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阴生子 > 第1148章 灰烬

  我们一群人,踏着那些大骨头慢慢的往前走,骨头占据了很长的一片通道,那些骨头也并非一只巨蟒的骨头,该是由多条巨蟒的碎骨堆积而成的,并且据我们的观察,那地蟒个头儿不小,偶尔有一堆骨头跟磨盘差不多粗,根据这些大骨头,我们可以推断的出,地蟒的个头跟鼎盛时期的五爪金龙身形差不多。
  “这些怪鸟的体型再大,想也无法与地蟒相较,这么大的地蟒,是怎么被那些怪鸟抓上来的?”我一边走一边嘀咕道。
  “或许是地蟒死后,尸体浮起,被群鸟给拽了上来。”乌爪金龙随口推断。
  我道:“弱水分两层,上层为万物不生,鸿毛不浮之水,下层为清水,地蟒生于清水之中,即便是死了,也会在清水之中腐烂,又怎么会浮在连羽毛都无法漂浮的弱水上呢?”
  “那你说怎么回事?总不会是这些怪鸟水性好,扎入弱水之中,杀掉那些巨蟒,将它们拖到了此处吧?”五爪金龙道。
  我摇了摇头,实际关于这弱水河,我们对其的了解,也只是自古籍中的记载与传说中而知的,这里到底还有没有其它的生物,这些洞中的骨头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地蟒?或者在这里的某些地方,还有其它的蟒蛇类存在,这谁又知道呢?
  继续往前走,空气中的味道慢慢的变得有些腥咸,带着一种淡淡的腐臭与焦臭的味道。
  我抽了抽鼻子,忍不住皱起了眉头,这是什么怪味儿,要说那腥咸腐臭的味道,或是这些蟒骨散发出来的,可是那焦臭味似乎是什么东西烧焦了的味道,类似烧焦了的羽毛,但又带着一股淡淡的肉香味,像是连皮毛带肉一起烧后散发出来的味道。
  幽坛老祖抽动了几下鼻子道:“怎么回事?难道那些被烧着的怪鸟通过某个洞穴钻了进来?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紧张的侧着耳朵去听,洞中非常的安静,不像是有东西进来了。
  不过,这几种气味混杂在一起的味道,突兀的出现,让我们都紧张了起来,每个人都提高了警惕,慢慢的往前走着,以随时应对前方的某种突发状况。
  越往前味道越重,那些巨蟒的骨头也愈加新鲜,有一些上面还沾着许多带血的肉,血腥与腐臭的味道该是这些肉骨头发出来的,那焦臭味道散发出的本源却还未找到。不过应该是快了,这通道内的味道已经浓重的有些厚重,让人吸入一口都有一种缺氧的感觉,我只得尽量的屏住呼吸,强压着胃里的翻腾。
  这洞中果然如我们之前所料,往深处走了不多时,忽然出现了一个三岔口。
  大家同时停了下来。相互对视了一眼,一时之间全蒙了。
  “这怎么走?那两个仙进了哪个洞?”五爪金龙瞪眼疑惑。
  一时之间,大家面临上了选择的难题,两个仙进了哪个洞谁又知道呢?最后大家面面相觑了一番,小满道:“不如分头行走。”
  她这话一出,立刻遭到了众人的反对,幽坛老祖道:“想那石壁之上密密麻麻的洞穴,这内里必然也是错综复杂,我们才在此行了不多久,就碰见了这样的岔路,里面类似的路必然还有许多,那我们当如何走?每到一个岔路口都要分开吗?这样做的后果就是,最后我们所有的人都会单独行走在这些孔洞中,兜兜转转,相互间连个照应都没有。”
  幽坛老祖说的有道理,除了小满之外,没有一个人想分开行走,可是也没有一个人能确定下一步该如何走,在这种未知的环境中,选择变得格外的难,大家在这岔路处往洞穴内张望着,踌躇不前。
  这样停滞了两分钟,大家就呆不住了,心里着急是一部分,另外一部分是这儿的味道实在太难闻了,熏得人头晕脑胀,几欲作呕。
  五爪金龙这个急性子,从我的怀里钻了出来,在众人的头顶盘旋了一圈道:“该走哪一条总得拿个主意,不然我们就随便选一条吧,这么待下去也不是个办法。”
  五爪金龙这话说的有道理,我们在这儿呆上几个时辰,几天,也只不过是耽误时间罢了。可话虽这么说,这个选择又有谁来做呢?若选对了还好,若选错了,说不定就会踏上一条万劫不复之路。
  五爪金龙见大家迟迟没个动静,钻进了一处通道内盘旋了一圈,掉过头来道:“既然你们都没个主意,就都听大爷的,进这个洞中走吧,不管是对是错,也总好过在这儿耗着。”
  “我看还是走另一条通道吧。”圣战使冷冷的说道。对于不靠谱的五爪金龙,在选择上圣战使也信不过他。
  一路来与圣战使不对付的五爪金龙,这会儿遭到圣战使背道而驰的提议,非但没生气,还嘿嘿笑了两声道:“那你就自个儿走那条道吧,其他人都得跟着大爷走。”
  以我对五爪金龙的了解,他说这话时,用的不是吹牛逼时所用的口气,而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只有他把握十足的时候,才会以这样的口吻说话,似乎他认准了这条路就是那两个仙所走的路。
  我问他为何这般确定?
  五爪金龙伸爪子指着洞壁某处道:“你们看这里,这里有个标识,似乎是什么人留在此处的路标。”
  大家一听五爪金龙这话,都来了精神,一股脑的涌进了五爪金龙所处的那处洞穴,往洞壁上看去,果然见在那洞壁上有一道划痕。
  那划痕挺简陋的,就是有人随手捡了一块石头,在这洞壁上划了一道的样子,但是可以看出,这不是随意间划的,因为这所画的是一个箭头,指向了这个洞穴的深处。
  “这或许是那两个仙给我们留下了信息?”金龙看着箭头说道。
  掌柜的摇了摇头道:“那两个仙的神志不知有没有恢复,再者,我们与他们而言是陌生得,他们该不会刻意给我们留下指路的标示,还有,就这个箭头所刻的痕迹来看,似乎已经划上去有一段时间了,不是新痕。”
  “照此说,之前有人来过此地,给后来者留下了记号?又或者说,是当年诸仙通过此处进入弱水河之时所留?”幽坛老祖说着,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激动。在这漫无目的的时候,忽然出现了一个指路的箭头,就如同人在黑暗中看到了一抹曙光。
  我不太赞同这个箭头是诸仙所留,在现代,人们可能会以一个简单的箭头指示去路,但是古人留标识与记号的方式与现代人不同,他们多会以更正式,繁琐一些的图标指示,我觉得,或许是在不久之前,有个现代人来过这里,留下了这么简单的一笔。
  总之,不管怎么样,这个箭头的出现,给了我们一个方向,我们大家于是顺着箭头继续往前走去。
  这一次,刚走了小二十米,我们忽然在地上发现了一堆灰烬。
  这一路走来,我们只闻到了焦臭的味道,却没有看到燃烧的东西,现在终于见到了,我们停了下来,围着那摊灰烬研究了起来,那灰很碎,已经看不出烧的是什么东西了,并且灰烬是冷的,不是刚刚燃烧完的样子。
  看了一番,也没看出什么名堂,我们继续往前,却发现,越是往前,就越多的一堆堆燃烧过的灰堆。
  大家全部皱着眉,踏着那些灰烬前行,心中皆带着疑惑,这太奇怪了,那些大鸟那么怕火,不可能去弄火来点燃什么东西,那这一堆堆燃烧过的灰是什么?
  “看,前面有光。”就在我们疑惑万千的时候,幽坛老祖忽然说道。
  抬头望去,但见前方一粒光点如豆。
  “这洞中怎么会有光呢?应该是火,是正在燃烧着的这样的火堆。”小满说着,身形一闪,冲着那点豆光疾驰而去。
  这一路走来,一堆堆灰烬让我们心中疑惑万千,非常想知道这烧的是什么东西?这回终于见到了火光,我们的行动也不比小满慢多少,迫不及待的往前飞去。
  望山跑死马,在这漆黑的洞穴之内,光是会传出很远的,我们虽然看到了光,但是在我们渐渐接近那点光亮时,那光也逐渐弱了下来,而在光将熄的一瞬间,忽然,有一个黑影自光处一闪,闪进了旁边的一个洞穴中,待我飞到那火堆处时,只剩下了一滩尚有余热的灰迹了。
 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,呛人的味道,似乎方才这里燃烧了一个生有毛皮的生物体,方才,自火光处闪过的是什么呢?就是烧出这一堆堆灰烬的东西吗?它烧这www.00kxs.com个干什么?
  “有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?”掌柜的问道最前方的小满。
  小满没有说话,目光在那摊还又零星火点的灰中停顿了几秒,而是身形一闪,迅速的没入了那道黑影所进的那一处洞穴中,追着那个东西去了。
  我们并没有追着小满去,小满会回来的,我们又在此看到了一个的箭头,根据箭头的指示,顺着这条通道直走是对的,小满也只是想追上那个东西看一下是什么,在这承载着无数未知可能的洞中,任何事物的出现,都不知道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意外,故而,只有搞清楚这里都有些什么,才会让人心里有底。
  小满很快就回来了,自那洞中出来时,它的手中拎着一只成年鸡一般大小的秃毛鸟,看到那只鸟,大家皆倒抽了一口凉气,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这~这是个什么诡异的生物?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