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鬼神卖花 > 第四二九章 神仙的孩子

第四二九章 神仙的孩子


  柳贤突然走上前,摇晃着采瑶,大声喊着:“马朵朵!醒醒!吸了她!”
  采瑶拼命往后缩,风承也拦住了柳贤。“柳兄弟,柳兄弟,有话好说……”
  “有什么好说的,她自己要钻进去,就要承担后果。”
  风承把柳贤拉到一边,“柳兄弟,是这么一回事啊。采瑶呢,是我朋友的孩子,不看僧面看佛面,给我个面子。”
  柳贤虚着眼看着他,“给你个面子,就要把马朵朵的身体给这个妖怪?”
  “不是的,不是的,我会想办法的。我一定会想办法的,我保证,把马朵朵的身体原原本本的还给你。”风承拍着胸口说。
  柳贤说:“你可是天将。”
  风承摊着手,“对啊,我可是天将,我的承诺你还信不过吗?”
  柳贤想了想,皱眉说:“那可是马朵朵的身体,你不是应该去给马朵朵保证吗?”
  风承说:“她现在睡着呢,你不唤醒她,她一时半会醒不来。如果她醒过来了,你还得帮我劝劝她,别一口把采瑶吸了。”
  柳贤问:“马朵朵一直不醒,是不是这个妖怪搞得鬼?”
  风承不情愿地说:“有这方面的影响吧。她现在身体弱,承受不住两个灵力,采瑶醒着,她就只能睡着。”
  风承又叹气,“采瑶这孩子,命也苦啊。她的爸爸是天官,在人间降妖的时候被妖怪打伤了,被她妈妈救了。两人一来二去产生了感情,就有了采瑶。
  “谁知这事情被天庭知道了。本来我们这种小将,生的孩子又不会得到神仙编制,只是各方面强一点的凡人而已。天庭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,谁知这次就上纲上线了。她爸现在还在天牢里呢,她妈妈被变成了一棵树。”
  柳贤不动声色地问:“那为什么会放过她?”
  风承说:“稚子无辜。父母再犯错,都不会怪罪孩子的。不然那沉香怎么还可以去劈山救母。”
  柳贤睨了他一眼,“你准备怎么救?”
  风承拿起木雕,“这木雕上面灵力太小了,你也知道马妖……马朵朵灵力的作用,她虽然没吞食采瑶,但是也禁锢住了她,所以她出不来。只要找到采瑶自己的身体,就能出来了。”
  风承见柳贤的表情有所缓和,就赶紧招呼采瑶,“采瑶啊,快过来,告诉你柳叔叔,你的身体怎么被抢走的。”
  柳贤皱着眉看着采瑶顶着马朵朵的身体,扭着腰肢走过来。她刚要开口,柳贤就举起一只手,“别叫叔叔,直接说正事。”
  采瑶扁了扁嘴,认真地讲起来。
  采瑶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世,虽然她的爸爸还要很久才能被放出来,她的妈妈是一棵树,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反而挺自豪的。
  我可是神仙的女儿。
  遗憾的是不能飞,也没有超能力。采瑶就天天和树说着话长大了。
  她今年刚上大学,挺新鲜的,每天都准时去上课。
  这天采瑶背上书包,和妈妈告别之后,准备去坐地铁,刚走出家门,就被一辆面包车撞了。
  采瑶只记得当时很痛,痛得她嚎啕大哭。
  撞她的人从车上下来,帽子压在脸上,迅速直接把她抱起来,放进了车里。
  采瑶以为那人是要送她去医院的,更加大声地哭起来。
  那人突然刹住了车,往她嘴里塞了一块破布,又用胶带把她的嘴封了起来。
  采瑶呆住了,她从身体里飞了出来。她知道自己现在不是变成了鬼,是灵力飘出了身体。
  她从小就可以这样做,她是想看看自己的伤怎么样了。
  她腿以不自然的角度弯曲,应该是骨折了,还没看清。
  那人身上突然奔出一只猴子,朝采瑶的灵体扑过来,生生把她的灵体撕掉了一块。
  这是比身体痛更痛上十倍,但是她来不及哭了,一惊之下,飞出了车,飞回家里,躲到树里。
  那人果然来到了她家里,他用两个小工具试了一下,没有把门打开。
  突然他的身体就软了下来,倒在门口,那只猴子从他的身体里出来,穿过门进到了采瑶的家里。
  一会儿猴子又出来了,暂时没有钻进男人身体里,打量起四周来。
  这时采瑶看清了那只猴子的样子。
  它的面部是暗红色,带紫红色的斑块,背部的毛暗褐黑色,腹面稍浅于背部,尾巴很短。
  采瑶死命地捂着自己的口鼻不让自己哭出来,吓得浑身发抖,树叶也跟着抖起来。幸好刮过来了一阵风,掩饰了过去。
  这时有人注意到门口倒着的男人,向这边走过来。猴子钻了进去,那人站起来终于走了。
  采瑶躲在树上的时候,觉得那人还会再回来,看到她前两天掰下的树枝,准备做雕刻的半成品丢在院中,就钻进了木雕中。
  隔壁的邻居刚好是开艺术商店的,她附身在木雕中,跳上了车,跟着邻居来到店里,又跳进了一个纸箱中,到了吴立人的家里。
  吴立人的阳气刚好可以挡住她的气息,她白天躲在木雕里,晚上躲在吴立人的身体里。直到马朵朵到了吴立人家里。
  风承听完,砸着嘴问:“看清了吗?真的是一只猴子?”
  采瑶脸上湿漉漉地,不停地点头。
  风承歪歪地靠在沙发上,“这可麻烦了,你爸爸采安当年追捕的那只妖怪就是一只短尾猴妖,这怕不是寻仇来了。”
  采瑶呆了呆,双手捂着胸口,梨花带雨地哭起来。
  “别哭了,”柳贤说,“先到你家里去看看吧。”
  采瑶惊恐地问:“去我家里干什么?”
  柳贤说:“他可能还会去你家里,我们守株待兔。而且他在你家门口撞的你,去看看监控,查到车牌就可以顺藤摸瓜。”
  他边走边说:“如果可以把你移到那棵树上,马朵朵就自由了。”
  采瑶一个小姑娘,住着独栋的小楼,比青柳居还大些。
  院中修建得整齐的草皮上,一颗很大的银杏树贴着墙站着,小扇子一样的叶子一簇簇,翠绿可爱。
  采瑶一走进院子,银杏树的叶子就摇晃起来。采瑶把额头靠在树干上,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