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五十章 小露锋芒

第五十章 小露锋芒


  商紫蓉小院不大,又没有种植大树,整个院景一览无余,任何角落都被阳光照得清清楚楚。
  别说藏人,连猫狗都藏不了。
  薛十诫的面孔颤抖了一下,不过仅有卓沐风一人发现。
  “还有房间,麻烦商姑娘了。”
  那名随薛十诫前来的女子,并无任何尴尬,脸上的笑容始终如一。卓沐风觉得,这是一个搞公关的人才。
  商紫蓉哼了一声,带着此女进入房中,不久后,女子满脸失望地走出,对着几人轻轻摇头。
  那位名叫黄朝晖的圆脸男子大叫道:“不可能!薛师兄的阿达从不出错。上次李师弟的内裤被偷,阿达隔了数里都能找到。
  说,是不是你们把人藏起来了,快快交出来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
  卓沐风微笑道:“够了,别再演戏了,先跟我师妹道歉吧。”
  黄朝晖冷冷道:“还有其他的院子和房间,全部要搜一遍才算数。”
  正说话间,异种狼狗忽然一个急窜,冲到了小院东侧,张口将一朵橙红色的锥形花咬得稀巴烂,最后连根茎都咬掉了大半。
  原本准备接受道歉的商紫蓉,脸色猛地沉下来。
  那株花是她在山中采摘所得,因为色泽瑰丽,香气动人,这些年一直精心养护,稍有个好歹都会心痛上大半天。
  好不容易养到现在,居然被一条狗给咬烂了!
  薛十诫作势教训狼狗,轻笑道:“不好意思,阿达闻不得一些花香,我们去其他的院子吧。”
  转身便走,没有任何的表示。黄朝晖几人也是表情淡定,好像这一切是理所当然。
  “等等,你们就这样走了?”
  卓沐风的语气冷了下来。他自觉已经够客气了,但有的人似乎把这种客气,当成了软弱。
  “不然呢?”
  黄朝晖冷声道:“你最好配合行动,一旦找不到那位重伤大盗,我有理由怀疑,是你故意在拖延时间,给对方制造逃走的机会。”
  听到这无耻至极的话,别说卓沐风,就是赵金等六人都气得发抖,铿铿拔出了新配的刀剑。
  “怎么,想动手?难道你们与那位大盗真是一伙的?薛师兄,我建议回去后,将此事禀报给掌门,他老人家最恨一些为非作歹的小帮派。”
  黄朝晖毫不客气地威胁道。
  沈君豪见状,哪里会放过添油加醋的机会:“黄师兄,你们也许不知道,这位卓兄,前些天扯入了一桩命案,极可能亲手杀过上任县令,可是惹不得的。”
  毕云涛在一旁大怒,指责沈君豪信口雌黄,同时给卓沐风打眼色,希望这位好友能够变通,忍一时之气。
  远的泰禾派不说,哪怕是近前的薛十诫,黄朝晖,还有另一位不发一言的叶秋冬,皆是金刚五重的年轻高手。
  更重要的是,三人都修炼了泰禾派的二星剑法,云照十三剑,实力可比附近几城的同级武者强大太多。
  之前沈君豪与黄朝晖交过手,居然连三剑都接不过,可见一斑。卓兄若是不退后一步,只怕会吃更大的亏啊!
  商紫蓉大概也察觉到情况不对,拉了拉师兄的衣袖,低声道:“师兄,莫要与他们一般见识,大不了不养那花就是。”
  卓沐风恍若未闻,只是盯着薛十诫:“道歉,然后赔钱。”
  薛十诫摇摇头。
  并非他的道歉真的那么金贵,但他很不喜欢卓沐风的态度,嘴角勾起,眼神直视着卓沐风,就是不发一言。
  黄朝晖,叶秋冬,沈君豪三人,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,甚至巴不得薛十诫大打出手,将卓沐风教训一顿。
  那位叫李艳玲的女子,似乎是不忍卓沐风吃亏,劝道:“卓帮主,阿达只是一个畜生,何必与它计较。这朵花需要多少钱,我赔给你。”
  “多谢李姑娘,不过要赔也是罪魁祸首赔。”
  见卓沐风如此不明情势,李艳玲徒呼奈何,只好暗暗摇头。她能理解卓沐风,可惜,人要有实力才能硬气。
  “黄师弟,这位卓兄一定要我赔礼道歉,还要赔钱,你怎么看?”
  薛十诫露出嘲讽的笑意。
  黄朝晖一步步走向卓沐风:“有的人,就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也许我们有义务让他清醒清醒。”
  当双方相距五步时,黄朝晖拔剑而起,白色的剑光宛如一条毒蛇,以极快的速度刺向卓沐风。
  惊呼声响起,众人都没想到,黄朝晖如此凶狠,说出手就出手,毕云涛和汪碧玲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。
  商紫蓉尖叫一声,对面的剑光,好似分成了三道,形成品字形冲来,让她生出难以躲避的错觉。
  商紫蓉再不识货也知道,这是二星剑法,而且分明练到了极高的层次,就算师兄修炼了二星腿法,但没有兵器傍身,总是会吃亏的。
  头脑空白的瞬间,就见身前的师兄动了,不退反进,主动冲了出去。
  铿!
  同样是一剑拔出。
  卓沐风五指用力,手腕轻轻扭动,长剑用力斜切空气,在身后拉出了一连串并不明显的剑影。
  “找死!”
  黄朝晖口中冷笑,身体与长剑仿佛连成了一个整体,剑身晃动,无比刺目的阳光斑驳地投向卓沐风。
  他的云照十三剑,只差一步就能达到大成,在泰禾派的同辈中也能排进前十,岂容穷乡僻壤的小子挑衅?
  闭上眼睛,卓沐风的剑速忽然一阵加快,斜斜顶住了黄朝晖的长剑。紧接着,手臂用力一震,当啷声中,黄朝晖空门大开,被卓沐风的长剑狠狠拍在胸口。
  白家剑法第一式,白凤振翅。
  砰!
  黄朝晖来得快,去得更快,朝后飞了数米,翻滚在地,还来不及站起,就被卓沐风一脚踩在脸上。
  “什么?”
  “不可能!”
  众人大惊,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。
  薛十诫脸色阴沉,李艳玲目瞪口呆,就连自始至终都是扑克脸的叶秋冬,都禁不住变了表情。
  至于沈君豪等人,更是觉得不可思议。
  尤其是沈君豪,半个多月前,他还能与卓沐风过几招,现在对方一剑就击败了曾三剑击败他的黄朝晖,这算怎么回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