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诸天尽头 > 第五百二十章 我是谁

第五百二十章 我是谁

血光蔽日,连续的残影在天空和地面闪现,只在停顿的瞬间留下一抹残影,然后又消失不见。
  
  黑白两色能量冲击碰撞,激荡的余波挤压空气向外扩散,频繁制造出真空地带。
  
  在一声声音爆巨响中,狂风肆虐天地,震得结界涟漪不断,仿佛下一秒就会崩塌。
  
  罗素高举圣光长剑,荡开阿斯蒙蒂斯,抽身暴退至结界上方,改变形状化作标枪,对准下方投掷出去。
  
  速若闪电,形似流星!
  
  光华离手洒下无边圣洁之力,照亮了整个天空。
  
  “白费力气!”
  
  阿斯蒙蒂斯冷笑,黑焰大剑摇摇一指,一朵妖艳的血色之花盛开,阻挡在圣枪之前,没有以硬碰硬,而是取巧改变了圣枪坠落的轨迹。
  
  罗素将这一幕看在眼中,眼眸之中压抑的金色光芒猛地扩散开来,圣枪一分为二、二分为四、四分为八……转瞬之间,一根根离弦光箭暴雨般落下,犹如漫天星辰坠地,无法计算。
  
  箭尖光点连接成线,再由无数线条构成平面,放眼望去天地间一片白色,气势逼人……
  
  变化来得太快,完全在阿斯蒙蒂斯意料之外,醒悟的瞬间,已经无处可逃。
  
  轰!轰!轰隆隆
  
  光影穿透结界,坠落在血色大陆,地毯式的轰炸铺开,一团团亮眼的白光亮起,血色长沙漫天吹袭,轰鸣的声音响彻不绝。
  
  大地动摇,天空晦暗,冥河逆流,连绵成片的恶魔城堡相继坍塌,血色世界一片狼藉。
  
  圣光侵袭结束后,血色炼狱已是满目疮痍,阿斯蒙蒂斯满脸寒霜,抽取世界之力修复自己‘重伤’的身躯。
  
  躯干、四肢,包括头颅都被光剑重创,浑身千疮百孔,几乎成了一团碎肉。
  
  这种重伤只是表面,在他的能量耗尽前,不足以致死,但献祭召唤的那条手臂就不同了,被契约和法则夺走,断了就是断了,只能抽取冥河血水铸造一条赝品,与恶魔之躯相比,品级太远了。
  
  残躯尚未修复完毕,阿斯蒙蒂斯心头一凛,双手紧握黑焰大剑,猛地转身向后劈下。
  
  圣光长剑袭来,两把属性截然不同的武器对撞,阿斯蒙蒂斯早有防备,还是被澎湃的力量撞得连连后退,那条血水构成的手臂顷刻间蒸发消融。
  
  嘶啦!
  
  罗素乘胜追击,双臂奋力压下,剑锋从阿斯蒙蒂斯脖颈斩落,从腹下斩出,将其斜斜劈成两半。
  
  浓稠血水从伤口溢出,阿斯蒙蒂斯身躯再遭‘重创’,圣光附着伤口,无法快速自愈。
  
  “混蛋……”
  
  阿斯蒙蒂斯暗骂一声,两半身躯当空坠落,消失在一团诡异的黑雾漩涡中。
  
  罗素没有冒然追击,金色瞳眸扫过,遥遥看向结界之外。
  
  天使的力量,还是四大天使长级别的力量,肆意挥霍的感觉,真的很棒,可惜体验时间有限,只能过把瘾。
  
  从十字架项链上克扣下来的天使之力无法长存,罗素一不做二不休,将其全部燃烧化作强化自身的力量,这才一度压制阿斯蒙蒂斯,稳稳占据上风。
  
  然而罗素不知道的是,他能燃烧天使之力,是来自加百列的默许。否则的话,就像当初的十字架项链,备胎的机会都不给他。
  
  ……
  
  圣光结界之外,阿斯蒙蒂斯脸色难看,堂堂的地狱魔王,居然被一个无名之辈教训了。
  
  诚然,他只是一道意志化身,相比完全体的地狱魔王,实力不值一提。但魔王也是要脸的人,这种借口他不屑拿来用,地狱的一贯作风,是被人打了就要打回去,没有乱七八糟的理由。
  
  残躯修复完毕,血水蔓延其上,重组一条手臂,阿斯蒙蒂斯大手一挥,掀起漫天血海浇灌在结界上,使用无尽污秽消磨了罗素的乌龟壳。
  
  背靠一个召唤世界,阿斯蒙蒂斯等同主场作战,能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寒声说道:“卑劣的天使,我认可你的实力,不过……”
  
  不过你看着太碍眼了!
  
  阿斯蒙蒂斯自信可以强行让罗素成为堕落天使,但他不准备这么做,就像他之前说过的,不弄死罗素,浑身不舒服。
  
  结界破碎,罗素毫不在乎,在得知血色炼狱独属于阿斯蒙蒂斯的时候,他就在考虑如何将利益最大化了。
  
  首先,有一点可以确信,燃烧加百列的天使之力,可以逞一时威风,但绝不可能击败阿斯蒙蒂斯。
  
  其次,圣痕中的天使之力属于消耗品,不像魔力一样生生不息,却可以补充。
  
  血色炼狱他带不走,但阿斯蒙蒂斯体内纯净的天使之力就不一样了,和他手背上的圣痕同归同源,好好谋划一番,等同于多捞一张技能卡。
  
  想到这,罗素换上正……罪恶克星的官方表情,意图激怒对方:“没有什么不过,我是天使,你是魔鬼,注定你死我活。”
  
  “看不出来,你还挺有勇气!”
  
  “与勇气无关,自古邪不胜正,你身为魔鬼,结局只有败亡一途。”
  
  “哼哼,说得真好听……”
  
  阿斯蒙蒂斯自讨没趣,闭嘴不再多说,血色能量不要命地从体内喷涌而出,化作数道丝线射入虚空。
  
  轰隆隆!!
  
  大片刺眼的红色能量从虚空中牵扯而出,以阿斯蒙蒂斯为中心,能量如同一锅煮沸了的开水,中心处压力陡然暴增,翻滚着凝聚成能量立场。
  
  巨大的能量球腾空升起,作用场扭曲世界,崩碎一块块晶莹碎片,带着汹涌之势向罗素突进。
  
  空间定格,罗素全身僵直,只能眼睁睁看着能量球将自己吞没。
  
  “哈哈哈,狂妄的家伙,等到地狱大军攻陷天堂,我一定会再杀你一次。”手刃罗素,阿斯蒙蒂斯心头畅快,郁结之气消散,就连地狱之门被毁的郁闷都轻了不少。
  
  由此可见,他真的被恶心坏了!
  
  唰!
  
  阿斯蒙蒂斯胸腔剧痛,一把黑焰大剑破开胸口刺出,他不可置信转过头,看到了一张极为熟悉的面孔。
  
  他自己的脸!
  
  “你…你是谁?”
  
  “我是阿斯蒙蒂斯!现在回答本王的问题,你是谁,为什么能召唤本王的血色炼狱?”
  
  阿斯蒙蒂斯:“……”
  
  我是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