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九十一章 等你很久了

第九十一章 等你很久了


  “凌大哥在哪?”
  虬髯汉子看了看四周,直接忽略了卓沐风五人,转而逼问门卫,冷飕飕道:“你们在耍我不成?”
  身为云岗城六扇门的总捕头,郑原在手下面前向来极有威严,门卫骇得浑身发抖,指着卓沐风道:“大人,是他,是他让卑职这么说的!”
  他虽然在六扇门当差,但无权无势,一见卓沐风等人的装束,就知道他们是江湖人,这才耐着性子通报,没想到反而惹火烧身。
  郑原眯起眼睛,走到卓沐风跟前,发现对方比自己高了半个头,还不肯低下,越发愤怒道:“小子,你叫凌飞?”
  卓沐风道:“郑大哥,在下卓沐风,与姑苏城凌飞乃是八拜之交,刚才为了见你,不得不撒了个谎,还请你不要见怪。”
  郑原冷笑不止,招招手,准备让人将这信口雌黄的小子抓起来。
  “郑大哥,可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如花?”
  郑原表情一滞,那件事乃是他与凌飞的秘密,外人不可能得知才对,又听卓沐风低声道:“如花是个男人。”
  郑原哈哈大笑:“原来是卓老弟,怎么来了也不跟大哥提前打招呼?走走走,大哥带你去喝酒。”
  那件糗事,如果不是好兄弟,凌飞绝不会告诉任何人。反正先认了再说,到时候再让人去查查就是。
  几人进了一家酒馆,仗着内盟报销,卓沐风大手一挥,直接点了最贵的酒菜,与郑原大吃大喝起来。
  期间得知冯天星几人的身份,郑原更是疑虑尽去。
  等酒过三巡,彼此都喝高兴了,卓沐风才一脸为难地道出自己的困境。
  郑原道:“卓老弟,不是哥哥不帮你,只是那几个江湖门派,到底不是衙门中人,哥哥无缘无故,也指挥不动他们啊。”
  先前卓沐风旁敲侧击,已经看出郑原与云岗城的帮派纠葛不深,于是笑道:“我看郑大哥身材清瘦,模样憔悴,想必平时很辛苦吧。”
  冯天星几人看了看壮硕敦实,满面红光的郑原,心想卓沐风说的是同一个人吗?
  岂料,郑原竟颇有同感地叹息道:“职责在身,如之奈何啊。”
  “郑大哥劳心操力,但却忽略了一点,想要让云岗城更安全,就得管好那些胡作非为的帮派。他们做的是黑道生意,钱财必不干净,正该让郑大哥这样的正直之人好好调查才是。”
  郑原摇摇头:“老弟有所不知,那几个门派一直都规规矩矩,老哥早就想办他们了,问题是抓不着辫子啊。”
  卓沐风笑了一下:“这简单,郑大哥只需派几个人,天天盯着他们,然后故意找茬,惹得越凶越好,只要他们一反击,立刻以袭击公门的由头,将他们全部抓起来……”
  说到最后,发现所有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,卓沐风摸了摸脸,没有花啊。
  郑原吞了吞口水:“老弟,这不太妥吧?”
  他从小出身在公门,虽然平时也会去帮派打打秋风,但像这种故意引诱别人犯法的方式,还真没考虑过。
  就像一扇全新的大门朝他打开,郑原双目放光,只觉得思维都开阔不少。
  “郑大哥,所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你明知那些帮派是毒瘤,难道还要因为可笑的证据不足,就任他们横行霸道吗?他们赚了多少黑钱,正要由郑大哥这双清白的手去洗涤一番……”
  卓沐风还想再说,郑原突然一拍桌子,义正言辞道:“老弟一番话点醒了哥哥我,哥哥过去太自私了,为了自己的区区声誉,就置城内百姓于不顾,今后定要痛改前非!”
  “郑大哥,届时掏了他们的黑钱,还请替小弟办点事……”
  “好说好说。”
  看着二人勾肩搭背地开始商量,冯天星等人面面相觑。
  自古流氓不可怕,就怕流氓有文化,这姓卓的小子太损了吧,居然光明正大地教唆朝廷鹰犬去对付江湖同门。
  要是消息传出去,还不被人喷死,连带着他们也要受累。
  几人点点头,无声中有了默契,今日的事全当没看见,没听见,反正都是卓小子一个人做的。
  有了卓沐风的指点,加上郑原跃跃欲试,离开酒馆后,他立刻招来几个心腹,向他们吩咐事宜。
  都是差不多的货色,几个心腹当天便领着小弟们办事去了。
  这些家伙武功不行,但挑衅人很有一套,原本碍于他们的身份,不敢动手的帮派高手,硬是被他们惹毛,挥拳相就。
  于是乎,早就待命的六扇门捕快倾巢出动,直接带走了闹事者,一番威胁恐吓,撬出了几条罪名后,又添油加醋,大有借机封掉几大帮派的意思。
  都是做黑道生意,包括奇正派掌门在内,全都不想闹大,又是塞银子又是用关系,郑原装腔作势一番,随后提出要他们戴罪立功。
  “听说最近有个江洋大盗,隐藏在我云岗城,本官想拿下此人,赚点政绩,你们多多出力。”
  几人恨得直咬牙,却也不得不答应下来。
  也有人敏感地将此事与冯天星联系到了一起,偏偏没有任何证据,只能将不满藏在心里。
  几大帮派耳目众多,将雷晨的画像传阅一遍后,便开始地毯式地搜索起来,包括郑原为了感激卓沐风,同样派出捕快协助。
  整个云岗城都动了起来。
  “搞什么!”
  一间低矮的土房中,一名披头散发,宛如流浪汉般的男子,看着满街的告示画像,目露凶光。
  这几日他连药铺都不敢去,生怕被人认出来,幸亏身上的伤势经过调养,恢复了七成左右。
  只是这样下去不行,继续坐以待毙,极可能会被找到,如今只能冒险出城了。
  男子也是狠人,直接在自己脸上划了几刀,结痂后又抹上很多泥,撕烂衣服,活脱脱是丐帮弟子。
  他佝偻着走在路上,光身体散发出的气味,就让人退避三舍,加上故意与一群乞丐走在一起,更加没有人会认为,他就是独来独往的夜游鹰。
  一直顺利来到了东城门,城门士兵捂着鼻子,挥手赶他。
  男子得意一笑,很快走入丛林,但是没过多久,前方忽然就闪出了一道身影,是一名身材颀长的布衣少年。
  “夜游鹰,等你很久了。”
  卓沐风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