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五十一章 无耻

第五十一章 无耻


  “你这是什么剑法?”
  不愧是江湖人,被人踩倒在地了,第一时间不是羞恼,反而是好奇。
  卓沐风淡淡道:“这是我自创的杀狗剑法,不值一提。”
  黄朝晖大叫起来,显然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严重侮辱,这时才剧烈挣扎起来。然而他被卓沐风打得不轻,牵动伤口下,登时一阵剧痛。
  其实双方的实力相差不大,但黄朝晖输在太轻敌,天赋虽不错,但论打斗经验,连李刚之流都不如。
  “让你道歉你不肯,为什么非要这么贱?别动,万一把你的脸挫伤了,我可没钱赔。”
  说话间,卓沐风碾动左脚,直接把黄朝晖的脸磨了一遍,气得后者脸色涨红,你他么不是没钱赔吗?
  薛十诫看不下去了:“把人放了,否则,要你后悔莫及。”
  没想到卓沐风更狠,直接一脚蹬得黄朝晖惨叫起来,喝道:“给老子道歉,否则我就废了他!”
  毕云涛和汪碧玲看愣了,这还是那个翩翩风度的卓兄吗,难道过去都是假象?
  “小子,靠着黄师兄的轻敌,你就目中无人?”
  那个叶秋冬下场了,面色冷酷,缓缓拔剑道:“我的剑,从不轻易出鞘,但出鞘必定……”
  话还未没说,卓沐风一剑刺了过去。
  叶秋冬只好仓促出剑,但他的节奏被打乱,还没利用出金刚五重的力量优势,就被卓沐风架住剑,以圆满的无影脚踢了个正着,死死按在地上。
  “你不讲规矩!”
  叶秋冬脸色涨红,尤其发现卓沐风像看智障一样的眼神,更是羞愧欲死。
  “泰禾派,就没有一个能打的吗?薛少侠,要不你过来试试,让我抽一巴掌,道歉就免了。”
  卓沐风对着薛十诫勾起手指:“但钱,还是要照赔!”
  毕云涛张大嘴巴,原来你是这样的卓兄,未免太霸道了吧,都说老实人不能欺负,古人诚不欺我矣。
  李艳玲一看情况要失控,连忙道:“卓帮主,大家都是江湖人,以后说不定还会碰面,何必弄得如此僵,求你先放了黄师兄和叶师兄吧。”
  说到最后,声音软腻起来,表情也是楚楚可怜。
  卓沐风动了爱才之心,道:“李姑娘所言甚是,都是一个圈子混的,要多交流才是。不知泰禾派给李姑娘什么待遇,我墨竹帮给你双倍,你过来,立刻给你个副帮主当当,大家一起称霸江湖。”
  李艳玲尴尬地笑起来,就你这个破帮?老娘在泰禾派待个几年,当个高层绰绰有余,来往的都是姑苏城一流门派的精英。
  谁跑来这破地方跟你干,还称霸江湖,你能在这一亩三分地当个土霸王就不错了。
  薛十诫眼睛眯起,这是当众挖人打他的脸啊,简直不能忍:“姓卓的,你别欺人太甚。你打伤我的人,我还没问你要钱。”
  “笑话!江湖决斗,自己技不如人,受伤也是活该。你们理亏在先,不赔钱也可以,但我会把这二人的衣服扒光,扔到大街上,让所有人看看泰禾派弟子的风采。赵金,动手!”
  赵金几人狞笑着走上来,骇得黄叶二人脸色煞白,不住挣扎。
  薛十诫连吸几口气:“你妄为江湖正道,薛某不屑与你计较……说,要多少钱?”
  在场之人都以为耳朵听错了。
  堂堂泰禾派少主,居然打都没打就服软,逼格尽丧啊。
  薛十诫也是有苦说不出。
  如果有十成的把握,他当然不介意教训卓沐风,但对方的实力委实让他压力山大,赢了还好,一旦输了,传到姑苏城,自己丢不起那个人,这便是成名人物的无奈。
  “师妹,听说那朵花,乃是你花了十两银子买的?”
  卓沐风看向商紫蓉,表情真诚。
  商紫蓉粉脸如火烧,连脖颈都红透了,在四周众人惊呆的目光中,低下了头。
  师兄,你怎么能如此不要脸,明明是随便摘的,估计就能卖几个铜板,让人家怎么答应嘛。
  现在回想起来,商紫蓉突然觉得,师兄之前那么愤怒,该不会就是存心讹人吧?
  “不是十两,难道是十五两,不对,二十两?”
  “师兄~”
  商紫蓉实在受不了,扭着越来越大的屁股,跑回了房间。
  迎着一群人嘲笑的目光,卓沐风面不改色,淡淡道:“师妹心慈,罢了,就十五两吧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。”
  “做人不能无耻到这个份上。”
  “来战!”
  薛十诫拳头握紧又松开,心中发誓要让卓沐风好看,从怀中拿出了五两银子,甩了过去:“就这么多,再多大不了拼命!”
  他要能随手拿出十五两,早就去买星级药材了。当然,服药需要隔一段时间,最近他刚好不能服用。
  卓沐风见薛十诫的表情,知道这是对方的极限,接住银子,两脚将黄叶二人踢回去:“毕兄,汪姑娘,李姑娘,一起留下吃饭吧。”
  这是准备赶人了。
  李艳玲连忙委婉拒绝。毕云涛和汪碧玲倒是想留下,但碍于薛十诫的面子,总不好太过分,也只能随之离开。
  卓沐风喜滋滋地掂了掂银子,返回院落,徒留下身后赵金几人崇拜的眼神。
  在隔着墨竹帮一条街的客栈住下,黄朝晖越想越气,来到了薛十诫的房中,怒道:“薛师兄,今日的事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  此时的薛十诫,完全不见了气急败坏的样子,而是笑道:“放心吧,此仇当然要报,顺便还能找到大盗六足邪。”
  “薛师兄知道六足邪的下落?”
  黄朝晖十分惊愕。
  “那人就在墨竹帮。”
  没有人知道,异种狼狗咬碎那朵锥形花,并非突然发狂,而是因为,那株名叫「月情迷」的花,与商紫蓉院子的其他花卉搭配,巧合地出现了「千里迷蝶」的气息。
  确切说,那便是千里迷蝶的配方。
  但即便咬碎了月情迷,阿达依旧显得狂躁,时不时朝另一处院落望,薛十诫就知道,中了千里迷蝶的六足邪,一定就在那处院落。
  “会不会是因为,那处院落种了一样的花?”
  黄朝晖提出怀疑。
  薛十诫摇摇头:“绝无可能。月情迷,一株只有一朵,三十天开一次,且花期只有六天。
  这种花本来就少见,而且必须是特定的几天,与特定花卉配合,才能散发出千里迷蝶的气息,很难找到花期重合的两朵。”
  可惜当时的情况,薛十诫轻易就看出来,毕云涛和汪碧玲偏帮卓沐风,李艳玲又太过圆滑,本身实力也不够。
  剩下他和沈君豪,很难斗得过人多势众的墨竹帮,所以只能隐忍下来。
  “今夜我们三人,再加一个沈君豪,一起行动,必能打姓卓的一个措手不及。到时不仅能擒住六足邪,还能报白日的仇。等到师伯赶来,顺便再卖她一个人情!”
  身为泰禾派少主,薛十诫从不是鲁莽之人,一击制胜才是他的目的。
  “师兄高明啊!”
  黄朝晖哈哈大笑,心服口服。
  ……
  返回院落的卓沐风,刚推开门,猛地发现,自己的床上竟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大汉,看见他,露出了憨厚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