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都市驱灵录 > 第四十七章 张家 十五

第四十七章 张家 十五


  路易是铁拳小队的眼睛。
  据说他天生就能看到邪灵,弱小的恶灵在他注视下就会魂飞破散,在全力推动能力的情况下,他甚至能够短时间穿透空间的屏障,看到另一层里世界。
  “不远了。”在一个岔路口,路易停了下来,“路程很短,但之后的每一步都将变得十分艰难。做好准备。”
  起初,段雨没有理解他话里的“艰难”,在他看来有什么要比面对提着刀杀上来的敌人更为艰难?可当他真的踏在那条逼仄的小路上,才明白路易说的艰难是什么意思。
  他们最先遇到了微型空间乱流。
  所谓空间乱流,最直观的说法就是,段雨走着走着,就能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不断拉长。他看起来像是一个橡皮人,每一寸皮肤、肌肉都被拉扯开,十分痛苦,但在空间力量作用下,没有流出一滴血。
 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,尤其是……段雨低头看了眼“小段雨”的位置,这就是所谓的扯“蛋”吗?
  “接下来是重力错乱。”路易提醒说。
  段雨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,严阵以待,却不想身旁忽然有一股巨大的力量猛地推了他一把,把他砸在墙上,他抬起头,发现铁拳小队的其他几人都稳稳当当的站在墙壁上。
  “失重和重力变化随时可能发生,伊芙琳,你看着点段雨,别让他受伤。”铁拳说。
  伊芙琳伸手将段雨拉起来,段雨踩在墙面上,而之前他们行走的道路成了墙壁,他蹦了蹦,感觉整个人轻了不少,这应该就是重力变化的效果。
  路易说:“重力是地球的三分之二,趁现在,我们尽量多走一些距离。”
  “你担心重力错乱的极限变化?”段雨问。
  路易瞥了眼段雨,眼神似乎有点惊奇一个外行人能问出这个问题,他嗯了一声说:“重力减少到失重,对我们的影响不是很大,可如果重力加强,就完全不一样。我们的身体比普通人要强,但也有极限值。队长身体最强,差不多能达到17G,伊芙琳15G,千荫和我13G就是极限了。”
  “我呢?”段雨问。
  “9G。”
  9G就是9倍的重力,全球最顶尖的王牌飞行员就是这个水平,凭借灵能力和背上的诸天神佛降世图,段雨勉强接近了人体极限,但也仅限于此,在一群怪物中,他还是个菜鸟。
  一旦重力变化达到10G,他就会像木头桩一样被固定在地上,听着自己内脏一块一块碎裂的声音死亡……
  段雨打了个哆嗦,光是想想就觉得太恐怖了。
  他们继续前行,期间重力发生了三次变化,其中最危险的一次达到了8.5G,段雨连站立都困难,是酱油哥和伊芙丽扶着他走完了那段路。
  “你不是说我的极限是9G吗?”段雨大口喘息,克制胃里不断涌上来的呕吐感。背后不到二十米的路,却仿佛比一场马拉松还要漫长,每一次抬腿,那酸爽,都是对肌肉和骨骼的折磨。
  “9G重力加速度下你能够生存,但不代表会保持行动力。”路易说的轻描淡写,他指向前方道路说:“最危险的来了——时间混乱。”
  “空间、重力现在连时间都混乱了,而且不是冤魂制作出的虚假幻境,是真正的时空扭曲。这个里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?不会是要崩塌吧?”酱油哥说。
  铁拳又往嘴里灌了一个血瓶,对他背上的伤口却效果甚微。他的身体已经被血迹浸透,伤口上的诅咒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他的神经,而这个棕熊般强壮的男人,始终站在队伍的最前端。
  铁拳扶着墙壁:“我能感觉到一阵风,路易你也应该有同样的感觉吧。”
  路易点头说:“风里面有一股恶意,我从未感知到过的庞大恶意。如果我猜的没错,恶念的主人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,时空的错乱,就是恶意主人降临时带来的附加效果。”
  另一个世界,就是鬼蜮。
  鬼蜮中有无数恶鬼,它们无与伦比的强大,可轻易的毁掉人间,唯一能够阻挡他们的就是人间与鬼蜮之间,牢不可摧的空间屏障。里世界作为人间和鬼蜮的夹缝,是两个空间的交汇,但因为空间狭小,强大的恶鬼是无法里世界来到人间。
  “看来我们坚信了数千年的法则要发生变化了,一旦鬼蜮的恶鬼找到方法,能用里世界作为跳板进入人间,那……将是末日!”铁拳扫视了眼众人,“加快行动,我们必须阻止‘它’降临。”
  时间混乱要比空间和重力更为难缠,它不会像前两者,会轻易要你的命,但它会通过各种奇特的方式阻碍你。
  比如说时间凝固,段雨能保持思维,四肢却无法跟上他的思维,每一秒都慢的像是一个世纪。又比如说,他们偶尔会在路口看到自己的背影,但为了不影响时间进程,他们通常要等另一个时间线的自己消失后,再行动。
  “隐藏。”
  在路易示意下,众人纷纷躲在拐角处,他拿出一面镜子,里面映出路口的画面。一个陌生的人影从镜面中一闪而过。
  “是人皮鬼!他背上还有圣水留下的伤痕,他之前没能够完全躲开,这应该是他刚蜕皮离开的时间。”酱油哥指着画面说,他转过来问铁拳:“老大,要不要追上去?”
  铁拳思考几秒后说:“不,比起人皮鬼,我们当务之急还是找到那股恶念的源头。”
  段雨也同意铁拳的决定。他很想解决人皮鬼这个危险的人物,但他深入里世界的目的是为了血玉,他要尽快来到最深层,钟云渺应该也在那。
  铁拳小队重新踏上行程,在时间乱流中他们早就失去了时间的概念,终于在一个拐角后,他们来到了迷宫的尽头。
  这是一座圆形的祭坛,占地面积有接近四个足球场大小,屋顶是一片夜空,夜空中似乎闪烁点点繁星,再仔细看过去,就能发现所谓的繁星是一双双恶毒的眼睛。
  在祭坛的最中央,一块巴掌大的血玉漂浮在半空中。以它为中心,缠绕着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恶念,整座祭坛空无一人,然而仿佛又无数的教徒在高声祈祷。
  祈祷厄运降临;
  祈祷世界毁灭;
  祈祷天地崩塌;
  ……
  在祭坛边缘,有两拨人在对立,看气场,就是驱灵人和邪修。乍一眼看过去,驱灵人从人数上占劣势,不过从质量上来说,此时出现在帝都的驱灵人,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,战斗力要高于同等水准的邪修,因此双方还能够形成对峙。
  段雨在人群中寻找,很快他就找到了钟云渺。她正捏着符咒,有点紧张,还有点跃跃欲试。她胳膊上、腿上都有一点伤口,柔顺的头发,也有些蓬乱,刘海落下来,遮住了她的脸颊,可……
  依旧是可爱。
  段雨拍了拍额头,自己真是昏了头,都什么时候了,脑子里还能蹦出这些词。
  不过……没事就好。
  从分开那一刻就一直悬着的心,终于得以放下。他悄悄松了口。
  钟云渺也看到了他,一张紧绷的小脸先是震惊,紧接着泛上笑容,用力朝段雨会挥动手臂。段雨注意到她眼眶有点发红,他谢过铁拳小队的照顾,暂时与他们分别,随后大步跑到钟云渺身边。
  “我一直担心你太弱鸡,会死在迷宫里,之前还为你默哀了三分钟。”钟云渺举起手机,熟悉的对话方式,段雨心中止不住的温暖,脸上却“咬牙切齿”弹了钟云渺一个脑瓜崩。
  “我福大命大,怎么可能出事。”他环顾四周,在战线最前端看到了燃烧,不过没找到莫羡。“现在什么情况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