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七十八章 一群凡夫俗子

第七十八章 一群凡夫俗子


  “你说什么,你突破到了真炁境?”
  薛远峰不敢置信地大叫,声音震得卓沐风和薛十诫的耳朵都隆隆作响,可见他有多激动。
  卓沐风道:“前几日赚了些钱,便买了两株一星药材,加上我师父在死之前,已将内功传授于我,所以就练了练。”
  薛远峰一抓卓沐风的脉搏,感应之下,果然发现了一股微弱的内力,竟比儿子还多几分,问道:“你花了多久练成的?”
  “挺久的,大概半个多月吧。”
  其实卓沐风只花了十天,但他觉得有必要低调点,故意多说了二分之一,如此一来,相信不至于让人太吃惊。
  但他万万想不到,薛远峰父子非但没有释然,反而比先前更加震撼。
  薛十诫都要疯了,半个月?他修炼的是三星内功,资质不差,可也花了足足二十多天才练出内力,就这速度,还被父亲连连称赞。
  据他所知,卓沐风所在的墨竹帮,只有一套一星内功,然后对方花了半个月就练出了内力。
  呵呵……
  “卓兄,夸大其词可不是好事,我们兄弟之间就不要虚头巴脑了吧。”
  薛十诫绝不相信卓沐风的话。
  然而薛远峰就不同了。
  上次卓沐风在卫道盟小试身手,可没有动用内力,当然也可能是对方隐藏了,但不管如何,都足以证明卓沐风的可怕天资。
  自己还以为,对方至少还需要数年才能成为真炁境武者,没想到啊没想到。
  这一刻,在薛远峰心中,卓沐风的地位再度上涨了一个档次,喝道:“来人,把我窖藏五十年的拉菲拿出来,我要亲自为沐风侄儿庆祝一番!”
  薛十诫幽幽道:“爹,你今年好像才四十三岁吧,而且西域的拉菲酒,最多藏个十几年。”
  薛远峰怒拍儿子的脑门:“你懂什么,那是你爷爷存的,罢了,给我换窖藏二十年的竹叶青。”
  人家盛情款款,卓沐风也不好意思拒绝,二人一个沐风侄儿,一个薛家伯父,别提有多亲热,薛十诫完全成了局外人,只能独自喝点兑水的白酒。
  他么的两个无耻之徒!
  薛十诫要多郁闷有多郁闷,现在姓卓的有了内力,看父亲的表现,估计还很可怕,自己且再忍一忍,总有出头的时候。
  蹭了一顿酒,批文的事也有了着落,卓沐风满身轻松地返回暖阳山,好巧不巧,竟碰到了巫媛媛一行人。
  华为峰老远就打了声招呼,毫无地灵榜年轻高手的架子,反倒是巫媛媛,闻到卓沐风身上的酒气,皱皱眉头,十分厌恶的样子。
  “华兄是要往何处去?”
  卓沐风随口问道。
  华为峰道:“自然是除魔卫道,卓兄要不要一起?”
  看这群人披刀佩剑,气势汹汹的样子,还是三巨头领队,卓沐风猜测,他们要针对的目标一定很强大,自己一个真炁武者瞎参合什么,连忙找些理由搪塞。
  “虚伪。”
  巫媛媛说了一句,迈步而去。华为峰不好意思地笑笑,一群人很快消失在街角。
  卓沐风耸耸肩,走向另一个方向。
  薛远峰的办事效率很高,第二天清早,批文就到了卓沐风手中。看着红色印鉴的「三流」二字,卓沐风大手一挥,立刻吩咐商紫蓉再招人。
  得知师兄成为了真炁境武者,商紫蓉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,嘴巴张得能塞下一颗鸡蛋,又是震惊又是羡慕,一边嚷着自己也不想管俗务了,一边又马不停蹄地行动起来。
  碍于资金所限,这次招了一百五十人,整个墨竹帮的规模,也随之扩大到了三百五十人,不得不请工匠扩建屋舍。
  虽然余钱又变得捉襟见肘,但看着帮中欣欣向荣的场景,卓沐风还是难掩兴奋。
  不过糟心事也不是没有。
  继杜月红之后,商紫蓉和二老也向卓沐风反应,这些天时不时有彩雾和异味飘来,别说菜地,就连茶树都受到了影响。
  经过调查,原来在数里之外,有个叫「丹华阁」的三流门派,从上到下精研炼丹之术,却因为火候不够,时常发生爆炸,这些雾气便是炼丹所致。
  大部分江湖人买不起星级药材,又看不上普通药材,练武丹药也就应运而生了,卖得十分紧俏。不过八成的炼丹术,都掌握在顶级门派手中。
  小门小派出产的丹药,没有质量保证,江湖武者也不敢买,所以长年累月下来,至少是超一流门派,才会涉足丹药生意。
  很难想象,这个丹华阁哪里来的勇气,不怕赔本吗?
  叶老表情古怪道:“听说那位阁主,发誓要研究出全新的丹药,好几年也没成果,就是不肯死心,最后丹没炼成,反倒把附近弄得乌烟瘴气。
  很多门派都去衙门告过状,不过丹华阁有些背景,最后都给压了下来。”
  见身边几人都是一脸愤怒,卓沐风就知道,他们一定也去丹华阁沟通,结果自然不言而喻。
  当天卓沐风亲自去了丹华阁。
  丹华阁主并未现身,接待他的乃是丹华阁大弟子,冷漠道:“如果是劝我们放弃梦想,停止炼丹,请回吧,一群甘于平庸,也想拉着别人一起平庸的凡夫俗子!”
  卓沐风有种日了狗的感觉,就见对方忽然一掌拍向左侧,咔嚓声中,三丈之外,一棵成人手臂粗细的小树当场折断。
  好刚猛的内力!
  卓沐风暗自心惊,此人的内力之强,远胜他遇见的任何对手。
  “在下忝为真炁九重境界,若阁下自信能胜过我,整个丹华阁听你吩咐又如何,否则,哼!”
  留下一句牛逼哄哄的话,那人关上了大门。
  卓沐风的表情实在有些难看。
  对方内力的差距,已经不是武学技巧所能弥补的,何况这样的高手,实战能力绝不会太差。
  可若是任由丹华阁胡作非为,他的茶树要不要活了!难道又要找薛远峰帮忙,那也显得卓沐风太无能了一些。
  之后几天里,卓沐风一边练武,一边想办法。
  可还不等他想出个究竟,暖阳山却突然发生了一件大事,此前联袂行动的卫道盟诸人,更是齐齐赶来,神情颇为焦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