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鬼神卖花 > 第四三零章神仙难为

第四三零章神仙难为

    柳贤的心里有些同情采瑶了,不管她的父母是谁,她也不过是个孩子罢了。
  
      他对风承挥了挥手“试试啊。”
  
      风承说“柳兄弟,这不妥吧。如果采瑶在树上,猴妖回来了,躲都躲不开啊。”
  
      柳贤说“你不是在这吗?猴妖来了,你把它收了不就行了。”
  
      风承犹豫了一下,吞吞吐吐地说“柳兄弟,天庭分工精细、科学严谨,我不是负责抓妖的啊。”
  
      柳贤斜眼看他,“直说吧,你是不是打不过那只猴妖?”
  
      “没见过,不知道。”风承朗声说,像是在宣布什么喜事。“当年采安都被他打伤了,实力能弱啊。”
  
      柳贤诧异地看着他“当年你们没有把猴妖收服?”
  
      风承呆住,傻傻地说“按理说应该收服了啊,难道他又跑出来了?”
  
      柳贤冷冷地说“怪不得马朵朵说,现在神仙得到的敬奉越来越少。”
  
      风承靠在门柱上,“话也不能这么说,就是因为敬奉少了,神仙才没那么多精力管人间的事情。这是个恶行循环啊。”
  
      柳贤没好气地说“把当年采尘抓猴妖的事情,前因后果,讲清楚。”
  
      如果妖怪老老实实修行的话,天庭是不会管的。这个短尾猴妖,自称红面,修炼上千年,很有些道行。因一机缘,攀上了天官采尘。采尘举荐红面上了天庭就职。
  
      但是红面不满足于当个小兵小将,他偷了睡梦仙人的南柯灯。
  
      采尘义无反顾地担负起逮捕红面,拿回南柯灯的责任。谁知他被红面打伤,更是耽于儿女私情,连孩子都有了,所以被抓回天庭,关入天牢。
  
      幸好采尘追捕红面多年,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。他提供了红面老巢所在地,天庭派专司捉妖的雷部将红面捉拿归案,减轻了采尘的过错。
  
      风承三言两语讲完,最后总结道“是个很简单的事情。采尘看上去是个勤恳踏实,就是有些溺情乱性。不过嘛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  
      “人之常情?”柳贤反问,“他是人吗?”
  
      好色就好色,还说什么溺情乱性。
  
      柳贤又问“那南柯灯呢?”
  
      风承说不知道,他也只是个小将,只是刚好在人世就被委派了这个任务,奉命把戚慧玉变成一棵树而已。所以才认识了采瑶。
  
      柳贤斜着眼问“你把她妈妈变成一棵树,采瑶没有怪你?”
  
      风承说“她那时候还小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采安提前给她讲了一下吧,我不知道他怎么说的。”
  
      柳贤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,“戚慧玉是什么人?”
  
      “是个农女,孤苦伶仃,但是生性善良。山上砍柴的时候遇到受伤的采尘,把他带回家去照顾。”
  
      风承说完,又补充了一句,“长得很漂亮,而且气质清雅。我把她变成树的时候,答应会把她种在和采瑶家门口。她虽然很害怕,但还是落落大方的给我道谢。”
  
      柳贤问“红面知道采尘被关进牢里的事情吗?”
  
      “知道的吧,他带雷部去红面老巢的时候,应该是被戴上铁镣铐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红面被抓后,关在什么地方?”
  
      风承说“他能跑出来,说明没有被炼成丹。也没有谁会把猴子但坐骑,可能是在哪个仙人那里当杂役吧。”
  
      柳贤皱眉看了风承一眼,神仙这么处理妖怪,怪不得那么多妖怪要造反了。
  
      他问“南柯灯呢?”
  
      风承呆了呆,犹豫着说“找回来了……吧。”见柳贤瞪自己,他理直气壮地一摊手,“我哪知道啊,我连那灯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柳贤思考了一下,“他们把采尘关起来,恐怕不是因为他与凡人结婚生子,而是和南柯灯有关。你能探监吗?去问问采尘,或者其他的知情人。”
  
      风承不肯,“我在执行任务,任务没完成,不能擅自回去。”又想了想,“有了,当时去抓红面的雷部将领是雷晖,和我有些交情,我传个信问问他。”
  
      他又看了看一直坐在台阶上听他们讲话,楚楚可怜地看着他们的马朵朵问“她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柳贤挥手,“走,去找物业要监控。”
  
      三人到物业提供的监控上看到了车牌号。风承把车牌号发回队里,很快查到了车辆的目前所在地和车主信息。
  
      车主就是采瑶说的那个男人,名叫李德正,长得尖嘴猴腮,眼睛圆圆鼓鼓。
  
      他们找到面包车的时候,面包车孤零零地停在路边,车窗上已经贴了一张违规停车的粉红色罚单。抹开窗户上厚厚的灰尘,看到一个女孩子倒在车厢里。
  
      柳贤从自己车上拿来工具,开始撬车门。撬的时候心里有些犹豫,这天气温不低,又是在密闭的车厢里,采瑶的身体会不会开始臭了。
  
      撬开了之后,没有闻到腐烂的味道,心里稍稍放下心来。
  
      风承和采瑶也上了车。柳贤挥手让采瑶回自己的身体里面去。
  
      采瑶看着自己已经扭曲变形的右腿,扁着嘴说“我的身体都成这样了,回去好痛的。”
  
      柳贤冷着脸还没说话,风承就赶紧说“赶紧回去吧,等会马妖醒了,你连个渣都不剩。痛总比死好吧。”
  
      采瑶害怕了,坐在车厢里自己的身体边,闭上眼睛,眉毛紧锁,脸皱成一团,好像在用力一样。
  
      过了片刻,她满头大汗地睁开眼,惊慌地说“不行啊,我的身体没有知觉,没有做梦,我回不去。”
  
      柳贤脸色一沉,“你只能通过梦,移动到身体里?”
  
      采瑶怯怯地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能转移到木雕里面去?”
  
      采瑶都要哭了,“我,我不知道啊。”
  
      风承在旁边搭腔,“可能是因为那是她妈吧。”
  
      柳贤想到了睡梦仙人和南柯灯,难道采瑶和这二者有什么关系。
  
      柳贤叫风承把采瑶的身体抱到自己的车上,带回青柳居的密室里冻起来。
  
      风承传信给雷晖问南柯灯的事情,柳贤看到他打坐了半个小时,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湿了,皱眉问“你就不能给他打个电话什么的?”
  
  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