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庶女嫡宫 > 238 疑窦 上香
魏氏把姝姐儿抱到膝头坐着,温声问她:“姝姐儿可想母亲了?”
  
  姝姐儿下意识的摇了摇头,又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,魏氏哭笑不得。
  
  许妈妈就道:“最近王妃一直病着,我怕吓着孩子们,就没有带他们过来。”
  
  “他们说是我害死了父亲,父亲才会离开我们!”
  
  晟哥儿忽然开口,嘴里就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  
  王庭珍愕然,魏氏也神色一怔,都看向了许妈妈。
  
  许妈妈听见晟哥儿的话,也被吓了一跳,是哪个不知事的王八羔子这样胡乱教唆晟哥儿的,她一定要把这个人揪出来!
  
  见许妈妈也一脸不知情的样子,王庭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  
  孩子还小,哪里会说假话题,若是说没有人在晟哥儿面前说过这话,她定然是不信的。
  
  这时候,屋里南雨跑了出来。
  
  “王妃醒了。”
  
  一听林玉安醒了,大家都没有再追究这件事了,纷纷起身往屋里去。
  
  晟哥儿跟着王庭珍,姝姐儿跟着魏氏,许妈妈抱着平安,三个人一起进了里屋。
  
  屋里刚刚收拾过,干净得一尘不染,窗户大敞开,屋外春风穿堂而过,鸟儿在枝头上招朋唤友,引吭高歌。
  
  轻柔的阳光从窗棂外嫩青色的树枝间斜斜的照进来,下午的风也暖暖的,吹在人身上,让人很是舒服。
  
  林玉安躺在床上,异常的安静。
  
  太医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一盏茶之后了。
  
  把了脉,太医就沉吟道:“血气上涌,脉象逆伐,好在胎儿的情况还好,我开些安神养胎的方子,注意不要让王妃过于激动,否则就是再好的药也没有什么用。”
  
  王庭珍知道这是宫里的御医,不好请,连忙热切的回说是,南雨却有种人走茶凉的感觉,以前王爷在的时候,这些太医什么的,不说巴结吧,至少也是毕恭毕敬的,谁敢放肆啊?
  
  梨雪院那边,屋子里忙忙碌碌的,丫鬟婆子进进出出,好不热闹。
  
  搬柜子的,搬箱笼的,像是忙着搬家的蚂蚁。
  
  阮凌音坐在临窗大炕上,轻轻的抹平香灰,春荷在一旁问:“夫人,南园那边出了这样的事,等靖南王妃回过神来,会不会记恨我们没有帮忙啊?”
  
  阮凌音有种很舒畅的感觉,长长的,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来,声音里带着几分慵懒的闲意:“王爷如今已经不在了,她一个遗孀,哪儿好还住在国公府里,我猜用不了几天,就能穿出她要搬去靖南王府的事了。”
  
  春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有些不明白。
  
  阮凌音就笑着叹了一口气,“我给世子爷物色的那几个良家女可送过来了,若是来了,等下午世子爷回来,就让人来禀了我。”
  
  春荷低声应是,“说是午时就能过来的,那婆子是个机灵的,听过我们梨雪院要挪去荣禧居,就说晚些时候再领人过来,也好给夫人道喜。”
  
  阮凌音听着,很是受用,心里别提那个舒坦了,掌家大权在握就是不一样啊,她以前只能偏居一隅,如今却想去哪个院子就去哪个院子。
  
  以前国公府被林玉安把持着,荣禧居被她霸占着,她正儿八经的荣国公府世子夫人,却只能缩在位于国公府的一处偏远院落里,让她受尽冷眼。
  
  说她心里不恨,她又不是菩萨,心怀众生。
  
  不过转念想到下午就要进府的三个姑娘,她漂亮的眉眼就露出了些许郁色。
  
  余昊她是不敢指望了,孩子却不能没有,与其等到余昊自己去带些女人回来压在她头上,她还不如自己早做打算。
  
  这三个姑娘都是良家出身,共同点就是性情温婉贤淑,有些家教的姑娘。
  
  唯一不足就是出身耕读之家,身上难免洗不掉乡土气息,与京城的大家闺秀还是有些差距的。
  
  不过这些人都是她陪嫁田庄上的,一家子人都要靠着她吃饭,想是也翻不起什么浪花。
  
  至于余昊喜欢不喜欢,这个她倒不是很担心,三个姑娘生得都颇有姿色,是她在一百多个人里面选出来的,自古都是英雄难过美人关,她就不信余昊对着这么几个活生生的美人会无动于衷。
  
  只要能生出孩子,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,那都是庶出,她只要放出话,想要选两个孩子记在自己的名下,那就相当于给了孩子嫡出的身份,若是谁抢先生了庶长子,一旦记在了她的名下,那就是可以继承国公府的孩子。
  
  这样让人心动的条件,谁又能抗拒,这样就相当于把这些小娘都把控在了自己的手心里,有加上她们的娘家没有势力,还要指望着她吃饭,她说一,谁敢说二?!
  
  她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气闷,抑郁,可一想到余昊再不喜欢她,她也是他名正言顺,明媒正娶的嫡妻正室。
  
  谁也绕不过她去!她就觉得心里一阵舒坦。
  
  南园这边,魏氏和王庭珍两人一直都用着极轻极缓的语气安抚着林玉安。
  
  林玉安的情况也好了很多,喝了药,开始说两句话了,王庭珍觉得看到了盼头,心里欢喜,又同她说着她小时候的趣事儿,屋里的气氛难得明媚。
  
  等到了晚上,南雨让周巧儿服侍魏氏和王庭珍去准备的客房休息。
  
  客房就安排在了南园,很近,但离正屋还是有些距离。
  
  一路上,魏氏就问周巧儿:“王爷去的时候,可有什么征兆,或者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啊?”
  
  周巧儿想到今天自己误会了魏氏和王庭珍,一心想要将功补过,就努力的回想起来。
  
  “我记得那天王爷说想去院子里走走,同王妃去了竹林的亭子,当时许妈妈带着小王爷和小郡主,平安小姐都在,好像小王爷说了什么,王爷就让许妈妈把小王爷带回了屋子,接着……对了,许妈妈回来就处置了平安的乳娘,我听说是那位娘子搬弄口舌,教唆小王爷。”
  
  还有这等事情!
  
  魏氏仔细的想了想,心里忽然就冒出了一个念头,王庭珍听着也寻出了一抹不一样的味道。
  
  今日晟哥儿说,他们说是他害死了自己的父亲,只怕和那天那件事脱不了关系。
  
  “那还有没有别的事?”
  
  周巧儿想了想,又摇了摇头
  
  别的事,她也想不起还有什么可疑了。
  
  “那王妃这些日子在屋里都在做什么呢?”
  
  王庭珍知道魏氏不是一个随意的人,想来她问周巧儿这些话,都是至关重要的。
  
  她也认真的听着。
  
  周巧儿就叹了一口气,“王妃这些日子,都没有出过房门,王爷的灵堂设在了王府,王妃晚上做梦还喊着王爷的名字,我们服侍的听着,只觉得心酸不已,前些日子,王妃还只是安静着不说话,过了些日子就开始说胡话了,来人就喊着王爷,问是不是王爷回来了。”
  
  听了周巧儿的话,魏氏不由的就想起王忠君出事的时候,她也是有过一段日子低迷的。
  
  忽然间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,怎么这两年,从王家出来的不管是直系还是旁系,出了不少的寡妇。
  
  先是五姑奶奶王庭珍,因为死了男人从南水庄回京,后来就是她,王忠君也不是一年出海押货了,怎么就忽然出了事,还有就是二房,王忠国和余氏两口子,闹不和,余氏出家去了庵堂,王萱柔年纪轻轻就死了,留了个女儿给继室糟践,再就是安姐儿。
  
  安姐儿和余嘉成亲不过三四年,余嘉也正值壮年就早早撒手人寰,这一桩桩一件件,串联起来一想,让人不寒而栗。
  
  王家这些年,真的是处处不顺,大姑奶奶王庭芳自从几年前新帝登基就下落不明,自己的女儿也好好的一个姑娘,如今疯疯傻傻的,好好的一个大家族,如今四散零落,死的死,伤的伤。
  
  她想着就觉得钻心的疼,这样的事情怎么偏偏就落在了王家人身上,就连安姐儿这个外甥女也不放过。
  
  她心里忽然就冒出来一个毛骨悚然的念头,听闻南疆流传巫蛊之术,早年间听闻宫中嫔妃为了争宠,时常去请会巫术的人来做法,让阻碍自己的妃子身陷厄运之中,就是俗称的扎小人,难道王家也被人暗中做了手脚,以至于王家经年不顺,出事不断?
  
  她乍然的抓紧了王庭珍的手,脚步加快,拉着王庭珍就往厢房去,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。
  
  周巧儿被她们甩在了后面,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脑袋的无措。
  
  进了屋,魏氏就反手把门栓上了,见她进屋后露出的惊恐神色,王庭珍有些困惑,魏氏一向是个有注意的人,怎么忽然这么慌手慌脚的。
  
  “出了什么事,你怎么这么着急?”
  
  王庭珍与魏氏关系很好,直截了当的开口问她。
  
  魏氏深吸了一口气,拍了拍胸脯,“庭珍,你有没有想过,王家今年来厄运连连,出了这么多事,你想想,从你开始,到如今的安姐儿,不管是直系还是旁系,哪一个逃出了这样的恶事?”
  
  有,那就是齐氏。
  
  齐氏是皇族众人,她生下了王忠国唯一的嫡长子,恒哥儿。
  
  王庭珍想了想,压低声音道:“郡主生下了大哥唯一的嫡长子,她们一家顺风顺水,应该是因为有皇家气运压着,所以不受王家的影响吧。”
  
  魏氏摇了摇头,心道她不让大哥纳妾,差点让大哥断了香火,这就不是贤德之人的作态,她一直不觉得齐氏是什么好人,如今王家支离破碎,只有她还稳坐不倒,还真是难得让人不怀疑。
  
  且就是因为她出生皇家,才更有可能知道那些腌臜的手段,指不定就是嫉恨王家……嫉恨王家?
  
  她心里自己思忖着,忽然想到了什么,眼中亮了起来,看向王庭珍的眼神洋溢着发现新大陆的惊讶。
  
  “庭珍,你还记得她为什么会不喜欢你吗?”
  
  齐氏不喜欢她,“当然是因为当年那件事……”
  
 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,目光惊骇的望向魏氏。
  
  当年那件事,因为涉及阴私,事情早就被压了下来,出了几个年老的忠仆,其余知情的人都被处置了,送到很远的田庄上,被人秘密看管起来了,知道这件事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。
  
  只是如今一想到那件事,魏氏和王庭珍不由的对视一眼。
  
  杜鹃当初害了齐氏第一个孩子,齐氏觉得王家人对不起她,在小月子中说了一句话,就是——你们王家的人都不得善终!
  
  如今看来,王家的人,逝世的都算是不得善终吧。
  
  “可是怎么可能,她进了王家的门,那就是王家的人了,王家不好,对她有什么好处,且她如今也有了儿子,那件事还不能让她那些年嗯气消了吗?”
  
  王庭珍呢喃着,语气里带着不敢相信,她是不大爱相信这些的,否则也不会下嫁到林家,给林仕贵做妾。
  
  魏氏低声呢喃道:“就怕她心里还没有消气呢!”
  
  两个人没有再说话,屋里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凝滞。
  
  翌日,两人早早的就去了正屋。
  
  林玉安已经起了,丫鬟正伺候她梳洗。
  
  听说是王庭珍和魏氏过来了,她点了点头,眼下青黑有些重,魏氏见了就问她:“你昨儿晚上没有歇好吗?”
  
  林玉安疲惫的摇了摇头,“后半夜就醒了。”
  
  王庭珍就问是谁昨晚值夜,南雨上前欠身:“是婢子值的夜。”
  
  “昨晚王妃醒了,你们就看着她睁着眼等天亮吗?”
  
  南雨顿时觉得心里一跳,还是维持着最后的平静。
  
  “婢子去拿了安神香过来,王妃说不燃,她想安静一会儿。”
  
  林玉安难得的牵起嘴角,“不怪她们,我受不得那个香味。”
  
  王庭珍见她说话,心里高兴,面容缓和下来,问她:“那今晚我过来陪你睡,半夜里你醒了,我也好同你说说话,心里也没有那么难受。”
  
  林玉安摇了摇头,“不必,你过来会被吵着,我们明日去相国寺上香吧。”
  
  听说要去上香,魏氏就点了点头,她正想说去问问大师,可有什么化解之法。
  
  “好好好,你也该出去走走了,就当散散心吧。”
  
  王庭珍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