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百合若大人危险了

第一百一十六章 百合若大人危险了


  踢着小Q的屁股,水野打开了出租屋的房门,一进房间他就听到了咣咣的响声。
  “咣,咣。”
  佐田真依正拿着菜刀,用刀背敲着富士石。
  “小Q这下不会再乱刨了。”水野有些惊讶的看着佐田真依的动作,“我把标签都撕了,还以为你看不出来那是个什么东西呢。”
  水野的内心其实带着点小恶作剧心理,他故意交给了佐田真依一份没有标签的富士石,没成想佐田真依倒没有被迷惑,
  “不就是富士石吗。”佐田真依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鄙夷,“号称自己是全国最硬的食物。”
  “……”水野挠了挠头,怎么好像只有自己不知道似的。
  “不过全国最硬的零食竞争非常激烈,还轮不到它。”佐田真依砸下一小块,放进嘴里咬了一下。
  “咯噔。”
  水野听到了咯噔一声。
  “好硬。”佐田捂着右边的腮帮,痛苦的闭上眼睛。
  发现水野在微妙的看着自己,佐田小脸一红:“嘛,其实还是有点硬的。”
  敲碎了几块富士石放在小盘子中,佐田真依端到了小茶几上。
  电视上播放着NHK的大河剧,画面背景是一片蔚蓝的海洋,两个穿着平安时代服装的小卒正在角落里商量着什么,一看就是十足的反面角色。
  大河剧是NHK电视台自1963年起每年制作一档的连续剧的系列名称,主要是以历史人物或是一个时代为主题,并且有所考证,不过偶尔在服饰发型还有剧情上也有槽点,主要题材多是大家爱看的战国时代故事,其次则是幕末故事。
  通俗点说就是岛国政府支持的、介绍本国历史、相对不戏说的历史长剧,和其他国家地区的商业作品不同,大河剧是作为一项文化工程来推进的,虽然大河剧现在的收视率越来越低,只有老年人才看,在题材和剧情上对年轻人没有太大的吸引力,而且因为题材狭小重叠导致和之前的大河剧冲突,但NHK依旧每年不落的制作一部大河剧。
  而大河剧中很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旁白,在其他国家地区的历史剧中早就被放弃的旁白,在大河剧中依然使用。
  只见屏幕中画外音用标准音说道:【消灭了海盗后,百合若大臣的部下别府贞澄和贞贯兄弟内心升起了独占军功的想法,看百合若大臣睡得正香,两人进行商讨。】
  “平定海盗凯旋的话,一定可以领取很多褒奖,但赏赐应该都给百合若大人独占,我们能得多少呢?”
  “干脆趁他熟睡时,把他丢在这孤岛,我们径自回京城,向朝廷报告百合若大人战死了。”
  【百合若大人危险了!】
  水野看了一眼后就对这种无聊的大河剧没兴趣了,但百合若三个字还是瞬间抓住了他的耳朵。
  “今年的大河剧是这个吗?”水野前几天瞟过一眼,2019的大河剧好像是一个神佛的名字,并且播放时间也不是在下午的时候。
  “之前是东京奥运故事,好像因为收视率太低,所以被砍掉了,换成了这个没听说的人物。”
  佐田真依惆怅的捂着腮帮,从书包中掏出了作业:“而且还是晨间、下午、晚放送连环播放,最近好像成了百合若大臣节,打开综艺访谈类节目,十个有七个是关于百合若或者平安京时代。”
  “是这样吗。”水野试着调换了几个频道,发现还真的要么和百合若有关,要么就是平安京时期的故事,这还真是要二十四小时高强度滚动播放了。
  自己这一番大忽悠,看来还是十分有效果的。
  佐田真依含着富士石,从小冰箱中拿出了菜品和肉,小冰箱只比微波炉大一些,这扇小冰箱是原租客留下来的东西,从侧面的出厂日期来看,指不定还是上上个租客留给上个租客,然后才轮到水野空使用。
  水野前身是个天天吃处理便当的人,冰箱就放在了角落吃灰,一直等到佐田真依搬过来,这扇老冰箱才派上了用场,在清洗一番放在阳光下晾晒去掉乱七八糟的味道后,冰箱又再度坚挺的履行自己的职责。
  “做点新菜吧。”佐田真依嘀咕了一声,水野刚刚回来,就勉为其难的用新鲜的菜给他做点饭菜吧,正好昨天做的白菜到了现在也吃完了。
  中考真的到了最后关键的冲刺时刻,吃完饭后佐田真依就一头趴在了桌子上学习,时不时会眉头紧锁咬着唇瞪向习题集。
  水野知道佐田真依这段时间里学习很刻苦,至少比他这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高中生要强得多,但到底佐田的学习成绩有没有进步他也不清楚。
  掐着手指,水野尝试着能否在减少结印的情况下发动忍术,原作中后期神仙大战,有的人就做一两个手势便能施展出忍术,有的则直接使用,自然能量也好,其他什么也罢,水野要找出来另一条能取代结印的道路。
  说到底,印对忍术来说是辅助手段,可以帮助忍者使用忍术,但绝不是没有了印便没有了忍术。
  而且若是干扰视线,阴阳师什么的结印还正常,如果一个妖怪还需要结印才能作妖,就非常奇怪了。
  佐田瞪着一道习题已经十分钟了,她咬着圆珠笔,眉头紧缩,神情很是痛苦,几天来她的进步已经非常非常大,就算考取私立高中也毫无压力,但她要的不是私立高中的入学资格,而是免学费的名额。
  无论哪国的差额考试录取都是一样,考到中游容易,但越靠近金字塔尖,想进一步就越难,不是只有她一人渴望免费名额。
  咬着牙抓着头发看了一会,佐田真依不禁瞥向了水野空,这家伙提前放假了,不急不躁的盘坐在那里不知在做什么。
  说是像僧人那样入定吧,他的双手又在快速的掐动,很是奇怪。
  又独自摸索了一阵习题,在水野睁开眼睛的时候,佐田真依有些不好意思的抱着习题集坐了过去。
  “我…”佐田迟疑了几秒钟,“我有几道题不会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