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道门法则 > 第四十九章 栽培

第四十九章 栽培

    东方礼趁着夜色从红原御所明军大营离开了,按照赵然的提醒,他将潜藏行迹,先行绕道前往大君山洞天,放下金丝楠木之后,再直趋玉皇阁。
  
      这里毕竟还是边境,保不齐吐蕃、北元的那些喇嘛冒险犯境,先把师门重宝玄元十子图送去才是正经,至于去庐山简寂观送交佛门礼,只能放到后边再说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早上,赵然就接到了东方礼和老师江腾鹤发来的飞符,告诉赵然金丝楠木已经运到,让他放心。江腾鹤还让赵然呆在军营之中不要乱动,他和孙碧云真人会立刻赶到。
  
      这份谨慎小心还是非常有必要的,大君山洞天中的各项设施还没建完,龙阳祖师还没到这里坐镇,有孙碧云真人和老师亲自过来押送宝物,总比他一个小黄冠要安全虽说路程只有几十里。
  
      趁着等候老师前来护驾的档口,赵然将曹指挥、宁守御、张居正和裴中泽都请到了自家大帐,向众人道:“我要立刻赶君山,此间事务便一并做个交接。”
  
      先将节杖交给张居正,让他带应天,这就算正式卸下了明使的差事。至于应天向皇帝交差的规矩,赵然身为馆阁修士,在这个道门主导的大明,显然不用太过讲究,他既然没有这份闲工夫跑腿,皇帝就只能忍着反正已经皇室也忍了六百多年,不差他一个。
  
      赵然又让人将自己在金波拍卖行竞买到的三匹大宛良马牵过来,道:“出使之前,贫道见曹指挥、宁守御所乘三河战马虽也上佳,但总是与大将之才不太相配,便存了心思,看看能不能给两位将军配上真正的良驹。正巧在兴庆时见到这三匹大宛马,便买了下来。虽说耐力不一定有两位将军所乘的三河马好,但胜在冲锋陷阵之时迅捷无论,便赠予两位将军,你们可以各选一匹,聊做贫道的一点心意。”
  
      曹指挥和宁守御从昨天就盯着这三匹大宛马了,眼馋不已,只是后来一打听,这是赵道长自家花钱买来的,才不敢有非分之想。如今听说赵道长出使之前就惦记着自家这点事情,顿时感动不已,拜谢之后,连忙去挑选。
  
      曹指挥选了一匹浑身漆黑,不带杂色的,肩背比他原先那匹还要高上半尺,看上去极为雄壮。
  
      宁守御不敢跟曹指挥抢,等曹指挥选了之后,才在剩下的两匹马中左看右看。本待要挑那匹纯白的,忽然想起来,这还剩一匹莫非是赵然要留着自家用的?于是便选了那匹略略差了少许的枣红马。
  
      只听赵然道:“剩下这匹白马,便请曹指挥和宁守御派人送往龙潭卫,交给张忠道,张忠道是贫道好友,算是贫道的一点心意。”
  
      曹指挥笑道:“赵道长不忘旧交,果然义气!”
  
      宁守御则更是感激:“道长放心,这件事包在末将身上了。”
  
      赵然又道:“那三百匹战马,贫道已得总观许可,上交一百匹,请叔大一路解送至庐山,请曹指挥派遣得力军士相助。”
  
      曹指挥忙道:“这个放心!”然后眼巴巴等着赵然公布剩下的两百匹战马如何分配。
  
      “剩下两百匹战马,贫道做主,便留给松藩卫的将士们了。”
  
      这一下,曹指挥当真是喜出望外,忙不迭的向赵然表达感激之意。这些战马都是西夏特地选出来的好马,按照赵然的要求,每匹的肩高都超过如今明军使用的三河马不少,以这些马组建一个冲阵的重甲骑队,定然强悍无比。
  
      见宁守御在旁边眼馋,曹指挥欣喜之下也大方了许多:“老宁,给你留五十匹。”
  
      宁守御顿时喜上眉梢。
  
      赵然不知裴中泽会到红原守御所助战,故此没有在西夏为他准备礼物,但以他的秉性,肯定不可能落下这位至交好友的。当下,从扳指中取出一个盒子交给裴中泽:“这是一件佛门法器,师兄看看能不能用,若是不合师兄的功法,权当赏玩之物了。”
  
      裴中泽也不客气,接过盒子打开一看,是串念珠,散发着深邃的红光,品相不赖,于是收了,笑道:“那我就不和师弟客套了。”
  
      赵然又取了个盒子交给裴中泽:“这是给我严师叔的礼物,是株灵草,请师兄转呈我严师叔,我等会着急去,一时半刻无法前往切瓦河谷拜见师叔。”这是赵然自掏腰包,选了一棵芝兰灵药谱上排名第九十位的灵草送给严云亦。
  
      赵然又拜托宁守御,请他将自己购来的牛、羊,以及六十三个明人先行立个寨子,帮忙照看些时日,等自己事情办完了,有了安置之处,便来接收,宁守御自是满口答应。
  
      分派已定,赵然将张居正唤到身边:“叔大,此行返应天,还有件事情要拜托叔大。”
  
      “道长尽管吩咐就是。”
  
      赵然取出一封信来交给他:“叔大去后,劳烦将这封信转呈户部甘侍郎。”
  
      赵然和户部侍郎甘同并没有见过面,上次去应天的时候,因为来去匆匆,也没顾得上登门。但甘同却和他有过两次信往来,都是向赵然表示感激之意的。一次是赵然给曲凤和颁授度牒,一次是正式将曲凤和录入楼观门墙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第二次,对曲家来说,这不啻于门楣可以发扬光大的另一条康庄大道,甘家和曲家本就是一体,将来曲凤和修炼有成,甘同哪怕仕途上受了重大挫折,甘家也不会破败跌落下去了。
  
      赵然这封信是连夜写的,信里没别的话,其实就是问个好,告诉甘同,曲凤和在自家师门里表现不错之类的话语。但让张居正去送信,意味就不同了,相信甘同能够明白。
  
      张居正自己都明白过来了,相比什么好马、灵药、银子之类,这封信对他来说,才是真正的重礼,是让他从行人司行人这种微末小官中脱颖而出的近道,若是能攀上一部侍郎,等于少走十年弯路,在今年二百多名得中的进士里,也算是先拔头筹了。他也不是矫情傲娇的主,接过来后向着赵然一拜:“多谢道长!”
  
      事情说完没有多久,赵然就在自家营帐门口看见了东南天空上的行云梯,行云梯落到大营前,老师江腾鹤和孙碧云真人都在行云梯上等着,没有进营。
  
      赵然向裴中泽、曹指挥、宁守御和张居正等人告辞,出了大营,上得行云梯上,躬身道:“见过老师,见过孙真人。”
  
      这两位二话不说,驾着行云梯升空,掉头直飞东南。
  
      https:
  
      域名:。: