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六十六章 蛮横无理

第六十六章 蛮横无理


  “抽中了!”
  对于抽中转化的三星武学,卓沐风并不抱有希望,只是存着试一试的心态,没想到不仅抽中了,而且还是最喜欢的剑法。
  没记错的话,这套大须弥剑式,乃是天山派的绝学之一,可攻可守。
  与其他武学不同的是,即便身处斗室,空间狭小,这套剑法的威力也不会受到丝毫的影响,能用最小的代价,制造最大的杀伤。
  咻咻咻……
  当橙色小人彻底变成黄色小人时,其演练的剑招,也从意境上发生了根本的蜕变,一招一式,大工不巧,藏拙敛锋,偏偏又给人无处可躲,无懈可击的感觉。
  不愧是三星剑法,其变化和玄奥,远胜过之前抽取的二星武学。
  随着黄色小人融于卓沐风的身体,他很轻易掌握了大须弥剑式所有的精髓,接下来要做的,便是不断练习,直至剑招变为本能。
  这个过程很辛苦,很枯燥,但卓沐风乐在其中。
  每天清晨,阳光穿透白雾,映得宽阔的暖阳湖金光粼粼,有渔女乘舟放歌,有行人在湖边散步,而山上的卓沐风,早已练了半个时辰的剑,浑身湿透。
  若是无事,他会一直练到中午时分,等吃过饭,又待在院子的树荫下继续。
  三星武学不愧是三星武学,哪怕卓沐风掌握了精髓,也修炼了足足半个月,才艰难达到小成之境,令武柱值提升了300点。
  他自己嫌慢,却不知道,若是这种进度被外人得知,会造成怎样的动静。
  人雄榜上的高手,资质远胜普通人,但让他们将三星武学修炼到小成,没有两三年时间想都别想。
  半个月,这跟天方夜谭差不多。
  剑法进步的同时,卓沐风也没有放弃提升境界,每日申时,他都会吞服蜕变完成的普通药材。
  帮内人手多,各项开支也多,暂时没有余钱供他购买星级药材,尽管如此,几天下来,他的躯干骨也淬炼了二十七块,距离第五重越来越近了。
  墨竹帮右侧的大片空地上,一群帮众正在栽种茶树。
  之前鲁豪留给卓沐风的信中,写下了姑苏城的一处地址,卓沐风派人前去,发现是一家面临倒闭的茶铺。
  茶铺老板与鲁豪有些关系,大概早就得到了吩咐,表态愿意以十五两银子,将茶铺连同茶种一并转给卓沐风。
  按照姑苏城的行情,这跟白送差不了多少。
  寻思着墨竹帮还有大片土地空闲,而且土质不错,卓沐风一咬牙,拍板将茶铺买了下来,又让帮众将茶种,乃至店铺存下的茶树种在暖阳山。
  这是墨竹帮的第一项生意,关系到能否壮大发展,商紫蓉忙前忙后,指挥得那叫一个顺溜,连走路都是带风的。
  卓沐风也乐得如此,否则哪有时间练武。
  这天上午,一阵急促凌乱的脚步声忽在院外响起,令卓沐风停下了动作。
  一名新招的帮众敲敲门,得到应允后闯了进来,脸色煞白,大叫道:“帮主,春雷门的人又来闹事了。”
  卓沐风皱眉道:“你那么紧张干什么?”
  春雷门,是驻扎在暖阳山外层区域的众多门派之一,毗邻墨竹帮。前几日,因为种植茶树的事,数次派人来交涉,让墨竹帮立刻停止。
  对于这种无理的要求,卓沐风自然不予理睬,我自己的地,如何处置还需要别人的同意吗?
  可是看起来,春雷门的人似乎并不甘心。
  “帮主,这次他们来了很多人,非说我们的茶树,挡住了光线,影响了他们的药材生长,要我们赔钱。商副帮主与他们理论了几句,结果,被对方一刀划伤了。”
  说到最后,新招的帮众声音减小,回忆起那可怕的一刀,他至今还心有余悸。
  而院中的卓沐风,听到这句话,脸色一下子阴沉起来。居然动上了手,而且还伤了小娘皮?
  卓沐风一言不发,匆匆地出了院子,那名帮众紧紧跟随在后面。
  茶地上,两帮人正相持不下。但是很明显,墨竹帮的人看着气势凶狠,其实色厉内荏,一些人拿刀的手都在发抖。
  商紫蓉抚着肩膀上的伤口,咬着嘴唇,大眼睛中隐见模糊,但仍勇敢地与划伤她的凶手对视,不退一步。
  “天下最大不过一个理字,我们已经多番警告,你们却仍一意孤行,这是你们自找的,立刻拔了所有的茶树,否则,别怪我们不客气!”
  春雷门一共来了近百人,为首者是个头扎布巾,眼神闪烁的中年男子。他手上的刀正在滴血,朝前虚挥,骇得墨竹帮的一些人后退几步,嘴角不禁微微上扬。
  商紫蓉又气又怒:“我们根本没有影响你们,你们在强词夺理!”
  墨竹帮的茶地,与春雷门的药地,相隔了六米多远,以茶树的高度,哪里有阴影投射到对面,何况茶树才种了多久?
  看那些药材萎靡不堪的样子,本身的药种就差,种植又不合理,明明是自己造成的结果,却赖在了墨竹帮头上。
  商紫蓉越想越气,只觉得胸腔憋着一团火。
  可江湖是最不讲道理的地方,它只讲实力。那名男子的实力是她见过最强的,比爹还要强,之前一刀劈来,她只觉得在鬼门关走了一遭。
  若非实在要强,这个十五岁的小姑娘,怕是早就吓瘫在地上了。
  “别狡辩了!正是你们的树,损害了我春雷门的药材,想要解决,很简单,立刻给我赔钱!不然的话,我手下的兄弟替你们动手,拔了这些树!”
  中年男子大声沉喝。
  他身后的人,皆露出张狂的狞笑,随时准备动手。
  商紫蓉咬牙道:“你们胡作非为,官府定会收拾你们。”
  中年男子哈哈大笑:“那你们就慢慢等官府来,兄弟们,给我砍了他们的树!”
  一群人挥舞着刀剑,如狼似虎般扑了上来。
  “拦住他们!”
  想到这是墨竹帮的第一笔生意,茶树被毁,师兄和自己的心血就白废了,商紫蓉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,忍着伤口剧痛,挥剑杀出。
  “滚!”
  中年男子眼中厉芒一闪,手臂带起蓬勃的内力劲风,轻易震开了长剑,余势不停,刀背横扫向商紫蓉的面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