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天地空祖 > 第192章 生死之约

第192章 生死之约

    夜空闻言眉头一挑,关于生死一战,他自然有所耳闻。
  
    万殿城之内,由万殿定下的规矩,谁也不能随意动手,否则只有一个死字。不过,万事难免会有冲突,而有些人可是生死之敌,这种情况下,便有了生死之约,斗灵台上,一战定生死,没有人能干扰,最终结果必须只有一人能活着,不死不休!
  
    “你确定要与我定生死之约?”夜空沉声开口,话语充满古怪与嘲讽,“堂堂幽国皇子,这么不惜命,想急着送死?”
  
    “哼!”幽云阳冷哼一声,喝道:“夜空,你不过侥幸赢了我而已,生死一战,你必死无疑,快决定吧,敢还是不敢?”
  
    “笑话,你不惜命,我可是很惜命。”夜空神色戏谑,望着幽云阳道:“我若是不答应又如何?手下败将何须再战一场!”
  
    倒不是夜空退缩,仔细思考一番,他心中还是有些顾及,开玩笑,毕竟是五大域最强大势力之一,堂堂幽国的皇子,若是真在斗灵台上被他所杀,无疑会惹出*烦,彻底招惹这个庞然大物,得不偿失。
  
    对夜空而言,他当然想直接斩杀幽云阳,但是得暗中进行,在万殿城之外,若是有机会能神不知鬼不觉解决此人,他绝对会毫不犹豫下杀手!
  
    “这可由不得你。”幽云阳冷笑,突然朝周围暴喝一声,“幽国之人何在?”
  
    哗哗哗!一刹那间,足足二十几道身影跃上了斗灵台,直接彻底封锁了夜空所有退路。
  
    “见过皇子!”
  
    这些人大声高喝,皆是幽国之人,虽然有人跟幽云阳不对付,但毕竟只是在内,这种场合下,还是很给幽云阳面子,一致对外。
  
    见此一幕,夜空脸色一变,眼中闪过一缕寒芒,道:“幽云阳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“今日,你必须与我签下生死之约,一年之后,生死一战!”幽云阳话语冰冷,道:“要不然,你就别想走了。”
  
    这是赤落落的逼迫,幽云阳心中已经打定主意,一定要夜空必死无疑,而机会就是生死之约,至于为什么是一年之后,自然是他得有一番准备,待时机成熟,他可以肯定,绝对能斩杀夜空!
  
    “幽云阳,你别太过分了!”
  
    这个时候,一道怒喝传来,萧凌风急忙冲上斗灵台,来到夜空身边,朝幽云阳喝道:“生死之约,必须双方自愿同意,你这样强行逼迫,根本不符合万殿规定。”
  
    “这怎么能叫逼迫?本皇子只不过是与夜空很严肃的商量而已。”幽云阳话语满是讥讽,望着夜空的眼神充满戏谑,“更何况,你确实万殿规定过,生死之约要双方自愿同意才能进行吗?”
  
    “萧凌风,你是白痴吗?万殿可从来没有这些规定。”有一名五年之前便jinru万殿的幽国之人,开口说道:“生死之约,无论过程如何,只要双方亲自开口定下,那么就算是成功定下一战,若是期限之日未到,或者说不敢应战,那么另一方便能有一次机会在万殿城内任何地方强行出手,不死不休!”
  
    “你”萧凌风哑然,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,严格来说,万殿其实根本就没有规定的如此详细,谁说一定不能强行逼迫?
  
    “没事。”夜空拍了拍萧凌风肩膀,踏前一步,道:“事已至此,看来我是不答应也得答应,这样的话”
  
    “夜空,你可千万不能答应。”萧凌风急忙轻唤一声,低声道:“这幽云阳已经败给你一场,还敢如此自信的定下生死之约,肯定会有什么特殊手段致你于死地,你别忘了,他特意定下一年之期!”
  
    夜空挥了挥手,示意萧凌风不必多说,然后才朝幽云阳道:“既然你这么急着送死,那我就成全你。”
  
    “一年之后,生死一战,不死不休!”
  
    冰冷的话语回荡四周,蕴含着惊人杀机,所有人都可清晰听闻。
  
    “哈哈,好!”幽云阳脸上露出残忍笑意,道:“夜空,一年之后,你必死无疑,好好珍惜这最后的时光吧。”
  
    “走!”
  
    话落,幽云阳直接转身,在白丰的搀扶下离开了斗灵台,而周围的幽国之人也纷纷散去。
  
    可以想象,这则消息,一夜之间便会传遍整个万殿城,一场生死之约,十年难得一见,而这一次,堂堂幽国皇子对决夜空,无疑万人瞩目,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  
    与此同时,夜空连跨三境击败幽云阳的消息,同样传了出去,可以说,这一次,夜空是真正的人尽皆知,整个万殿城都在议论,这绝对是一位绝世天才!
  
    当然,也有不少人幸灾乐祸,毕竟生死之约定下,一年之后必然有一人要死,在所有人眼中这个人必然是夜空,必死无疑。
  
    作为堂堂幽国皇子,论实力无疑极强,虽说这次败给了夜空,但所有人都觉得是意外,一年之后的生死一战,幽国必然会准备一下特殊手段给幽云阳,到时候,幽云阳的实力与这次绝对是天壤之别!
  
    至于夜空,根本没有人会看好,都觉得下一场他必输无疑,而一旦落败,便意味着陨落。
  
    “夜空,你太鲁莽了!怎么能答应与他生死一战?”回去路上,萧凌风很是气恼,“你完全可以不用理会的,反正那些人也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  
    夜空笑了笑,道:“那幽云阳执意要一雪前耻,根本不可能轻易放过我,既然如此,他执意要送死,我自然要如他愿,想死我就成全他!”
  
    “但是他毕竟是幽国皇子。”萧凌风担忧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,若是你真的杀了他,幽国之人绝对不会放过你,更何况,那幽云阳敢如此自信与你生死一战,肯定有绝对把握,万一你”
  
    最后一句话,虽然没说出来,但意思却很明显。
  
    “你放心好了,一年时间,他要准备一番,我也不可能落后,无论如何,他都不可能是我对手!”夜空语气自信十足,这是心中的一种傲气,既然能打败幽云阳第一次,就能打败他第二次,这是绝对的事情,“至于杀了幽云阳的后果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大不了我就一直待在万殿城不出去,我看幽国之人能奈我何?”
  
    “哎!你这”萧凌风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,忍不住唉声叹气。
  
    正当这个时候,萧凌风突然停下脚步,朝左边街道望了一眼,道:“夜空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  
    “你不去我那里?”夜空诧异道。
  
    “不用了,我先回去一趟。”萧凌风抬手指了指,道:“夜空,你若有什么事,都可以去找我,我们萧家的府邸就在这条街道尽头!”
  
    “好吧。”夜空点头,与萧凌风分道扬镳,然后回到了梧心苑庭院。
  
    “柳师姐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jinru庭院,夜空一眼便看到了柳寒依,他笑了笑道:“那个幽云阳一年之后就可以死了!”
  
    “我知道了,你一定要当心。”柳寒依轻声道。万殿城内的消息传得特别快,哪怕柳寒依在梧心苑中,也很快知道了万殿的一场生死之约。
  
    “放心。”夜空笑道。
  
    “嗯?”突然间,夜空眉头一皱。柳寒依见状问道:“怎么了?”
  
    “有人在外面,好像是找我的。”夜空很是诧异,道:“柳师姐,你先等等。”
  
    话落,夜空转身朝外走去,来到院门之处,他一眼看到一位白衣女子,一刹那间,他眼中闪过惊艳之色,想不到是一位完全能与萧凌薇相提并论的女子,论容颜与气质,比之柳寒依也不逊色多少,各有千秋。
  
    “夜空,总算见到你了,上次我可是吃了闭门羹。”幽云夕甜甜一笑,声音婉转动听,“这次一听说你从万殿回来,我可是立即过来了!”
  
    “你是”夜空闻言惊异,有些不明所以。
  
    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幽云夕。”幽云夕偏头望了一眼夜空身后,道:“你打算让一位美女一直站在这里吗?”
  
    夜空不为所动,皱眉道:“幽云夕,你这名字好像有些熟悉?”
  
    “先进去再说。”幽云夕身影一闪,擅自jinru庭院之中。
  
    jinru庭院,幽云夕直接来到石桌旁坐下,朝柳寒依笑了笑,道:“你就是柳寒依吧?很美,怪不得我弟弟会对你起心思。”
  
    “幽云阳是你弟弟?”夜空重新坐下,很是诧异的望着幽云夕。
  
    “没错。”幽云夕轻点嗪首,道:“幽国只有一位皇子一位公主,就是我与幽云阳。”
  
    “真是怪事,你难道不知道我刚跟你弟弟打了一架,并且定下了生死之约?”夜空神色古怪,道:“怎么?弟弟打不过,姐姐就来找麻烦了?”
  
    “夜空,虽然我与幽云阳是姐弟,但我们的关系却并不好。”幽云夕眼中闪过一丝恨意,冷声道:“说得简单点,我与他,除了血缘关系,根本是形同陌路,亦或者说,是生死之敌,我恨不得他死!”
  
    夜空与柳寒依闻言,对视一眼,脸上都露出了惊异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