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离天大圣 > 039 金刚经
“诸位大师可知。”
  
  大殿之中,鲁玉昆头颅微昂,对场中的佛经禅唱置若罔闻,径自开口:“寡人自幼体弱多病,母妃又早丧,因而在宫中极不受宠。”
  
  “幸而世有仙法,让我能不至于寂寞!”
  
  他的声音不大,但在响彻一方的佛诵之声中,竟是能清晰入耳。
  
  不过他的声音格外幽冷,彻骨心寒,让这遍及温和佛光的大殿竟似陡然陷入寒冬一般。
  
  “在寡人幼时,我就曾立下誓言:今生今世,定然要一窥大道!”
  
  “奈何,大道难求。”
  
  他轻声一叹,继续旁若无人的开口:“北域之中虽仙宗道门诸多,但动辄几十万里远,对于凡俗之人来说,实在是太远,太远!”
  
  “拜入附近的雪山派几十年,寡人辛苦修行,虽傲视同门,却也无望道基。”
  
  “无奈,只好退而求次,回北魏国得了本应属于寡人的国主之位。”
  
  “但寡人如何甘心?”
  
  鲁玉昆声音一提,甚至几欲压下场中的佛音,声音中满是不甘:“凡俗之人,最多不过百余年的寿数,就要化作一堆白骨。”
  
  “生死之间,有大恐怖。”
  
  “寡人幸得一良伴,两人合力,以降神香迷倒一位路过的道基修士,得了他的遗赠,才算奠得大道之基。”
  
  “但寡人清楚,道基境界已是我的极限。历来能成就金丹之人,历数北域,才有几人?”
  
  “大道,已然无望!”
  
  “实则,在二十多年前,寡人就已经了了那再攀一层的心思。”
  
  他举目四望,语声幽幽:“那时,寡人与王后甚至还留下了血脉。”
  
  “噗……”
  
  场中,一位僧人似乎是忍受不了他声音的折磨,猛然喷出一口鲜血。
  
  “呼……”
  
  在僧人身下,陡然升起一股黑色的火焰。
  
  黑火一晃,瞬间大盛,那僧人甚至就连惨叫之声都未来得及发出,就已化作一团灰烬。
  
  旁边两位僧人面色一白,其中一位气息一岔,没能及时调整,也被一股从地下冒出的黑火焚烧的一干二净。
  
  “幸甚,天不绝我!”
  
  鲁玉昆双手上扬,陡然大声呼喊:“就在寡人准备安享晚年之时,竟是有人主动送上门来!”
  
  “那人虽是一副得到高僧模样,但寡人一眼就看出,他与我一样,都是心有不甘之人。”
  
  说话间,他已是离地而起,踱步于场中。
  
  但凡有哪一位僧人显出不支之状,他就一掌拍出,直接轰碎僧人头颅。
  
  黑火紧随其后,把死去的肉身焚烧的一干二净。
  
  “得他所赐,我习得圣莲宗秘法,万佛铸金身!”
  
  他身躯站定,双手平伸,来回旋转:“禅宗有言:念佛即见佛,见佛即成佛。”
  
  “而寡人的法门,则是敛佛成佛!”
  
  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;人之道,损不足而补有余。”
  
  “寡人虽佛性不足,却可从诸位高僧的身上补全,得见真佛法身!”
  
  “寡人知道,王后设计欲要害我。但诸位大师却不知晓,你们只是她的引子,用来困住寡人,真正动手的,实则另有其人。”
  
  鲁玉昆嘴角微翘,抬首透过屋脊直视高空。
  
  “但王后却也不知,在她眼中用来做饵的诸位,才是寡人真正看中的珍宝!”
  
  “她舍弃尔等,依仗他人,却是大错特错了!”
  
  “轰……”
  
  他话音刚落,整个大殿中已是燃起熊熊火焰。
  
  那火焰漆黑如墨,透着股阴森冷寂,燃烧的火焰层层散开,竟是呈莲花之状。
  
  而莲花正中,赫然是金光凝然的鲁玉昆!
  
  …………
  
  殿中。
  
  孙恒持杵而立,双足如定在原地一般,纹丝不动。
  
  而他手中的重杵则不停击出,每一击,都有开山裂地之威,翻江倒海之能。
  
  天刀化作一团雷火,在场中游曳不定。
  
  每每炸开雷霆火焰,都会爆斩出无数道明锐刀光!
  
  而真武七劫剑气交织成阵,更是把此地团团围住,疯狂绞杀。
  
  对面,三头六臂的佛像愤声嘶吼,咆哮不断,六种兵刃挥出无数道残影,厮杀不断。
  
  黑衣僧不时上前,欲要突破孙恒的拦截,直逼张衍。
  
  但有着孙恒立在此地,对面的攻势虽猛,却也只能被困一隅,无力挣脱。
  
  仿若有他在地方,任由前方天地倾覆,也不能越过脚下一线。
  
  这个时候,殿中的一切,早已面目全非。
  
  不……
  
  应该说是荡然无存!
  
  在这等攻势下,就连大地都被刮了丈许之深,那砖瓦墙壁又如何能够幸免?
  
  如不是此地是阵法核心,有重重压制,怕是战斗的余波已经轰碎了整座皇宫。
  
  “当……”
  
  音波炸起的涟漪被孙恒持斧一卷,再次轰向前方,但他的面色也是忍不住一白。
  
  “不对劲!”
  
  深深吸了口气,孙恒沉声开口:“这佛像的力道越来越大的,现今差不多突破道基中期的极限。”
  
  “而且,那黑衣僧也越来越强了!”
  
  一开始面对两人的时候,他还能略占上方。但现在,施展了九星点命术也只能强强顶住。
  
  如若只是那三头六臂的佛像也就罢了。
  
  虽然实力不凡,但毕竟只有勇武,依靠孙恒的实力和技巧还能坚持。
  
  但那黑衣僧人看似极弱,偶有出手,却能让孙恒心头狂跳,几欲逃遁此地。
  
  幸好,黑衣僧似乎受到某种限制,每次即将正式出手之时,都会硬生生被自己打断。
  
  只得发出无奈的嘶吼。
  
  “你还没有想到办法?”
  
  “没有,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办法!”
  
  张衍双手抓头,身躯被场中劲风吹的东倒西歪:“舍利子虽然在我身上,但我不会用啊!”
  
  孙恒虽面色凝重,但心头倒还不乱,引导着张衍问道:“惠岸难道没跟你单独说过什么?除了舍利子,他就没有告诉过你别的东西?”
  
  “没有啊!”
  
  张衍闷哼一声,身躯已经被一道劲风扫种,重重撞击在来时的大门之上。
  
  “当时他所说的一切,都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的。”
  
  “除了……”
  
  “除了什么?”
  
  孙恒急忙回头。
  
  “除了……金刚经!”
  
  张衍大口张开,陡然双膝一盘,直接跌坐在地。
  
  他闭上双眼,压下心头的慌乱,正色开口一字一句的诵道:“如是我闻,一时佛在舍卫国袛树给孤独园,与大比丘众,千二百五十人俱。”
  
  “尔时世尊,食时著衣持钵,入舍卫大城乞食。”
  
  一个祥和之音自场中响起。
  
  却是黑衣僧双手合十相合,狰狞的面相也与此即悄然变的祥和柔顺。
  
  佛光涌现,黑衣也在佛光之中,化作纯洁无垢的白色僧袍。
  
  “于其城中次第乞已,还至本处,饭食讫,收衣钵,洗足已,敷座而坐”
  
  又有一人随之附和。
  
  但见灵光闪动,一枚金灿灿、圆滚滚的舍利子自行从张衍眉心冒出。
  
  三人合手其诵:“善男子,善女人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应如是往,如是降伏其心。”
  
  佛光大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