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六十一章 成全你

第六十一章 成全你


  除了买不起院子,商紫蓉透露,江湖帮派想在姑苏城治下发展,还得去司户衙门,进行登记注册。
  “这应该不难吧?”
  望着商紫蓉的表情,卓沐风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  “来姑苏城发展的江湖帮派太多,听司户衙门的人说,按照预约顺序,我们得排到半年之后。”
  商紫蓉低声道。
  也就是说,这半年之内,墨竹帮没办法招人,扩张,因为一旦人数超标,六扇门的人就会请你去喝茶。
  可卓沐风哪里等得起大半年?!
  权柱值的增加,乃是最快提升武柱值的手段!
  胡莱在一边暗笑。
  让你姓卓的嚣张,姑苏城这一亩三分地,遍地都是大佛,就你这种小鬼,能翻起一朵小浪花就不错了。
  卓沐风安慰了几句,随后在客栈见到了两老,也顾不得换掉破旧的长衫,便带着商紫蓉几人,往司户衙门赶去。
  胡莱为了看热闹,也跟着前往。
  到了地头一看,一队长龙排在那里,远处还堆着一叠兵器。
  卓沐风随便问了几人,这个是陈帮主,那个是王楼主,所在的门派名字也五花八门,什么花柳帮,王家楼等,听的人无语。
  卓沐风皱起眉:“两位大侠,如何想到这样的帮派名字?”
  陈帮主道:“少侠有所不知,天下帮派那么多,好名字都被人注册了,陈某也是被逼无奈啊。”
  王楼主道:“我听说,司户衙门有卖帮派名字的,昨天就有一个家伙,花二十两银子买了一个,叫日天宗。”
  众人听得羡慕不已,好名字就是霸气。
  卓沐风原想使些银子,贿赂一下登记的官吏,经过一番交流才知道,大家都是这么想的,所以二三两银子根本没用,至少五两起跳,视情况加价。
  自己的钱来之不易,卓沐风可不想大手大脚,只好领着众人闷声返回。唯有胡莱这家伙,一路哼着调调,让卓沐风很想揍他。
  “要是能认识什么人就好了。”
  这样想着,卓沐风脑中忽然电光一闪。
  泰禾派不是在姑苏城吗,不知道薛十诫那家伙有没有办法。听说其父乃是地灵榜的高手,资源应该不差吧。
  “师兄快看,那不是薛马脸吗?”
  巧合得很,卓沐风正想着薛十诫,边上的商紫蓉碰他一下,抬起头,就见一群人走向不远处的精致酒楼,昂着头的薛十诫赫然在列。
  这倒是省了自己的功夫。
  卓沐风大步向前,呵呵笑道:“薛兄,你我兄弟当真有缘,又见面了!”
  薛十诫计划着今晚去万香楼,约见新来的芙蓉美人,心情颇佳,忽然听到这似曾相识的声音,身体下意识泛起一阵鸡皮疙瘩。
  一定是听错了。
  但身边的黄朝晖,叶秋冬二人已然停了下来,一脸活见鬼的表情。
  “薛兄,你我二人在红日城一见如故,把酒问青天,对影成三人,何等逍遥快活,你都忘记了吗?”
  确定不是耳背,循着声音,薛十诫机械般转过头,脸色瞬息万变,如同变色龙一般,张张嘴:“卓,卓沐风,你怎么会来姑苏城?”
  卓沐风道:“说来惭愧,薛兄年纪轻轻,各项已是同辈翘楚,与你分别之后,卓某深受激励,也打算来姑苏城长久发展,今后还要仰仗薛兄多多关照。”
  关照个屁啊!
  薛十诫只感到眼前发黑,手足冰凉,差点就站不稳。
  这个双面人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,又有把柄在对方手中,薛十诫巴不得一辈子见不到这家伙,最好哪天被雷劈死!
  他以为回到姑苏城,就可以脱离那晚的噩梦,没想到,这个混球居然追到了姑苏城!
  “诫儿,这位少侠是?”
  此时一群人全都停下,一名看起来四十多岁,穿着褐色锈丝锦袍,同样长着一张红润马脸的中年男子走过来,双目灼灼地盯着卓沐风。
  薛十诫无力道:“爹,这是孩儿在红日城认识的……好友,卓沐风。”
  “人如其名,一见便让人如沐春风,卓少侠好风采。”
  中年男子喝彩道,好像没看见卓沐风一身破烂的打扮。
  不愧是泰禾派的创始人,讲话就是有水平,卓沐风道:“哪里哪里,薛掌门才是英雄气概,器宇不凡。”
  薛远峰点点头,诚恳邀请卓沐风一行人共同赴宴。在他看来,儿子眼高过顶,一般人可不会让他如此失态。
  卓沐风正愁怎么拉关系,闻言欣然答应。
  “哼!”
  一名黑衣老妪冷哼一声,这声音听得卓沐风心颤,一下子猜出来,对方应该就是那晚差点杀了自己的吕素文。
  回过头,果然见胡莱脸色不善,一副想与黑衣老妪拼命的架势,好在他换了装,黑衣老妪没认出他来。
  酒楼的最高层被泰禾派包了,卓沐风进去才知道,原来是薛远峰的大弟子,最近突破到了真炁境,所以薛远峰出钱,请众护法,执事和个别弟子们庆祝一下。
  李艳玲这个女人格外热情,与卓沐风叙旧的同时,还与各位长辈们开开玩笑,堪称八面玲珑。
  酒宴开场,自然是觥筹交错。
  不过卓沐风等人毕竟是外来者,而且看上去没有什么背景,坐在最外围一桌,很快就被忽略。
  这边卓沐风一筹莫展,坐在内桌的薛十诫,亦是憋屈不甘。
  身为掌门之子,他的身份可比卓沐风高出不少,凭什么一见对方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。自己固然有把柄在对方手中,但对方也不敢与自己撕破脸皮啊。
  应该给姓卓的一个教训,让他知道进退!
  薛十诫目光游移,看了看坐在主桌,那名头戴书生帽,身穿白衣的年轻人,嘴角勾起了一丝玩味的笑容。
  正逢众人都在夸赞那名白衣年轻人,薛十诫忽然站起,朗声道:“大师兄天资卓越,勤奋有加,不仅修为达到了真炁境,泰禾派的各项武学,更是信手拈来,小弟佩服。”
  薛十诫的话令现场噤声,薛远峰更是一脸奇怪,儿子一向与爱徒不对付,今日怎么转了性。
  就听薛十诫话锋一转,道:“不过今日除了大师兄,在场人中,还有一位难得的少年英杰,他在红日城就直言,若有机会,要与大师兄过过招。”
  目光如火炬,死死地盯着卓沐风,薛十诫笑道:“卓兄,对吧?”
  你不是与我套关系吗,好,我就成全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