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五十四章 药土的变化

第五十四章 药土的变化


  将薛十诫拖入房中绑好,又如法炮制,搞定了黄朝晖三人,并搜出二两银子。卓沐风这才真正松下一口气,慢悠悠地坐下,喝起茶来。
  “姓卓的,快放了我们,不然等师伯到来,定要你好看!”
  薛十诫被绑得像个蚯蚓,越挣扎越不堪,他何曾受过如此奇耻大辱。
  “能不能有点新意,我已经够好看了。”
  卓沐风将茶泼在薛十诫的脸上,笑道:“让我猜猜,等我放了你们,你们一定会怂恿同伙,乃至能发动的江湖门派,说是我帮助六足邪逃跑。
  然后,我这个歪门邪道,一定会被群起而攻之,弄不好就是被杀。我的师妹,手下,连同墨竹帮也会毁于一旦。
  而你们这群正道,不仅得了名,说不定还能瓜分些好处。”
  卓沐风每多说一个字,薛十诫等人的脸色就白一分,因为他们真的是这么计划的。
  “所以为了我自己的命,只好先送你们去地狱,再多明天我就带着师妹浪迹天涯,小小的泰禾派,应该找不到我。”
  卓沐风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菜刀。
  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
  沈君豪大叫道。
  “把你们切片,然后分成几袋子装起来,这样容易运送。就是过程会有点痛,你们忍一下。”
  “不,卓兄你不能这么做,大家有话好说,我们一定不揭发你,冲动是魔鬼,你不要走上罪犯这条不归路。”
  最先吓尿的,居然是那个一直很冷酷的叶秋冬,连腿裤都湿了。
  薛十诫等人也是连连求饶,这一刻哪里还管什么尊严,下跪都来不及。
  “其实,我也不忍心这么做,毕竟太残忍了,有违我做人的宗旨。好吧,我这里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,就是不知道,你们愿不愿意。”
  卓沐风适时停下。
  他很清楚,杀了这四人,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,反而还会惹来猛烈报复。只有利用好他们,才能洗白自己。
  “愿意愿意,卓兄请说。”
  四人忙不迭道。
  “很简单,把你们家传的武学秘籍,全部写出来。一旦我出了事,这些武学秘籍,就会泄露出去,让你们无法在江湖立足。
  当然,只要我平安,一切都不会发生。这样,对你我双方都有保障。”
  听到这话,薛十诫四人大惊失色。
  武学秘籍中的招式,谁都能模仿,但运力方法却是秘密,一旦被人得知,想破掉这种武功轻而易举。
  可以想象,一旦他们的门派武学泄露,对同级别武者的威慑力必定大减,搞不好还会被针对,什么时候被人做掉都不知道!
  薛十诫本能要呵斥,但一对上卓沐风冰冷的眼神,立刻打了个寒颤。紧接着,他的手突然被卓沐风按住,菜刀猛地斩下来。
  “不!我答应,卓大哥饶命!”
  薛十诫吓得声音都变细了,等发现菜刀劈在距离手指仅半寸的地上,浑身都像是脱了力般,冷汗直冒。
  “你说,我写。”
  卓沐风将另外三人扔到了院外,关上门,拿起了准备好的笔墨纸砚。
  薛十诫泛起无力感,这家伙好周密的心思。
  不让另外三人听到,他们连串通的可能都没有,一旦随意篡改秘籍,只要对照一番,立刻就会露馅。到时候,鬼知道这个伪君子会干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。
  幸亏自己还没接触泰禾派的镇派武学,倒不用担心泄露。
  为了小命着想,薛十诫只好聋拉着脑袋,老老实实背诵秘籍。
  泰禾派的底蕴不浅,有两门二星武学,还有四门一星武学。
  卓沐风抄录下来,就在他默记的关头,意识中的权武三重门,突然发生了他意想不到的变化。
  只见武柱值猛地激增,从之前的140点,暴增到了1540点。计算下来,每门二星武学,价值500点。
  藏经阁内,则多出了三团运动的橙色小球,以及四团红色小球。
  “原来如此,从外界增补武学,也能增加武柱值。”
  卓沐风喜形于色。
  靠突破境界和练武,武柱值提升得太慢了,现在又多了一种方法,而且更为快捷方便,真是老天有眼。
  之后,黄朝晖,叶秋冬,沈君豪三人也分别背诵出秘籍,前两者知道的还没薛十诫多。倒是沈君豪,又让武柱值增加了600点,变成了2140点。
  药园内,传出一阵氤氲之气。
  卓沐风走进一看,竟发现原本浅红色的药土,颜色加深了一些,逐渐接近中红色。
  这是什么意思,会不会,药土的效果在增强?
  之前一次次的经历,让卓沐风确定,每当武柱值达到一定的数值,都会让权武三重门出现新的变化。
  浅红色药土,无法让普通药材变成一星药材,如果换成中红色药土,甚至是深红色药土呢?
  光想想,卓沐风已经忍不住心跳加速了。
  难道,自己除了当朝廷鹰犬还不够,今后还要去当秘籍大盗吗,身为君子,他真的很抗拒啊。
  有了足够的武柱值,卓沐风当即将透晶草插入药土,而后才退出意识。
  “卓兄,能不能给我们松绑?”
  薛十诫四人,眼巴巴地望着卓沐风。
  “哎呀,马脸兄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
  卓沐风心情大好,连忙上前。
  薛十诫气得差点咬断舌头,但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只能闷不做声。
  又见卓沐风带着抄录的秘籍离开,片刻才回来,知道他是将秘籍交给了‘可靠之人’,以此要挟,四人更不是滋味。
  “马脸兄,这次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,今后大家就是自己人了,就让我们共饮此杯,忘掉今夜的不快。”
  不快?
  你白得秘籍,恐怕做梦都会笑醒吧,怎么还有脸说这种话?
  但在卓沐风‘友好’的眼神下,四人也只能强笑一声,自己给自己倒一杯茶,假装豪气地喝下。
  这破地方他们一刻都不想待,正准备走人,卓沐风却叫住了沈君豪。
  “君豪兄,小弟想请你帮个忙,你方便吗?”
  不方便!
  沈君豪干笑道:“卓兄尽管吩咐。”
  “是这样,上次我让岳阳城的亨通镖局押镖,结果他们把我的透晶草遗失了,这次回去,你让他们按照契约,归还欠我的三十两银子。”
  玛德,这家伙居然买得起透晶草,别不是抢的钱吧?
  四人很不忿,觉得八九不离十。
  沈君豪心想,这不过是小事一件,自己暂时也不能得罪这伪君子,便拍拍胸脯:“卓兄放心,等沈某回去,一定马上办。”
  “好兄弟!”
  卓沐风竖起拇指。
  听到这三个字,四人别提有多腻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