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八十七章 秒败

第八十七章 秒败


  突如其来的大喊声,定住了很多将要离去的人。一些江湖经验老道的武者们,则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  这种事情,他们见的多了,有些甚至在年轻时也做过。
  在群雄环视之下,寻找一个可堪一战的对手,然后将之击败,这不啻是扬名的最佳机会。
  好奇之下,许多人循着声音,看向了浑身战意昂扬的陈如意。但也有少数一些人,将目光落在一脸莫名其妙的卓沐风身上。
  “卓兄,听闻你的剑法乃是一绝,可敢与在下较量一下?”
  外人的注视,更加激发了陈如意邀战的冲动,他跨步而出,神采奕奕地拦在卓沐风身前。
  “喂,我说你是谁啊,快快让开!”
  卓沐风没说话,凌飞率先怒斥道。
  “凌捕头,原来你也在这里,恕汤某眼拙,早知该请你喝几杯水酒。”
  一名圆脸壮实的锦衣中年人走了过来,凌飞一瞧,这不是金枪门的汤不热吗。别看他在暖阳山的江湖门派面前耀武扬威,那些都是三流门派,跟金枪门可没法比。
  纵然凌飞有一定的背景,但如今孤身在姑苏城,他也不想随便得罪一个地灵榜高手,遂笑道:“汤掌门,别来无恙啊,不知这位少侠和你是……”
  自己一呵斥陈如意,汤不热就走了上来,说二者没关系,砍掉凌飞的脑袋都不信。
  “这是我的外甥,临安陈家的嫡公子,今后若是在姑苏城不小心冲撞了凌捕头,还要您大人有大量啊。”
  不少人露出了然之色,有这层关系在,难怪汤不热要为陈如意站台了。临安陈家虽不算是超一流世家,但也不输于金枪门,论底蕴还犹有过之。
  身为嫡公子,陈如意的实力必定不俗,思及此,一些人看向卓沐风的目光,便多出了几分怜悯之色。
  像这种世家公子,挑战别人都是有讲究的,不事先调查清楚你的实力,根本不会乱来。换言之,一旦他出口挑战,就代表有极高的把握取胜。
  “卓兄似乎遇到麻烦了。”
  本欲离开的华为峰,悄然皱了皱眉头。
  “这种事情,我劝师兄你还是少插手,否则被人说不敢应战,他丢的脸只会更大。”
  看到华为峰有出头的意思,一边的巫媛媛不急不缓地提醒道。
  华为峰犹豫了片刻,最后轻轻叹了口气,终究没有走上前。
  而一旁的蓝翔则目光灼灼地盯着卓沐风,嘴角轻勾,似乎想看看对方会如何应对。
  这边汤不热为陈如意撑场,人群中的薛远峰也忍不住了,走到卓沐风身边,担忧道:“沐风,听说你上次的肩伤还未痊愈,还是快快回去休息吧。”
  这是给自己台阶下啊,老薛够仗义。
  卓沐风感激地看了对方一眼,却听对面的陈如意道:“既然卓兄伤势未愈,那么给个准数,什么时候会痊愈,请在场的前辈们见证,在下随时恭候卓兄。”
  还没完没了了?
  卓沐风异常恼怒,你想出名,非要踩老子干什么?他冷冷地与陈如意对视,问道:“陈兄,请问江湖有规定,你出言挑战,在下就非要接受吗?”
  他又不是傻子,连对方的实力都不知道,万一真要被人碾压,岂不是上赶着给人当垫脚石?
  陈如意笑道:“莫非卓兄怕了?”
  “那倒不是,就怕今日答应了陈兄,明日又会有王兄,李兄来挑战,那卓某岂不是什么都别做了?”
  “卓兄,我知道你担心什么,实话告诉你,我也是不久前修炼出了内力,堪堪达到真炁一重,你就放个准话,敢不敢应战!”
  卓沐风一听,真炁一重?对方既然这么说,必然不敢在交手中耍诈,而以对方的背景,估计修炼的最多是三星内功吧。
  自己未尝没有机会取胜啊。
  最关键的是,对方咄咄逼人,自己若不还以颜色,还让人以为好欺负,卓沐风有了主意:“想让我答应挑战也可以,但有一个条件。”
  “什么条件?”
  陈如意眼睛一亮。他身后的汤热,李长青等人也竖起了耳朵。
  “我们设个赌局,若是陈兄输了,便给兄弟十两银子,陈兄这是什么眼神,绝非兄弟贪财,只是唯有如此,才能杜绝什么人都挑战在下。”
  陈如意一听有点道理,忙问道:“若是卓兄输了呢?”
  “那便是输了,还能如何?陈兄别忘了,是你挑战我,如果不答应,那此事便作罢。”
  见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陈如意恨得牙痒痒的,想用十两银子吓退我,真是太年轻太简单了,咬牙道:“我答应!”
  话音刚刚落下,陈如意已迫不及待,将浑身功力运转到了极致,一股似有若无的威压,以他为中心扩散出去,地上的石子都微微跳动起来。
  “这是陈家的无极心法,在三星内功中都算是上品,看来陈如意得到了真传。”
  一名来往于姑苏城与临安城的高手低声道。这样的话,无疑大大宣判了卓沐风的不利局面。
  尤其是卫道盟的一些人,早就看不惯卓沐风,觉得他就是靠运气斩杀了双邪,白白捡了一个大名头,看今夜不原形毕露。
  李长青嗷嗷道:“陈兄手下留情,你结束之后,在下也想和卓兄较量一下,弥补上次的遗憾。”
  薛十诫等人巴不得卓沐风吃亏,但如果对象是金枪门,两权相害取其轻,还是让姓卓的赢更好,但是看形势,姓卓的恐怕赢不了啊。
  众人的思绪只在片刻闪过。
  却没有人知道,早在提出条件时,卓沐风就在暗暗寻找着「化精芒」的感觉,等到陈如意运转功力时,他已惊险地进入了那种状态。
  五指握剑,手臂用力,不等对方出招,卓沐风一剑点向陈如意。
  剑尖处,由内力凝聚而成的无形精芒长达寸许,无坚不摧,犀利地划破空气,发出低亢的刺响声。
  正垂头丧气走在颂雅乐府的隋唐,突然停下脚步,回首望向府外。
  街道上,觑见卓沐风这一剑的汤不热,薛远峰,乃至于更多的大派掌门,高手等,亦是面色狂变。
  陈如意刚刚使出第一招,双剑碰撞之下,只觉得对方的剑锋异常锐利,轻轻划过,相隔寸许的距离,他只觉得手掌大痛,不禁低叫一声,动作也变了形。
  下一刻。
  一柄长剑趁势而入,抵在了陈如意的脖颈处。
  一剑秒败,全场落针可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