立刻被冲击得一干二净,从周身毛孔中排出。
  三成。
  五成。
  七成。
  轰的一声!
  半个时辰后,卓沐风彻底打通了足阳明胃经,修为提升至真炁四重。
  而且这次与前几次不同。
  他清楚地发现,九瓣蓝莲的药力在冲击过程中,不断渗透足阳明胃经,一点点融入其中,使得这条正经的柔韧性和容纳力,都大于之前三条正经。
  这意味着,足阳明胃经能爆发出更多的内力,体现在威力上,自然更强一筹!
  到了这一刻,卓沐风更加体会到星级药材的珍贵。
  同样一个人,没有星级药材,突破更慢不说,筋脉也没有得到淬炼,除非天赋异禀,否则爆发力有限。
  而等级越高的星级药材,筋脉会淬炼得更彻底,一次性发出的内力自然更多更强。
  卓沐风可以想象,若是之前三条正经,全部用九瓣蓝莲淬炼,只怕他轻易就能击败柳子元。
  “还有一株九瓣蓝莲,但长河正气只涉及四条正经,换言之,我最高只能突破到真炁四重。”
  现在资源不缺,内功又跟不上了,这让卓沐风苦笑不已。他也不奢求七星和六星内功,但凡能修炼五星,乃至四星内功也好啊。
  可惜目前的武柱值,只能开放二星武学。想通过练武增加,遥遥无期,如果是权柱值转化,但墨竹帮的人手已经到了极限……
  对了,不是还有一个卫道盟吗?
  自己好歹也是卫道盟七大舵主之一,是不是可以从那里着手?
  ……
  姑苏城南面,有一座奇特的三层阁楼,以六角形布局,每一檐角都挂着一盏绣着飞鸟的水晶宫灯,内有烟雾起伏。
  阁楼四周,以九宫八卦布置出了八十一处池塘,每一处皆以鹅卵石路面纵横连接,池塘内烟波袅袅,有白鹤翱翔振翅,荡起点点水波。
  正是十二烟雨楼在姑苏城的分堂。
  “这么说来,肖堂主是不肯通融了?”
  阁楼首层的待客大厅内,巫媛媛坐在下首,脸上带着笑容,眼底却有几分恼怒。
  “巫大小姐,不是肖某不给面子,你也知道烟雨楼的规矩,绝不能透露任何顾客的信息,否则今后,谁敢和烟雨楼做买卖?”
  对面,一位面色红润,长有卧蚕眉的中年男子无奈陪笑道,但语气却极为坚决。
  “好吧,是小女子强人所难,那就不打扰肖堂主了。”
  眼见提出的巨大好处被人拒绝,知道事不可为,巫媛媛笑意不改,甚至连眼底的异色都消失不见。
  其实在来之前,她就不报太大的希望。
  姑苏城身为东周重地,能代表十二烟雨楼坐镇此处,「断袖惊龙」肖丹辰当然不是易于之辈。
  别看对方没有列入地灵榜,但据巫媛媛所知,那份榜单不能说有水分,有所遗漏却是肯定的。
  至少在三江盟的情报体系中,这位肖堂主的实力,只怕比很多地灵榜高手都强。
  自己虽是三江盟大小姐,但对方的地位不亚于自己,何必给自己面子,破坏规矩。
  送走巫媛媛后,肖丹辰的脸色不禁有些苦涩。
  他到现在都一头雾水。
  对方言辞闪烁,似乎有什么关键东西遗落在了烟雨楼,但问题是,回忆这一个月的交易,肖丹辰实在想不出,到底何事与这位大小姐有关?
  听说此女刁蛮骄纵,但今日观之,分明也颇有心机,希望不要因为记恨今日的事,给自己下黑手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