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四十一章 决战开始

第四十一章 决战开始


  听闻李刚带着李凌扬和鲁豪在县衙外求见,方廷潇的脸上,露出一抹嘲讽之色。
  李刚啊李刚,身为红日城的江湖第一人,才半个月不到,你就向本官服软,也未免太丢份了吧。
  话虽如此说,但方廷潇还是很满意的。
  这些年他靠李刚贪了不少银子,但也给对方留下了把柄,加上李刚的心机城府,方廷潇越来越感觉到,对方是一个心腹大患。
  若是不能掌控在自己手中,就必须想办法毁掉!
  之前他同意卓沐风的建议,给对方当后盾,除了想赚点零花钱外,试探李刚的态度才是关键。
  庆幸的是,对方还没有狂到天上去。也对,江湖人到底没有根基,必须依仗自己这样的大树才能活得滋润。
  就是不知道,李刚会付出什么代价,方廷潇得意地看了师爷一眼,后者会意,转身离去,不久后带着李刚三人进入了后院。
  看见满头是血的李凌扬,乃至浑身遍体鳞伤的鲁豪,方廷潇愣了那么片刻。
  “草民见过大人。”
  李刚躬身抱拳。
  “李帮主,你这是什么意思,莫非贵公子和手下犯了什么错?”
  “大人英明,这二人不仅犯了错,而且是不可饶恕的大错,事关大人。”
  听到前半句,方廷潇不以为意,等听到后半句,他的身体顿时从躺椅上直了起来,沉声道:“把话说清楚。”
  李刚当即将卓沐风的挑拨之计,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。在李凌扬暴露后,鲁豪知道大势已去,终于在此前松了口。
  话毕,师爷早已是怒火攻心,脸色涨红道:“好一个大胆的卓沐风,他竟敢如此愚弄大人!大人,属下建议,立刻动用人手将其捉拿。”
  说话间,单手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。
  红日城吏治腐败,山高皇帝远,方廷潇想捉的人,很少能够逃得掉。而一旦入了囚牢,他想让一个人死,办法简直不要太多。
  这也是为什么,李刚如此忌惮,甚至畏惧方廷潇的最大原因。
  听到师爷的建议,方廷潇轻轻闭上眼,又睁开,蓦然哈哈大笑起来,但笑声却极其刺耳冰冷,即便是李刚,都有种汗毛倒竖的感觉。
  他曾亲眼见过方廷潇虐待对手的画面,斩手断脚还是轻的。
  最恶心的一次,方廷潇当着敌人的面,侮辱了对方的妻子,最后还将尿撒在了后者的嘴里。
  从那之后,他就打定主意,不到万不得已,绝不得罪这个阴狠的小人。
  听说卓沐风有个肤白貌美的师妹,还有一个气质不俗的厨娘暗恋他,呵呵。
  方廷潇冷静道:“李刚,你的话虽有理有据,但从头到尾,都是你的一面之词,本官怎么知道,这二人不是听了你的命令,故意陷害他人。”
  其实方廷潇已经相信了李刚的话。那晚的事太巧了,这些天他也不是没有怀疑过,但总不能让李刚太得意。
  正说话间,一人匆匆进入后院,在师爷耳旁说了几句。
  师爷双目大亮,等那人走后,道:“大人,刚刚城门的士兵扣押了一趟镖,镖内竟是一株透晶草,据那位镖师说,押镖的人正是卓沐风。”
  说来也巧,这次杨秋亲自押镖过来,却被城门士兵刁难,索取入城费。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,杨秋入乡随俗,岂料,城门士兵却嫌给的钱少,就是不让杨秋进城。
  双方一番争执,差点大打出手,等到杨秋后悔的时候,已被官兵包围,只好乖乖被人检查。
  方廷潇本就对卓沐风极度不满,此时再听说,对方一面哭穷,另一面却偷偷得到了一星药材,怒火与杀机交织下,令他清癯的脸都扭曲起来。
  “李帮主,有没有兴趣,随本官去一趟春风楼,我让你和卓沐风当面对质。”
  方廷潇阴狠地笑道。
  李刚心脏微抽,同时又无比快意。
  当初的凌虐现场,正是春风楼,看来方廷潇真的准备严惩卓沐风了,口中自然道:“大人邀请,草民不胜荣幸。”
  另一边的李凌扬立功心切,这时主动道:“恳请方大人,让小子同去,小子要亲手将姓卓的押到大人面前,让他跪在大人面前认罪。”
  方廷潇厉笑一声,点点头,又看了师爷一眼。
  师爷也是目光闪烁,想起商紫蓉和杜月红的身段,不由舔了舔嘴唇,不用吩咐,便迈步而去。显然相同的事情,已经做了不少次。
  走出半月门时,身后传来方廷潇的声音:“让人把那株透晶草,一并带到春风楼,本官倒要看看,姓卓的杂种,敢不敢当着本官的面吃下去!”
  ……
  小院子里。
  卓沐风强忍着酸痛和疲惫,从地上爬起,又拔出五株蜕变的药材,一口口嚼碎吞入腹中。
  尽管这些天,他将庖丁解牛拳和五行拳练到了圆满,甚至又练了一门新的一星武学,但武柱值终究还是见了底,过了今日,就会清零。
  所以他必须在今日,将右腿淬炼完成,否则进度会大受影响。
  呼呼呼。
  长腿持续不断地踢出,兴许是累到极处,超越极限的缘故,当进行了数百次后,卓沐风反而越来越亢奋。
  梧桐树一次次摇晃,落叶纷纷。
  卓沐风能清楚感觉到,右腿的某处部分,热度攀升,几乎快要达到灼烧的极限。
  但也就在这时,前院响起了商紫蓉愤怒的尖叫声,以及两位元老的喝骂声。
  难道,来了吗?
  卓沐风如同触电般,体表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扩张。
  贯入双耳,越发尖细惊怒的声音,告诉他前院必然发生了师妹不能容忍之事,心中的急躁与愤怒,就像大河决堤,快要撑爆他的胸膛。
  “最后一块,最后一块!”
  卓沐风无声长吼。
  “啊……”
  更大的惨叫声传来,宛如钢针刺入心头,卓沐风受激而起,这一脚宛如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。
  砰……
  树干表面,终于又多出了一个两寸深的脚印。
  卓沐风看也不看,大步朝着前院而去,只留满地的残叶。而当他靠近人群时,入目的场景,几乎瞬间点燃了他所有的杀意。
  只见前院内,一群看似勇武的墨竹帮众,乖乖蹲在了地上,双手抱头,唯有最忠心的几个人,护在商紫蓉身前,面对四周衙役的刀剑,不肯让步。
  地上,叶老的胸口被刺穿,鲜血潺潺,染红了白须,老脸更是煞白一片,双唇不住哆嗦着。
  张老在一旁托着他,望向衙役们的眼神无比愤怒。
  而那位师爷,正洋洋得意地背负双手,满脸嘲讽地看着墨竹帮的惨状。他身后的李凌扬,亦是笑容狰狞,无比快意。
  卓沐风无视众人,快步走入,蹲在叶老身旁,轻声问道:“叶老,痛吗?”
  虽相处短短半个多月,但这位温和慈善的长者,始终关心着他,人非草木,卓沐风岂能不伤不痛?
  叶老道:“痛死了,幸亏伤的是右胸,不是左胸,不然就死翘翘了。”
  卓沐风这才看清伤口的位置,咧嘴一笑,心中大石落地,缓缓站了起来。
 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。
  人无伤虎意,虎有害人心,卓沐风真的受够了被压制,被操控的感觉!
  今日,他就要斗一斗方廷潇和李刚,若成,则一举扫清两个大敌,若败,只好从此亡命天涯,绝无怨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