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捡个王爷去种田 > 第九十九章 被阴了

第九十九章 被阴了

    转眼便是三月中旬,三房的荒地也都开完了。
  
    家里劳力多的人家,能开好几亩荒地,赚了两三两银子,再加上这段时间三房供的午饭都带肉,三合面的馒头也管饱,不少人都胖了些。
  
    尤其是半大小子,个头都见长高了,大多数村民对三房都是感激的。
  
    白三树家一亩冬小麦的地头上,村长可几位族老正一脸喜色的望着绿油油的冬小麦。
  
    “成了,真的成了。”村长兴奋的道:“能多种一茬庄稼,就算是收成少点,咱村的人也能宽敞不少,以后就不会再有饿死人的时候了。”
  
    说到这里,村长眼眶泛红。
  
    “二丫头说,这一亩地是成了,可也不敢保证没有别的问题。我们家今年是打算再种一茬冬小麦的,这回多种点,时间也提前点,好有个比较。就是这产量,还真不敢保证。”白三树慎重的道。
  
    “那是应当的。”村长点头道:“二丫头是个心思细的,回头让她来家里一趟,和我细说说这冬小麦的事,今年冬天我也种一些,大不了就浪费点种子。”
  
    “就明儿吧。”族长开口道:“明儿我们几个老骨头都聚一聚,听听二丫头咋说,再合计一下咋办。”
  
    几个族老纷纷应声,然后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不远处。
  
    只见白灵一袭粗布衣裳,和身材挺立的上官煜并肩走在低头,两人不知在说些什么,都不免有些小心思。
  
    “成,那我和二丫头说一声。”白三树早已见怪不怪,这会也没当回身,引着几人往回走的路上道:“我家的荒地不急着种,回头村长和村里说一声,谁家得闲的时候就来我们家领种子干活,一亩地一百文工钱,这回就不管饭了,实在是家里头抽不开手。等春耕完事了,厂房那边”
  
    且不说白三树这边所说的话,听得村长和族长,以及一众族老们如何的开心,恨不能立即就让全村人都知道这些好消息。
  
    南山村,是真的要发达了。
  
    确切的说,南山村要跟在三房的后头过好日子了,看以后哪个村子还敢瞧不起他们这些后落脚的人。
  
    白灵陪着上官煜走在地头,很是耐心的解说着自己所知的农业常识,只盼着上官煜能早些离开,否则她心里始终不安。
  
    “我刚才说的这些,我爹那有本册子,你可以让人抄一份。不过我家也是第一年种冬小麦,也就这么一亩地,还真说不准种植成功是不是侥幸。但严格说起来,现在也不算是成功,回头能不能结穗,产量够不够回本,我们家也说不准。”白灵摊手,说了句大实话。
  
    没办法,白灵虽然在乡下住过不少年,也干过农活。
  
    可那都是在家里忙不过来的时候去搭把手,倒是没真的操心过,很多事情也是一知半解的。
  
    “你们家那些荒地,你也打算用来种冬小麦吗?”上官煜问道。
  
    “我打算用一半的地种植药材,有些可能得两三年才有收益。剩下的,暂时先种些玉米、地瓜一类的,就当是养养地了。”白灵无奈的笑道:“原本是打算买些熟地,今年多种些冬小麦的。可这两年收成好,想买地可不容易,尤其是家跟前的更难买到。”
  
    “我在镇子那边有一个庄子,有几十亩的上等田,可以送与你。”见白灵要拒绝,上官煜继续道:“放心,我自不是白白送给你的,而是要你大胆的种植冬小麦。我也会派人过来学习如何种植,若种植成功,你不得藏私,这个庄子算是我对你的谢礼。”
  
    白灵沉默片刻,低着头走路,不知在想什么。
  
    上官煜也不催促,直到两人走到回村的小路上,白灵才开口道:“无功不受禄,我家种植冬小麦的事,本也没打算藏私。那庄子你若可有可无,便卖与我可好?你的人依旧可以来学,但我不保证结果。”
  
    深深的看了白灵一眼,上官煜也知道白灵不差一个庄子的钱,便点头道:“明日让杨凡把地契过户,我带你去庄子那边看看,你想如何安排,我都不会干涉。”
  
    “好。”白灵浅笑,如春风般和煦。
  
    上等田不好买,好的庄子更是可遇不可求,白灵觉得自己是赚到了。
  
    不过买了这个庄子的事,白灵暂时不打算告诉家里人,免得透漏出消息,会惹来事端。
  
    第二日,上官煜便带白灵去了庄子,告知管事白灵是庄子的新主人,并将庄子里的一应账目都交给白灵核查,白灵自是有的忙。
  
    但白灵不知道的是,杨凡去县衙办理地契过户时,特意拿了腰牌去见县太爷,并把上官煜的意思转达。
  
    待杨凡离开之后,县令立即回了后宅,去见了准备要出门游学的长子。
  
    “志远,为父记得你年前归家之时,曾和为父说过,在一个小村庄看到了盖着草帘子的庄稼?”县令语气略显急切的询问道。
  
    “父亲没派人去查过吗?”欧阳洵收拾书籍的动作一顿,便又继续挑选要带着上路的书籍。
  
    “你可还记得是哪个村子的?”县令不答反问。
  
    “倒是不太清楚,在萧家别院不远便是。”欧阳洵说完,回想了一下,又补充道:“那附近有山脉,附近只有几栋破屋子,倒也好找。”
  
    “志远,你游学一事也不差这几日,可否代为父去那边看一看?”欧阳洵神色略有些激动的道:“若此事是真的,为父的政绩便能提上一等,说不定能够直达御案。届时本家那些”
  
    欧阳洵皱了皱眉,把挑中的书籍放回原处,面色微沉的道:“父亲放心,儿子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  
    “不愧是为父的好儿子,辛苦你了。”县令欣慰的道。
  
    欧阳洵并未作声,送了县令出去后,坐在书房里冥想了许久,方才唤了书童进屋,低声吩咐了几句。
  
    接管了庄子,白灵并未在人事上有任何的变动,对上官煜的印象倒是改观了不少。
  
    这一日的了解,白灵知道庄子上的佃户,除了退伍的残兵,就是一些至亲在战场上丧命而无所依的孤苦之人。
  
    而上官煜只收了四成佃租,还要负责种子和农具,每年的收入甚微。
  
    “上官,我怎么觉得你被你阴了呢?这庄子就是烫手的山芋,你可真瞧得起我。”坐在并不华丽的会客厅内,白灵语气低沉的开口问道。
  
    “你若不想留下这些人,我将他们带走便是。”上官煜自是明白白灵的意思。
  
    一个几乎不盈利的庄子,换做谁都不喜欢。
  
    更何况白灵还是花银子买下的,至少得几十年才能赚回本,还得是年年好收成的情况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