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六十七章 你们可以去死了

第六十七章 你们可以去死了


  凝实的劲风袭来,令商紫蓉脸庞刺痛,好似被铁锤狠狠砸中一般,刀背带起的阴影,吞噬了她的思维,使她傻傻地站在原地。
  唯有那双大眼睛,浮起一层下意识的无边恐惧。
  蒋仲荣欣赏着这一切,长刀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。
  身为春雷门的门主,他有五百号兄弟要养,自己也要购买练武资源,享受生活,偏偏近来时运不济,药铺连连亏本,眼看要坚持不住。
  抢劫偷盗之类的,姑苏城可不比其他地方,真敢做,八成能查到。无法可想之下,蒋仲荣才注意到了墨竹帮。
  这个新来帮派,能搞到这里的地皮,代表手段不简单。蒋仲荣特意让人去查过,发现墨竹帮的地契,乃是多年前的一位富商所有。
  而那位富商早已去世,想必墨竹帮帮主,应与那位富商有关系,疑窦大去的蒋仲荣,顿时升起了歹毒心思。
  尤其他打听到,墨竹帮只是不入流帮派,代表没有真炁境武者坐镇,索性便来个栽赃嫁祸,让对方放放血。
  “敢无视蒋某,让你后悔莫及!”
  刀背狠狠砸出,蒋仲荣仿佛看见了商紫蓉满脸是血,骨骼碎裂的画面。
  叮!
  但就在这时,从斜侧里刺来一抹白虹,直袭向蒋仲荣的左胸,逼得他不得不收招抵挡。长剑点在刀背上,蒋仲荣猛力一震,荡开偷袭者。
  “师妹,伤重吗?”
  卓沐风看着商紫蓉的伤口,待发现深达寸许,皮肉都翻开了,不禁眼睛发冷。
  “不重,师兄,他们要砍我们的茶树,故意坑害我们!”
  就像一下子找到了依靠,迎着卓沐风关怀的眼神,商紫蓉泪水涌出,哽咽说道。
  “放心吧,没人敢欺辱了墨竹帮,而不付出任何代价。今日的事,交给师兄来解决。”
  商紫蓉不知道师兄该怎么解决,蒋仲荣的实力,绝对远胜过师兄,思及此,小声道:“我已经派人去请官差,师兄莫要拼命,只需拖延片刻就好。”
  可惜这话还是被蒋仲荣听到了,嘴角勾起一丝莫名的笑意,道:“你就是墨竹帮的帮主?现在事情很清楚,赔钱,我们还可以私了。
  否则的话,你碍了我的生意,我也绝不会让你好过。”
  “赔钱!”
  “要么赔钱,要么断树,自己选!”
  近百位春雷门的人一起吆喝,气势汹汹,仿佛他们真的是吃亏的一方。
  赵金等人气得胸膛都要爆开了。
  这些浑蛋,一个个蛮不讲理,好勇斗狠,讲理讲不通,打又打不过,现在只能期望官差们快些过来,主持公道。
  说曹操,曹操到。
  卓沐风正准备说话,几名皂服官差迅速走了过来,大喝道:“都干什么,青天白日闹事,眼里还有没有王法?”
  看着蒋仲荣与几名官差微妙的表情,以及官差来的如此及时,卓沐风像是明白了什么,嘴角抿起。
  “郑大人,你们终于来了。”
  蒋仲荣恶人先告状,当即把事情说了一遍。
  姓郑的官差也不理墨竹帮众人的反驳,冷冷地瞥了卓沐风一眼:“既然是你有错在先,那么理当赔偿,本官在此,你们快快解决。”
  墨竹帮众人哗然,这下子终于明白,双方根本是蛇鼠一窝,早就勾结在了一起。
  卓沐风道:“你就不听听我的说法吗?”
  姓郑的官差道:“没那个必要,我熟悉蒋门主,他不会说谎的。小子,识相点吧,不要浪费我的时间,否则我不介意请你去大牢坐坐。”
  郑屠直视着卓沐风,毫不掩饰眼中的威胁和冰冷。
  如果是三流门派,他或许还会忌惮一二,区区一个不入流的帮主,靠着多年前的关系立足于此,也不看看,自己几斤几两。
  郑屠丝毫不担心卓沐风敢乱来,对方不动手还好,敢动手,他立刻就能给卓沐风安一个罪名,到时走走关系,轻易能让对方坐几年牢。
  而且在牢中,他也有很多种办法,让卓沐风生不如死。
  这种事情郑屠做得太多了,在他眼里,卓沐风与路上的蚂蚁没有什么区别,随手便能碾弄。
  商紫蓉等人怎么都想不到,事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,请来的官差,不仅不帮他们,反而还落井下石。
  偏偏对方官位在身,他们根本不敢乱来。
  这就是姑苏城吗,原来也有霸凌存在,而且更让人无力。
  “狗官,你们沆瀣一气!”
  商紫蓉愤怒地大叫道。
  郑屠脸色一冷:“你再给我说一遍,信不信治你一个污蔑朝廷命官的大罪。”他背靠官府,就算事情捅破,也最多被训斥一顿,完全是有恃无恐。
  卓沐风按了按商紫蓉的肩膀,淡淡道:“赔钱,休想!我要到衙门,与对方当面对质!”
  蒋仲荣冷笑起来。
  蠢材,与我对质,你怕是没这个机会。
  郑屠也在摇头。
  为什么总有人敬酒不吃吃罚酒,你赔了钱,我拿走一部分,不是很好吗?非要撕破脸,等到了衙门,老子随意找个由头,便能关了你,再折磨几天,保你服服帖帖。
  “带走!”
  郑屠手一挥,立刻便有几名官差上前,推搡着卓沐风往前走。
  蒋仲荣则带着两名亲信,与郑屠有说有笑,还不忘吩咐在场的手下:“给我站在这里,看住他们,别让任何人动茶树。”
  这幅口吻,好像茶树是他家的一样,听得商紫蓉等人火冒三丈。
  四周是团团包围的春雷门弟子,想起卓沐风临走时的眼神,商紫蓉强行按捺住拼命的冲动。
  我不能急,不能害了师兄。对了,他与泰禾派掌门有旧,实在不行,只能去登门求助了!
  ……
  一行人行走在山路中,卓沐风看看四周,全是茂密的丛林,游暖阳湖的人,就算抬起头也看不到这里,是个好地方。
  他停下了脚步。
  “怎么不走了,瘸了吗?”
  一名官差怒喝道,颇为享受狐假虎威的感觉。
  郑屠和蒋仲荣也一脸玩味的看着卓沐风,现在求饶会不会太迟了。
  卓沐风的目光,从这几人脸上一一掠过,眼神冰寒得能冻结人身上的血液,淡笑道:“这里是个埋人的好地方,你们,可以去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